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梦境世界,竹清前世

斗罗大陆,某处猎魂森林,这里是天斗帝国与星罗帝国交界地带。

在这片森林东边,就是天斗帝国管辖下的巴拉克王国。

突然,一头三百多年修为的曼陀罗蛇暴起。

向小溪边一名正在休息的黑衣少女扑去,刺耳的兽吼噬人心魂,绿油油的毒汁从那血盆大口嘀嗒嘀嗒落下,侵蚀沿途所有花草。

少女猛然惊醒,黑色的眸子泛起冷意,身形矫健躲开曼陀罗蛇的攻击,脚下升起两个黄色魂环。

“第一魂技,幽冥突刺!”

“第二魂技,幽冥百爪!”

少女苍白的脸颊薄唇用力一咬,悍然无畏冲向曼陀罗蛇,经过一番苦战终于将其击败!

“朱竹清,你一定要撑住!”

“只要走出这片猎魂森林就能抵达天斗帝国,你很快就能见到戴沐白了!”

少女扶着树干低声呢喃,清丽的脸颊露出甜美笑容。

可就在这时,右臂伤口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令她秀眉一颤一颤,却始终咬牙坚持,显得楚楚可怜。

数月前,朱竹清从姐姐朱竹云那里得到消息,戴沐白原来去了天斗帝国一所名为史莱克的学院。

于是,朱竹清偷偷离开朱家,独自一人前往天斗帝国,这一路走来历经千辛万苦,多次险些丧命,但她从未想过要放弃,只为能再见到戴沐白。

“天色即将入夜,看来今天是走不出猎魂森林了。”

朱竹清抬头看着渐渐昏暗的天空,转身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

夜晚,月明星稀。

女孩找到一处隐秘山洞,吃下仅剩不多的干粮,缓缓睡去。

很快,她的眼珠子便微微转动起来,无疑是梦到了什么。

梦境中,朱竹清来到一处奇异世界,这里与斗罗大陆完全不同。

宽广大路上,一些镶嵌着四个圆轮的铁疙瘩正在快速移动,到处林立着高大的建筑。

并且在一些十字路口,中间红色绿色黄色灯交替闪亮,四边的铁疙瘩井然有序动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座巨大的铁疙瘩撞向斑纹线上的一名少女,将她撞飞出去,无比凄惨。

朱竹清变得震惊,因为她发现那个躺在血泊中的少女,竟然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一瞬间,朱竹清彻底愣住,脑海中出现大量模糊画面,令她悲伤欲绝,心痛如刀割!

可就在朱竹清意识即将模糊时,人群外一名金发少年疯狂奔来,颤抖着身体跪在血泊前,流下绝望泪水!

轰隆隆!

轰隆隆!

天空在这一刻响起雷鸣声,压抑低沉,在朱竹清耳边缓缓消散……

山洞内,朱竹清猛然惊醒,口中呼喊着:“林飞!”

“林飞!”

“林飞!”

一连三声,在这安静的夜晚显得极为清晰。

“好奇怪的梦,那个少女居然和我长的一模一样,林飞又是谁?”

朱竹清擦拭眼角的泪水,内心仍旧萦绕着悲伤。

陡然,原本祥和的夜空乌云聚顶,响起惊天动地的雷鸣声,无比可怕。

朱竹清黑色的眸子缩了缩,身体竟然颤抖起来,脑海中不断闪过支离破碎的画面。

足足过去半个小时,雷鸣声才得以停止,可怜的女孩朱竹清渐渐恢复平静,噙着泪花睡去,但她的眼珠子又快速转动,神色痛苦……

翌日清晨,山洞里。

朱竹清侧躺在枯草上,身体蜷缩,黑色长发披散肩头,皮肤白皙。

在黑色紧身衣包裹下,与年纪不符的丰满火爆身材勾勒出迷人弧度,如同一件无暇瑰宝。

那对一米一大长腿上下交叠,小巧的脚丫上穿着紫靴,更是将朱竹清整个人的气质拔高几分,妥妥清冷的御姐类型。

这时,明媚的阳光落在朱竹清的脸颊上,使得她秀眉蹙了蹙,睁开了眼睛,但那眼神却流淌着悲伤与疑惑。

朱竹清起身后,双手如许愿状握在胸口,看着山洞外蔚蓝色的天空,薄唇咬住呢喃自语:

“林飞,你究竟是谁?为何多次出现在我的梦境里?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好像叫…苏小琴……”

朱竹清突然神色痛苦,丝毫回忆不起梦境中其他画面,许久只能选择离开山洞赶路,她现在只希望尽快抵达天斗帝国,去见自己日思夜想的未婚夫戴沐白……

正午时分,朱竹清来到一处山谷,靠在磐石边休息。

可她薄唇紧咬,额前布满汗珠,只因为刚刚大战过几头魂兽,导致右臂伤口恶化,但她所带的疗伤药早已用完。

“朱竹清,应该还有三个小时的路程就能走出这片猎魂森林,你一定要撑住!”

女孩艰难吞下干巴巴的粗粮,给自己加油打气,却发现不远处的草丛里,竟然躺着一具男人的身体。

对方穿着纯白色长袍,上半身淹没在草丛里看不到,只露出一只雪白如玉的手掌紧紧握着,不停抽搐。

朱竹清脸色微怔,黑色的眸子警惕看了看周围,最终还是小心翼翼走过去。

突然,数道刺耳的兽吼从右方传来,瞬间令朱竹清脸色难看,快速抬头望去:“居然是三头五百年左右的青麟狼!”

“以我现在的伤势,如果和这三头青麟狼纠缠,恐怕凶多吉少!”

少女自语着,眼看三头青麟狼快速逼近,她目光担忧看了一眼草丛里的男人,心中的善良战胜恐惧!

“第一魂技,幽冥突刺!”

“第二魂技,幽冥百爪!”

只见朱竹清脚下升起两个黄色魂环,越过草丛里的男人冲向三头青麟狼,展开激烈交战!

半柱香后,当最后一头青麟狼轰然倒下,朱竹清连站都站不稳,不仅魂力大量消耗,右臂的伤口更是沾染上狼毒,黝黑泛青!

“难道我今天会死在这里吗?不,我不甘心……”

朱竹清虚弱跪坐在地上,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她的眸光望向东边天斗帝国的方向,无声哭泣。

忽而,就在这时,旁边草丛里的男人突然坐了起来,一席金发垂落双肩,目光无神空洞。

他快速冲到朱竹清面前蹲下,握住她那受伤的手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