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再见谢渊和毛毛

正厅的大门敞开着,能看到里面坐着的各大门派管事。坐在正中间的,便是谢渊。在他身后,有一个大大的“义”字。见众人都望着她,像是在等她,柯诀提了提神,抬脚往里走。

“你可要加入这浩气盟?”待她站定,那坐在高台上的谢渊平声寻问。

“是。”

“你为何入我浩气?”

为何?之前在天策府的时候就被问起过。那个时候柯诀什么都不懂,入浩气只是为了一把枪,如今还是么?反手摸了摸背后的枪,柯诀否决。

想起风雨镇楚家,想起枫华谷的莫雨。

这天地间清浊不分,她愿用手中之枪,扫尽天下恶事,还天地间一个清明。

柯诀抬起头。“愿以手中长枪,清尽世间恶行,还天地间一个浩气长存。”

“你可确定?”

“是。”

“欢迎你加入浩气盟。”谢渊脸上终于露出半星笑容。伸出手递给柯诀一块令牌。

柯诀迎上前,伸了伸手。

……因为个子矮,她似乎……抅不着。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而刚刚还看着一脸冷情与坚定的小姑娘,如今这个状态倒是显得有些可爱。众人掩面,也没好意思太过张扬的笑出来。谢渊蹲下身,是如刚带她出来那般,抬手将她揽坐到臂弯里坐稳,再将令牌递于她。

“这是长空令。浩气盟身份的象征,也可用来与盟内侠士交流。”

柯诀接过来,好奇的看了看。既而看到很多浩气盟侠士间的交流,很是惊奇。

“你去看看玄英吧。来到落雁城之后他都没什么同龄人作伴,有些孤独了。”将柯诀放回地面,谢渊说道。

“玄英?”是谁?

“就是你与莫……”那个少年叫什么来着?谢渊有些记不太清。

“莫轻。”见他顿住,纯阳宫人一位道人提醒。

“嗯,莫轻。你与他一同寻回来的那个孩子。”

原来他叫穆玄英。柯诀点点头,跟在边上谢渊指派的人身后,走进后堂。

有一段时日不见,毛毛的气色不是很好,整个人鄢鄢的。见着柯诀难得有些活力。待引着柯诀进来的人出去,毛毛忙急急的问,“你是不是知道莫雨哥哥去了哪里?”

“不知道。”那个人,是叫王遗风吧?恶人谷的谷主。这两个少年,如今一个在浩气,一个在恶人。自古正邪不两立,怕是以后再相见,会是仇人了么?

“那他,可还活着?”眼光暗了暗,毛毛又问。

“应该是活着。”柯诀其实在路上有悄悄给莫雨把过脉,他中了毒。只是,还未细探便被莫雨发现,那之后莫雨对她便有些许敌意。后来莫雨跟着王遗风走了,便也没在有机会了。听说恶人谷里有个医道高手,名叫肖药儿,不过要他救人却是以命换命,不知那位谷主会否救得了莫雨。

“莫雨哥哥……”

见他脸色很不对,嘴唇还有些发紫,柯诀伸手探他的脉像。

“怎么会这样?!”毛毛居然也中了毒,她记得,在枫华谷之后,因担心毛毛掉下悬崖有什么损伤,柯诀当时为他把过脉。彼时他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待在浩气盟里这段时间,不可能有人能在谢渊的眼皮子底下对毛毛出手的,难道是在从南屏山到回盟这段时间里被人下的毒?

“他回来后,曾随我出去过。在法王窟为我挡了翼蝠王一掌,身上中了剧毒。”身后,谢渊不知何时进来。

“可有寻得解药?”这些事本与他无关。父亲与家人已经因为浩气盟离世了,这些苦难他不应该再承受。但,饶是柯诀医术了得,毕竟她也不是钻研医道。而且,世间之毒包罗万象,特别是这种剧毒,稍有不慎,怕是回天乏术。

“我本想带他去万花谷求医的,奈何这孩子的身子骨……”

“并不适合远行。”将探在毛毛脉上的手收回。“我去一趟吧。这些药先与他吃着,将毒性压一压的。”自怀中拿出一个小玉瓶,柯诀将它递到谢渊手里。看了看桌上的纸笔,又提起笔写了起来。

谢渊与毛毛凑过头来看了看。“药方?”

“之前在天策府有跟裴军医习过医道。”吹了吹纸上的墨迹,柯诀小心的将药方折起来递到谢渊面前。“这个,实在难受的时候,熬一碗与他喝下。”

“柯诀。”毛毛上前来拽紧她的衣袖。这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小姑娘,莫名的就让他无条件的信任。回到浩气盟之后,虽然谢渊待他极好,而且还收他为徒。但是一时半会儿他还是没有什么安全感,倒是时常会想起柯诀。那一路来,她很照顾自己和莫雨哥哥,那时候看着她略为冷情的脸,就会觉得安心。

“别怕。近几日我会帮你调理一下身体,让你不那么难受。之后你要跟着盟主好好习武。强壮自己。”柯诀安慰道。

“既然你决定去,那之前本想交由你的任务我换个人去。”

“什么任务?”

“是前些时日,万花谷传来消息。谷里的一位大夫被人掳走,下落不明。几经周折也没寻到,只是听闻是被恶人谷的人掳走的,这才到浩气盟求援。”

“那位大夫可有何特征。”……不是那么巧的吧?

“听说长得极美,精通医术。名唤宋珂。”

……“我回盟时在南屏山遇着过,左右也是要去万花谷的,我一并送回去吧。”所以,廖长安原来是恶人啊。难怪在听到她要回盟的时候,脸色会不对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