第3章 快乐时光,到索托城

“林飞!”

朱竹清焦急喊了一声,带着三分恐惧,三分担忧,还有四分责怪。

在朱竹清想来,如果不是林飞耽误逃跑时间,两人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但就在爆裂巨猿的拳头降临,强悍的力气使得空间传出破空响,令大地开始下陷崩坏的时候。

从始至终一动不动的林飞,他动了。

手腕挣脱开来,朝着爆裂巨猿一步迈出。

顷刻间,他身上的气息骤变,宛若主宰出巡,君临天下。

一股至高无上的气势爆发,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世间万物在这个时候黯然失色。

于是乎,前方那抡起拳头的爆裂巨猿身体被封印,就连周围空气的流速都停止。

如此惊人的一幕,瞬间令朱竹清小嘴微张,眸光震撼。

爆裂巨猿可是万年魂兽,实力恐怖,身体竟然被封印了。

女孩脸色骇然盯着林飞,眼眸中的身影变得高大,伟岸。

这一刻,男人身着白袍,金发闪耀,成为整个世界的中心。

爆裂巨猿身体被封印住,兽眸露出恐惧神色,无比绝望。

林飞双目空洞,凝望爆裂巨猿再次迈出一步。

刹那,爆裂巨猿那万年强悍修为,竟直接溃散开来。

前一秒还是这片森林的霸主,拥有万年修为,下一秒就成为普通猿兽。

身躯也在不断缩小,最终变成家犬般,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时林飞第三步落下,在爆裂巨猿身后的空间被撕裂开,一柄金色宝剑出现,隔空一斩。

无形间,爆裂巨猿的灵识被摧毁,身躯倒地失去意识。

林飞第四步落下,那金色宝剑消失,幻化为一只金色巨掌镇压,眨眼间爆裂巨猿肉身爆炸开来。

殷红色的鲜血如血雾飘落,凄厉唯美,却丝毫无法沾染林飞那一身白袍。

随即,林飞转身回到朱竹清身边,他依旧是那副呆呆的样子。

牵起女孩的手抓住自己的手腕,保持刚刚的姿势,仿佛关于爆裂巨猿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另一边,朱竹清薄唇紧咬着,眸光盯着眼前这个木那的男人,根本无法想象一头万年魂兽,就这么轻描淡写被抹杀了。

“林飞,你看起来只比我大三四岁,难道就已经是魂帝甚至魂圣层次的高手吗?”

朱竹清心底惊讶想着:“刚刚你并没有使用魂力和魂技,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许久,女孩稍微平复心情,可当她再次看向林飞时,发现这个男人身上缭绕着神秘色彩。

在将对方和戴沐白做比较后,朱竹清发现两人年纪几乎一样大,戴沐白魂力只是魂尊,可林飞却能随意抹杀万年魂兽。

一个冷漠无情,抛弃朱竹清躲到天斗帝国,一个两次救她性命,能够给女孩温暖的安全感……

深吸一口气,朱竹清清冷的脸颊上露出由衷笑容道:“林飞,谢谢你又救了我。”

林飞还是那个样子,没有任何表情默默盯着女孩看,但金色的头发却闪了闪,像是在回应般。

突然,朱竹清想到了和戴沐白之间的婚约,黑色的眸子变得湿润,她深深看了一眼林飞,赶紧松开对方的手腕。

快速转身声音微冷道:“林飞,我们继续赶路吧。”话落,朱竹清快速朝东边奔去,眼底流淌着悲伤。

她不远万里前往天斗帝国,就是想当面质问戴沐白,为什么要将她独自一人留在朱家,害她受尽屈辱。

女孩现在就想知道戴沐白究竟心里有没有她,只想要一个答案,然后选择继续或者中断这份感情,有始有终。

林飞看着朱竹清的背影,俊美的脸孔上竟露出坚定神色,又很快恢复木然,迅速跟上去。

就这样,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森林中快速移动,朱竹清随着不断靠近森林边界,心情越来越沉重,林飞静静跟着,将沿途所有魂兽斩杀。

经过三四个小时的赶路,两人踏出山海森林边界,这里属于天斗帝国管辖下的巴拉克王国。

“终于出来了。”

朱竹清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空气,看着前方出现的建筑,良田,脸颊上露出由衷笑容,半个月来提心吊胆的状态,变得轻松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

原本晴空万里的天际,突然黑压压一片,轰鸣不断,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预兆。

一时间,朱竹清变得脸色苍白,那一声声雷鸣,好似敲击在她的心头,眼底流露出恐惧光芒。

女孩身体瑟瑟发抖蹲在地上,口中传出柔弱尖叫声显得无比可怜,自从那天做过奇怪的梦后,她就非常害怕打雷。

顿时,孤独不安,悲伤恐惧等情绪涌上心头,令朱竹清感到无比绝望,她的世界在这一刻充斥着黑暗与冰冷,如同人间地狱。

忽而,一双男人孔武有力的右臂出现,将朱竹清整个人紧紧抱住,伴随而来的是无尽温暖,还有踏实的安全感,女孩那无助的心渐渐变得平静下来。

朱竹清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男人温文尔雅,俊逸的脸颊,即便对方此时目光空洞无神,却令女孩感到无比亲切,眸光柔情似水。

在这一瞬间,男人成为朱竹清的世界,成为她的唯一,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拥有极强的依赖感。

很快,预料中的狂风暴雨并没有来临,反而云开雾散阳光明媚,天空下男人抱着女孩,女孩将脑袋枕在对方胸口,这样的一幕显得无比温馨,还有丝丝甜蜜。

接下来的半个月,朱竹清带着林飞前往索托城,白天有时赶路,有时到处玩,这是朱竹清从小到大最快乐的日子,她多么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

但到了晚上,两人都是住酒店,还是住在同一间客房里,起初朱竹清是不同意的,怎奈何林飞总是寸步不离。

刚开始几个晚上,朱竹清裹在被窝里,林飞直直坐在沙发上,可还是让女孩有点害怕,但观察几晚后朱竹清发现林飞都是在发呆,也就渐渐习惯了。

这一天,正午。

朱竹清和林飞来到一座巨大的城池前,来往商人络绎不绝,繁华热闹,这里就是巴拉克王国中的索托城。

根据朱竹云所说,戴沐白就是去了索托城的史莱克学院,眼看即将要见到自己的未婚夫,那个无情将她抛弃的男人,女孩心中爱恨交加。

朱竹清看了一眼旁边的林飞,看向两人紧紧牵住的手,她又下意识松开,薄唇珉动着,眼角溢出泪痕。

“林飞,这半个月来,谢谢你陪着我,这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日子,我会永远永远记住你的。”

朱竹清努力挤出笑容,张开手臂抱了林飞一下,两人并肩走入索托城,但女孩眼角却噙着痛苦的泪花……

而在朱竹清和林飞前脚刚进入索托城后,一名蓝色劲装少年和一名粉色短裙,扎着可爱蝎子辫的少女,两人手牵手一起走入索托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