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浩气盟

柯诀第一次进浩气盟,莫名的有些茫然。

虽然浩气盟所处的地段隶属江南,但山青水秀间还是透着些许威严,那大约就是江湖中人所说的浩然之气吧?耸耸间,柯诀骑着阿里慢悠悠的往里走。

“什么人?!”竹林深处,着蓝色衣服类似守卫的两个青年拦下了柯诀。

柯诀抬头看了一眼边上院子的门匾——《烟雨居舍》。“可是谢掌旗门下?”南屏那一役,柯诀并没有见过谢烟客,知道他还是在找寻毛毛的那段时间里,莫轻与她说起的。烟雨居舍乃是天权坛掌旗使谢烟客在镇守。

“哦?阁下是?”小院里走出一个白胡子壮汉,头发也是白的,随意的飘在脑后,背上背着大剑,手上却还拿着两把大刀,身上的衣服不知是因为过小还是刻意的穿着,一条强壮的手臂露在外面,不怒自威。

“柯诀。”

谢烟客狭长的眼睛盯着眼前白马上的女孩,她看上去十岁左右,穿着军装,背上背着长枪,面容精致却是略为冷情的。这几日,有很多人冒充过柯诀,毕竟浩气盟初建成,恶人谷不知打哪来的消息,知晓盟主正在找这么一位小姑娘,想借机混进来。正好烟雨居舍是入落雁城的必经之地,为防止居心叵测之人,盟主特意嘱咐了他一翻。他从莫轻口中听说过柯诀,那个才加入浩气盟没多久的少年,性格开朗,无忧无虑,总是想着干一翻大事业,有一天名扬天下。那次任务回来之后,经常会提到柯诀,语气里有些许自己都未察觉的钦佩。既然盟主嘱咐过,他自然要多了解些柯诀。然而,他总不能,去跟盟主打听柯诀吧?所以,与莫轻便走得近些了。

眼前的人,与莫轻口中那个女孩子倒是最为相似的。

“这十多天来,可是有不下十个‘柯诀’来过呢。就是不知道你是真是假?”想是这么想,谢烟客还是挥了挥手中的双刀。

嗯?所以,还有人冒充她?……柯诀默默汗了汗。冒充她有什么益处?“我胯下这匹马儿,名唤阿里。花纹比较特殊,谢盟主知道的。”并不想动手,柯诀翻身下马。

“还请侠士在此稍等片刻。某派人去寻问一番。”见柯诀依旧有礼的解释,谢烟客颇为满意,转头朝边上的守卫低声吩咐。那守卫听他说完便踩着轻功往落雁城飞去。

二人未再交谈,谢烟客又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这孩子与前几次来,自称是“柯诀”的那些不同。她身上有着一个十岁孩子不应该有的沉稳,对于自己的盘查也很耐心的等着,时不时会拍拍牵在她手中的马儿。

少倾,那守卫便回来。朝谢烟客行了行礼,转而对柯诀行礼,“柯少侠请,盟主在等您。”

柯诀点点头,朝谢烟客作了个揖,翻身上马,朝落雁城奔去。

“掌旗使,这位柯少侠……”望着柯诀远走,守卫不免有些八卦起来,“别是修练了什么奇功才一直保持着孩童的样子吧?我刚刚有感觉到她深厚的内力诶?”

“脑子里乱想什么呢!”谢烟客啐了守卫一口,柯诀十岁左右,这个还是从盟主那里听来的。而且,据说自小在天策府长大,或者说是盟主看着她长大也对。反正这孩子确实只有十岁。

落雁城坐落在落雁峰上,在落雁峰的山角下,路边立着一块大石碑,上书——浩气盟。

柯诀停了停,看着落雁峰下的栖霞幻境出神了好一会儿。

马儿缓缓踏入,沿着栈道往上走,拐弯处有座小亭子。亭子边上有个小小的驿站。驿站旁有一个车夫,一个货郎。见着柯诀,抬眼看了看,倒也是没有说什么。柯诀未做停留,再往上便是一条长长的石阶。在石阶两侧,站满了守卫。

柯诀才踏入,便听到守卫们有力的声音喊着,“长空令下,余孽不生,北斗威名,天下景仰!”

柯诀愣了神,仿佛回到了天策府烈日下师兄们喊着军令训练的时光。出来快一年了吧,再过几日就是自己十一岁的生辰了。师父并不知晓她的生辰,因而把捡到她的那天当作她的生辰。往年过生辰,师父都会带她到洛阳城里逛一圈,给她买新衣裳,带她吃好吃的。严肃的脸上会扬起少见的笑容。

在柯诀愣神间,马儿已经走过石阶,来到落雁城门前。

“可是柯少侠?”有人迎了上来。

柯诀点点头下了马。

“请随我来。”

见引路的人似乎也并不介意她将马儿一起牵进城,柯诀放下心来。一面牵着阿里,一边跟着前头引路的人。同样是穿着蓝色的衣服,这大约是盟里统一分发的。看上去像个管事。却只是带她到一面大屏风前。

“从这往上走就是正厅了,盟主在等您。”恭敬的行了个礼,引路人站到一旁的石阶边上,做了个请的手势。

柯诀看了一眼大大的屏风,上面雕刻的,正是南屏山那一役。收回眼,牵着阿里往右侧的台阶走了上去。

正厅前站了些守卫,像是在训练,像是在听命。柯诀牵着阿里从侧面安静的走过去。不想,领头的人却叫住了柯诀,“少侠!”。那人急忙与众守卫说了什么,转身向柯诀走来。

柯诀停下脚步,示意他说。

“这马儿我先帮您牵着吧。”她望得认真,领头人到是有些尴尬。

“谢谢。”将手中的缰绳交到领头人手里,柯诀拍了拍阿里。倒也放心的走向正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