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回落雁城

教训了一顿吴能治之后,酒馆的老板娘说李复在找她。应该是秋姑娘醒了吧?

再见时,女人身边多了一个着紫衣的姑娘,柔柔弱弱的。见着柯诀来,直接跪了下来,“师父!”

“……”

什么情况?!柯诀往边上站了站。

那女子又跪了过来。一面还朝柯诀磕头。“师父!您收下徒儿吧!”

“……”什么玩意儿?!

“好了小珂珂!我理解你对医术的狂热,但是你这样会吓到这个小丫头的。”女人声音带着几丝调笑。

“……你哪找来的戏子?”默默汗了汗,柯诀转过脸一脸严肃的问边上的李复。

……

……

“咳。”李复也很尴尬。“这位姑娘,姓廖,名长安。西域人。边上的另一位紫衣姑娘,乃万花谷名医,姓宋名珂。方才知晓你救了秋妹一命,想拜你为师,向你请教医术。”

“还未请教师父名讳。”听得李复说完,宋珂又朝柯诀拜了拜。

“柯诀。”柯诀的医术,是原来在天策府的时候,与天策府里的军医学的。那个军医似乎也是万花谷来的,这么一想,将自己所学的医术再教还于万花谷似乎也是情理中的事。柯诀便也没在扭捏。

“哎呀,你这丫头,到底是男童还是女童啊,怎的名字都这么英气。别是个男扮女装的吧。”一边的廖长安见得柯诀颇为冷情的脸,调笑到。

“你才男扮女装。”白了她一眼,柯诀给边上的秋叶青把了把脉。烧已退,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先生唤我来,何事?”

“是这样。”听得柯诀问起,李复才恍然想起,自身后的包裹里拿出一把长枪,“我见你这几日都没带着枪,想来应该是损毁了。我这有一把枪,左右我也用不着,便赠与你吧。”

“不用。我过几日回盟领一把便是。”柯诀却是不想收的,主要她是不怎么想与这李复有什么牵扯。

“你是浩气盟的?”廖长安听说她要回盟,挑了挑眉问。

柯诀转回脸望着她。

“咳!”廖长安尴尬的轻咳了一声,“就是比较好奇,浩气盟是没人了么,这么小的丫头都收。”

“就当这是你帮我救秋妹的谢礼,这枪可比盟里领的要强多了。”李复到是强行把枪塞到她手里。

听得李复这么说,柯诀没有再拒绝,拿起手中的枪看了看。

“小丫头,要不要试试枪?”慵懒的语气里满是调笑。

柯诀点点头。起身走出亭子。

嗤笑了一声,廖长安也跟了出去。

“先生,我师父这……”宋珂见着亭外空地上只余柯诀一人持枪而立,不免有些担心。毕竟师父还只是个孩童,与那个诡计多端的妖女打起来,怕是要吃亏。

“别担心,那孩子可并不简单。”李复抬手捋了捋秋叶青的鬓发,并不担心柯诀。

“先生,我师父是什么来头?”见李复这般不担心自家师父,宋珂好奇。

“诚如她自己所说,东都洛阳,北邙山天策府。”或许,连柯诀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身世吧。自稻香村遇着她之后,李复便查了这个孩子。隐元会的情报网可比这世间任何一个情报网都来得密实。

