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撕破脸皮,陛下驾到

“朱竹清,你真的好大的胆子,竟敢提出要与我二弟解除婚约,简直不把我星罗皇室放在眼里!”

戴维斯心中冷笑,整个人拍案而起神色愤怒,他目光不悦看向朱竹云,不明白这两姐妹什么时候关系和好。

朱竹清看向父亲与四位长老,见他们静静坐着一副看戏模样,显然是没有将林飞的实力告诉戴维斯。

朱竹云脸色平静,面对戴维斯疑惑的目光别过头,完全不给予理会,朱家马上会有封号斗罗级别的女婿,她没必要再讨好戴维斯。

这时,朱竹清故意握住林飞的手紧了紧,神色淡然看向戴维斯说道:

“大皇子殿下,我与戴沐白都有各自心怡的人,所以解除婚约之事我们都赞同,并不存在辱没星罗皇室之说。”

“而且,戴沐白已经赶往皇宫求见陛下,相信陛下会应允我和他解除婚约的,这件事情不劳烦大皇子殿下费心。”

朱竹清这一番话说出,在场所有朱家族人都下意识挺了挺脊梁,数百年来朱家被星罗皇室压制,今天绝对是有史以来最硬气的一次。

戴维斯暴跳如雷,肉眼可见额头青筋暴突指着朱竹清怒骂道:

“好你个朱竹清,竟敢在此胡言乱语,解除婚约之事耻辱至极,我二弟怎么可能同意!”

“而且,这件事倘若被我父皇知晓,那么朱家必定面临被制裁的下场,到那时就算竹云是我未来的皇妃,也救不了朱家!”

戴维斯冷笑连连,转而指向林飞继续嘲讽道:“哟呵,朱竹清,这就是你口中所谓心怡的人吗?怎么感觉除了长有一张小白脸,无一是处?”

话落,他再看向朱家族长朱有德冷哼道:

“朱族长,我看你倒是挺悠闲的,朱竹清作为我二弟的未婚妻,现在却和别的男人这般亲密,你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莫非朱家早就有恻隐之心,想要趁此机会与我星罗皇室为敌?朱家在星罗帝国确实是名门望族没错,但我星罗皇室能将你们推上云端,也能将你们打落十八层地狱!”

“朱族长,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立刻将朱竹清还有这个小白脸拿下,否则别怪我让御林军踏平朱家!”

“还有,竹云,你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连你也想与我作对?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过来我这边,到底谁才是你的未婚夫!”

戴维斯言辞何等犀利,端着高高在上帝国大皇子的架子,直接不把朱家族长朱有德和所有朱家族人放在眼里,更是对未婚妻朱竹云颐指气使。

以前,戴维斯需要朱竹云和朱家的支持,这就使得他必须看朱竹云脸色,但朱竹云虽然表面上是他的未婚妻,私底下却仅限牵手,任何亲密的举动都不允许。

这可让戴维斯火冒三丈,可忌惮于朱家的势力,只能暂时隐忍,如今等待朱家的必定是灭顶之灾,所以他才敢如此嚣张,彻底与朱家撕破脸面。

一时间,会客厅内响起戴维斯那尖酸刻薄的话。

此时的他尽管身着高贵蟒袍,却俨然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将在场所有人全部得罪。

朱竹清薄唇紧咬着,死死盯着戴维斯,如果眼神能够杀死人,那么对方早已死了千次万次。

朱竹云内心鄙夷,算是看透这个虚伪男人,原来以前对她的温柔和讨好都是装出来的,这才是他恶心的真面目。

朱家族长朱有德和四位长老眸光泛冷,牙齿咬的咔咔作响,数百年来星罗皇室对朱家处处压制,不仅那所谓的婚约好似诅咒般,祸害每一代朱家女子。

朱家作为星罗帝国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却被星罗皇室牢牢禁锢,仿佛傀儡,根本没有表面那么风光,俗话说的好伴君如伴虎便是如此。

不由得,会客厅内的戴维斯成为全场所有人目光聚集的中心,可他则是悠哉游哉倚靠在檀香木椅上,淡然品茗,好似一切尽在掌握中。

忽地,就在这时!

就在所有人都对戴维斯恨之入骨的时候,林飞他…动了。

松开朱竹清的手,凭空出现在戴维斯面前,一掌将茶杯拍碎,再将他整个人提起来,右手快速抽动。

伴随着一道道低沉闷响传来,戴维斯的脸瞬间红肿,出现红色巴掌印,嘴里的牙更是掉了几颗,口中响起杀猪般的哀嚎声。

“可恶,岂有此理!”

“我是星罗大皇子,你居然敢对我动手,你死定了,朱家必定会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啊!”

戴维斯咬牙切齿盯着林飞,双目喷火,可他才威胁了几句,整张脸就被抽的血肉模糊,他是真的怕了。

只能赶紧放下姿态,对朱有德求救,但他的门牙已经掉了几颗,说话漏风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朱族长,这个人是疯子,赶紧将他拿下,稍后本皇子大大有赏!”

但朱有德对此却鄙夷笑了笑,不为所动,目光更是冰冷嘲讽,戴维斯心中愤怒,可他又被林飞用力抽了一下,脑瓜子嗡嗡地,连忙声泪俱下向朱竹云哀求道:

“竹云,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救救我好吗?我是你的未婚夫啊!”

“而且如果我在朱家出事,那对朱家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还会给朱家惹来无尽的麻烦……”

在场的朱竹清和朱竹云,朱有德还有四位长老,在听到这一番话后终于从解气中清醒过来,戴维斯终究是星罗帝国大皇子。

他要是真的在朱家出事,那朱家将无法承受来自星罗皇帝的怒火,到那时百万大军降临,就算有林飞这个封号斗罗在也于事无补。

当即,所有人都齐齐看向朱竹清,女孩连忙快步上前拉住心爱男人,担忧呼喊道:“林飞,求求你快点停下来!”

这时,林飞才将戴维斯松开,如同死狗扔到旁边。

他双目空洞看向着急的朱竹清,双手将她搂在怀里安慰,金发闪烁。

另一边,朱有德与四位长老快速上前,却发现戴维斯伤的非常严重。

整张脸完全毁容,弥漫着鲜血看起来无比狰狞,他这一辈子算是毁了,星罗皇帝根本不可能让一个丑八怪继承皇位。

顿时,两姐妹和朱有德,四位长老心中悔恨,早知道就应该快点阻止林飞,现在变成这样的局面该如何是好?

戴维斯狼狈从地上爬起来,浑身鲜血疯狂大吼道:

“朱竹清,朱竹云,朱有德,你们竟然任由这个该死的家伙将我伤成这个样子,好,很好!”

“朱家等着完蛋吧,等父皇知道我的情况,定会亲自率领百万大军将朱家踏平,彻底血洗这里为我报仇!”

会客厅内响起戴维斯那撕心裂肺的声音,他知道自己的未来算是毁了,与皇位无缘,那等待他的将会是悲惨的下场,整个人变得疯疯癫癫,神志不清。

一边林飞剑眉突然紧紧皱起,原本无情的脸孔竟在这一刻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右手将一缕金色能量打出,精准命中戴维斯胯下,使其昏迷倒地,身体剧烈抽搐,鲜血将地上染红。

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一道御林军通报的高喝声:“陛下驾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