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二人世界,竹云告白

林飞心魔解除后,每天都陪伴在朱竹清身边。

两人悄悄离开朱家,开始在星罗帝国境内游山玩水,四处观光。

朱家一门五斗罗,使得朱家在星罗帝国地位节节攀升。

乃至放眼斗罗大陆,也是直逼上三宗的水准,震惊整个魂师界。

同时,朱家向各方势力派发请帖,将在平清王府竣工之时,宴请各方势力强者,彰显朱家底蕴和实力。

对此,武魂殿派出菊鬼斗罗和黄金一代三人,出使星罗帝国平清王府。

七宝琉璃宗作为最强大的辅助系宗门,宗主宁风致和剑斗罗尘心立刻动身。

甚至于归隐多年的昊天宗,也是由唐月华作为代表,前往祝贺。

这一天,星罗帝国东部月牙城。

一匹黑色的汗血宝马缓缓走来,其上坐着一白一黑两道身影。

那少年,身着白袍,风神俊朗,双目开阖之间,宛若星辰幻灭,气势无双。

那少女,容颜清丽,惊艳绝美,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将本就丰满的好身材勾勒出迷人弧度,实属人间尤物,风华绝代。

朱竹清靠在心爱男人怀里,抬头看着他那英俊的脸颊。

薄唇珉动叹息道:

“林飞,平清王府竣工了,明天我们就得回去。”

“可是我还没有玩够,真怀念这一个月来我们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

林飞宠溺笑了笑,看着女孩的眼睛说着:

“竹清,既然你还没有玩够,那咱们就不回去了。”

“明天我带你离开星罗帝国,我们去斗罗大陆其他地方玩,逍遥快活。”

谁曾想,朱竹清摇头目光坚定道:

“不,林飞,我现在是平清王,我必须回去,不然父亲和姐姐他们会担心的。”

林飞却说道:“竹清,其实你没必要把那些所谓的平清王身份放在心上,不过是虚名而已。”

“只要我们两个能在一起,只要你能开心,这比什么都重要。”

朱竹清听到男人这般温柔的话语,内心非常感动。

但她却看着林飞的眼睛,小嘴嘟起说着:

“林飞,我知道你是绝世斗罗,根本不在乎这些东西。”

“可你是一个人,无牵无挂,我身后是整个朱家,我不能像你那样任性。”

“这次父亲决定宴请各方势力,为的就是让朱家竖立威信,这对于未来我身为平清王,镇守帝国东部疆域非常重要!”

林飞见朱竹清一脸认真,点点哄着:

“竹清,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无论你要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

女孩笑盈盈点头,嘴角掀起甜蜜笑容激动说道:

“林飞,既然我们明天就要回去了,那今天好好玩一个痛快!”

“我听说今天是月牙城三年一次的盛大庙会,走,我们一起去逛逛!”

林飞看到朱竹清那么开心,心头一阵愉悦。

他在女孩额前轻轻吻了一下,道了一声“好,”便驾驶马匹朝城中心赶去。

但就在这时,林飞突然有点头晕,双目流露出痛苦光芒。

不过这仅仅是一刹那的感觉,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却被朱竹清看在眼里,神色落寞......

翌日,正午。

汗血宝马停在重阳城的平清王府前。

朱家一众弟子全都激动迎过来,齐声高呼道:“拜见冕下,拜见平清王!”

朱有德也是激动说道:“林飞,竹清,你们两个终于回来了!”

“明天就是宴会开始的日子,上午陆续有各方势力的人员提前赶来祝贺,我把他们都安排在平清王府住下。”

林飞翻身下马,对朱竹清伸出手,女孩握住点点头走下来。

看向朱有德说道:“我明白了父亲,这段时间真是幸苦你了。”

随即,她看向林飞嘱咐起来:“林飞,这次平清王府宴请各方势力,你就别出现了,一切交给我和父亲来处理好吗?”

林飞点头应允道:“没问题,竹清,我都听你的。”

朱竹清这才看向朱竹云说道:“姐姐,你先带林飞回去房间吧,我这边和父亲去见一见宾客,稍后再过去。”

朱竹云激动看了一眼林飞,道了一声“好,”带着林飞率先走进平清王府,朱竹清和朱有德等人走向主殿。

一路上,林飞看着庄严气派的平清王府,满意点点头,这里无论位置还是布局,可都比原先的朱家要好上几倍。

很快,在朱竹云的带领下,两人经过一处美丽的庭院,这里栽种着五颜六色的花儿,醉人心脾,风景宜人。

前方,朱竹云脸颊红扑扑,眸光看着地面仿佛是在纠结着什么。

此时的她穿着黑色紧身衣,身材更加丰满充满女人味,一双大长腿踩着高跟鞋,妥妥御姐气质。

突然,朱竹云鼓起勇气转过身。

林飞没有反应过来,彼此撞了个满怀。

朱竹云下意识尖叫出声,身子向后倒去。

林飞眼疾手快向前,扶住她的腰肢稳住身体。

“竹云,你没事吧?有什么事情吗?”

林飞赶紧松开朱竹云,脸色颇为尴尬。

朱竹云脸颊通红,赶紧解释道:

“林飞,谢谢你,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说一下......”

说到这,她深深低下脑袋,眸光羞涩。

林飞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说着:“竹云,你是竹清的姐姐,不用和我这般客气,有什么事情你说吧。”

朱竹云这才抬起头,直视男人的目光走过去,快速张开手臂将他抱住。

面色羞红如血,紧张述说道:

“林飞,我喜欢你,你能接受我吗?”

“这件事情我跟父亲商量过了,他表示赞同,毕竟帝王尚且后宫佳丽三千,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

“林飞,只要你答应,我是心甘情愿做妾不会跟竹清争的,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朱竹云一股脑将这段时间憋在心里的话讲出来,内心紧张羞涩。

男人的怀抱温暖,充满安全感,让她非常踏实,这是从小到大从未有过的。

可就在下一刻,林飞双目流露出冷意。

双手伸出,按住朱竹云的肩膀将她无情推开,冷声道:

“竹云,我尊敬你,是因为你是竹清的姐姐,还请你自重。”

“刚刚那些话,我会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带我去房间吧。”

朱竹云脸色苍白,身体微不可察颤抖了一下。

她对上男人那冰冷,漠然的目光,内心非常不是滋味。

赶紧隐藏好情绪着急说着:“对不起,林飞,刚刚是我冲动了,我向你道歉,我这就带你去房间。”

朱竹云一边说,一边快速转身向前走去,但就在她转身的瞬间,林飞发现这个姑娘眼眶湿润,模样很是伤心。

对此,林飞无奈叹息,但他深爱朱竹清,绝对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林飞来到祥云宛,朱竹云快速离去,背影显得孤单落寞。

这时,林飞在院子里的石墩坐下,声音淡然对四周道:

“一路尾随到这里,莫非还要我亲自把你揪出来?”

忽地,轻盈的脚步声响起,一名面容妩媚,高叉旗袍勾勒出大长腿的年轻女子来到林飞面前,恭敬行礼道:

“胡列娜,拜见冕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