“诶?师父还是个天策将士啊。”难怪是用枪的,没有再多言,宋珂认真的盯着亭外依旧持枪站着的柯诀。

廖长安的武学,来源于那个神秘的门派——明教。

眼下,她正隐身慢慢朝柯诀背后靠近,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眼睛像在盯一只猎物。

柯诀没有动。连走动都没有。只是安静的站着。身上挂着的扶摇状态快要消失。

就是现在!廖长安嘴角上扬。

就是现在!柯诀侧身一个后跳。

——躲过了!虽被躲过,廖长安也不慌,反身又是一个幽月轮朝柯诀劈去。

“呛!”双刀却是劈在了枪杆子上。

柯诀长枪一挑,将廖长安挑远。

廖长安扬了扬嘴角,一个流光囚影至柯诀身后。接着一个怖畏暗刑。

柯诀挂上一个扶摇,跃至空中。

廖长安既而又接了一个净世破魔击,追加一个烈日斩。正要加一个银月斩,被柯诀一个蹑云躲了过去。安稳落到地面,柯诀转身面向廖长安疾过去。

“该我了。”柯诀扬了扬嘴角。小小的人儿,身手却异常敏捷。才疾出去一个突又回来,将廖长安踩倒在地上。长枪一扫,一个破风,既而打出一个龙吟,转身绕到廖长安背后,小跳起来,借着自身重力,狠狠的压下一个龙牙。

廖长安嘴角溢出血迹,双刀往后一收,暗沉弥散!身影消失在柯诀枪下。

柯诀双手将枪举过头顶,一个战八方使出。

廖长安生生的被打了出来,往亭子这边退了退,“不打了不打了!”

“哼。”收起枪,柯诀理了理衣角,转身要走。这枪用得挺顺手。

“师父等等我!您要去哪?”宋珂跟了出来。

“回房拿军装。”

“师父,之后您是要回落雁城么?”跟在身侧,宋珂寻问。

“柯诀。”少年清脆的声音,在车夫边上响起。

柯诀看着他蓝白相间的道袍,点了点头。

“伤可好些?”莫轻到是习惯了她的冷情,热络的迎上前来。

“已无大碍。”

“诶?新的枪么?”见着柯诀背上的枪,莫轻眼睛亮了亮。这个枪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小诀儿~他是谁?”不知何时跟上来的廖长安,靠上前来问道。

“这是……谁?”是第一次见穿得那么凉爽的女人,莫轻脸色微红,语气有些不自然。既而又看到跟在柯诀边上的宋珂,脸色更红了。

“廖长安。”虽对廖长安对自己的称呼有意见,柯诀还是老实的介绍。“这个是我刚收的徒弟,宋珂。”

“你们好。我叫莫轻。”莫轻倒是没等柯诀介绍。

“这次是有任务么?”随口问了问,柯诀引着莫轻走进酒馆。她在这边住了些时日,馆塘驿站的人跟她都挺熟了。

“嗯,是有任务。盟主让你伤好之后回去一趟,有些任务要交与你。”因为将毛毛带回盟的事,盟里觉得他有能力单独完成任务,所以这次出来,并没有给他安排搭档。其实他也是有说过,能带回毛毛,大部分还是靠的柯诀。但是盟里似乎不是很相信他的话。毕竟柯诀才十岁,还是个孩子。只有谢盟主对这事没有表态,也不知道他是信还是不信。莫轻也是后来才知道,柯诀在满身是血回稻香村那次,是去清扫了驻扎在村外的山贼。单枪匹马,直捣黄龙。

“知道了,我一会儿回去一趟。”

“小诀儿~你回落雁城,我们怎么办?”

“是啊师父,我怎么办?”

“就回去一趟,两三天就回来,你要是没什么事,在这边等等我的。”

“我呢我呢!”廖长安问。

“爱干嘛干嘛去。”

换上军装的柯诀看上去冷情了许多。不过,这也才是莫轻熟悉的那个柯诀。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需要帮忙记得叫我。”说完递上一面铜境。

柯诀知道,那是纯阳宫通信用的东西。除了纯阳宫,江湖上能用上的人少之又少,因为价格太过昂贵。柯诀有些不敢收。

“拿着吧。里面注入了我的一丝气息,你往我这块上也注入一些你的气息,这样我们俩就能通话了。”莫轻笑道。少年白净的脸,在南屏山暖色的日光里,显得特别好看。

“好。”柯诀点点头接过来。

“师父你要快点回来接我啊。”临行前,宋珂有些担心柯诀会将她忘记。万花谷自然是没有纯阳宫那等通信工具的,所以她只能老实在这边等着。

“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