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竹清心寒,扬眉吐气

院子内,柳树摇曳。

微风拂面,带来阵阵清爽。

周围的朱家弟子脸色震惊,双目喷火。

只因朱竹清此刻,竟和一陌生男子十指相扣,成何体统。

朱竹清看到眼前的女子,眼眸中闪过丝丝惧色。

她下意识低下脑袋,珉动着嘴唇道:“姐姐,我...我回来了。”

朱竹云盈盈而立,黑色紧身衣勾勒出完美好身材。

她左手扶着细腰,大长腿左右交叠呈现迷人弧度,整个人从头到尾散发着足以令男人为之疯狂的魅力。

朱竹云眸光疑惑看着朱竹清,浮现愠色。

可当她看向那白衣男子时却被惊住,心中暗自为之动容。

此人虽双目空洞无神,面容呆滞,但却风神俊朗,气质不俗。

隐约之间,周身散发着一股上位者的气息,高高在上,举世无双。

朱竹云深明识人之术,心思缜密,才能将大皇子戴维斯玩弄于股掌之中。

所以她确信,眼前这个男人肯定不一般。

否则,一向胆小的朱竹清,又怎么可能大摇大摆与之回到朱家,两人还举止如此亲密?

平复心情,朱竹云对妹妹沉声道:

“竹清,你真是我的好妹妹,居然光明正大和陌生男人如此亲密。”

“你可知这样的举动,将会惹怒星罗皇室,到那时朱家即便是有我在也无法承受星罗皇室的怒火!”

之前朱竹云得知戴沐白躲在天斗帝国,专门将这个消息告诉朱竹清,为的就是让她离开朱家,免得继续承受种种压力。

没想到她居然那么快就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陌生男人这般亲密,这让朱竹云非常失望。

谁曾想,朱竹清却在这个时候抬起头,眼眸中流淌着自信光芒。

少有的与朱竹云直视坚定道:

“姐姐,林飞是我的男朋友,我们两个已经私定终身,行过周公之礼。”

“此番我带他回来,就是为了解除与戴沐白之间的婚约。”

“但姐姐你请放心,林飞实力很强,戴沐白早就见识过。”

“如今正在前往皇宫的路上,想必再过不久陛下就会颁布圣旨,昭告天下我与戴沐白解除婚约之事。”

朱竹清昂首挺胸,话语之间洋溢着自信,极为自豪。

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在姐姐朱竹云面前能够如此硬气。

这一番话,瞬间令朱竹云脸色冰冷,紧紧盯着朱竹清。

没想到她竟然敢说出这般荒唐的话,要与二皇子戴沐白解除婚约。

此举辱没皇室颜面,后果不堪设想,朱家恐怕将会因此遭受灭顶之灾!

更可恶的是,朱竹清当众承认已经和这个男人苟且之事,简直不知羞耻!

院子中的其他族人,也是再也忍不住指着朱竹清破口大骂,义愤填膺。

朱竹清看着这一幕,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笑容,心中万分感激林飞给她这样一个扬眉吐气的机会。

“竹清,你实在是太胡闹了!”

“来人,赶紧将他们两个拿下,随我押往皇宫请罪!”

朱竹云根本不相信妹妹的话,一声令下,大量族人便朝朱竹清和林飞涌去。

与此同时,朱竹云看向林飞的目光充满恨意,在她看来胆小怕事的朱竹清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肯定是受到蛊惑!

“大家一起上,抓拿这对奸夫引妇。”

“只有将他们送到星罗皇帝面前谢罪,才有可能保护朱家免受惩罚!”

朱家弟子全部面红耳赤,发了疯冲向林飞和朱竹清,爆发出无数魂力气息。

朱竹清对此惨然一笑,感到无比心寒。

这就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这就是她所谓的族人,只是一群自私自利的家伙罢了。

眼看朱家数百弟子快速袭来,催动起铺天盖地的魂技时。

林飞牵着爱人的玉手,他...动了。

右脚抬起用力一跺!

顷刻间,如同山崩地裂,整个朱家剧烈晃动。

紧接着一股恐怖威压升起,瞬间将数百朱家弟子笼罩住,封印身体。

林飞见朱竹清没有阻止,抬脚再次一跺!

忽而,数百朱家弟子全部口吐鲜血,倒地重创昏迷。

所有人脸色苍白,难以想象他们究竟承受了怎样的压力。

上一秒还吵吵嚷嚷的院子里,下一秒就变得寂静无声,落针可闻,安静地让人心惊。

朱竹云看着地上那数百朱家弟子,脸色煞白,眸底充满恐惧。

她呼吸急促抬起头,却发现与妹妹朱竹清十指紧扣的那个男人。

此刻周身竟缭绕着一股恐怖气势,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仿佛主宰凌驾于一切之上!

这时朱竹云看到脸色平静的朱竹清,终于回想起刚刚她说的那一番话,心中悔恨不已。

倏地,朱竹云还没有从恐惧中反应过来,脖子就被死死掐住,身体离地,几近窒息。

她只能痛苦哽咽,眸光绝望看着眼前的林飞,根本升不起任何反抗之心。

到了这个时候,朱竹云彻底后悔,彻底认命,因为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竟比星罗皇帝还可怕,那便只能是封号斗罗。

“竹清,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求求你饶了我好吗?竹清,我是你的姐姐啊……”

朱竹云赶紧卑微求饶,她早已放下内心的高傲,只希望能够活下去。

朱竹清看着虚弱的姐姐,不由回忆起在她很小的时候,那时朱竹云对她非常好,两人每天形影不离,每当受到欺负朱竹云还会为她出头。

想到这,女孩眼眸湿润,快速上前拉住心爱男人的手臂,哽咽喊着:“林飞,松手吧,放了她。”

林飞空洞的双目看向泪眼模糊的朱竹清,金发不停地闪烁,快速松开掐着朱竹云脖子的手,转身将女朋友紧紧抱住,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

朱竹云整个重重摔倒在地,大口喘息脸色涨红,可当她看到妹妹和那个男人相拥恩爱时,从小到大要强的她,内心竟然在这个时候被触动,感到非常委屈。

其实朱竹云性格和朱竹清差不多,可从懂事那一天起,当她知道朱家与星罗皇室之间的婚约后,她就开始伪装自己。

之所以冷落疏远朱竹清,都是为了她好,为了朱家好,只有让戴维斯觉得她和朱竹清势同水火,才不会为难朱竹清,转而去针对戴沐白。

在这一瞬间,两抹清泪从朱竹云眼角滑落,身躯微微颤抖,但要强的她不会让妹妹看到自己现在这副狼狈的样子,快速转过身朝院子外跑去,背影落寞……

突然,一道男子愤怒的大喝之声从远处传来,携带着五道魂斗罗级别的魂力。

“竹清,你这个不孝女,居然做出此等有辱门风之事!”

“我朱有德没有你这样的女儿,还不快快束手就擒,随我前往皇宫面见陛下赎罪!”

朱竹清听着这道声音,刚刚平复的心再次颤抖,泪水夺眶而出,她赶紧循声望去,口中悲伤哭喊:“父亲!”

然后双膝跪地,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