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一命换一命

烛龙殿里,少女苍白着脸色,认真盯着手里的长空令,并没有什么回音。

“大人,已经准备好了。”身后,乌蒙贵躬身行了礼。

“以后。她就拜拜你们父女了。”

“大人放心。”

是怎么活过来的,柯诀也不太记得。只是记忆里,那天冷裂寒风中,天策府的夕阳格外好看。她终是累得不行,闭上了双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烛龙殿里。身边一起躺着的,还有那个红衣女人。那个这十四年来,一直想要她死的女人。

边上,一个青紫色肌肤的少女见着她转醒,满是惊喜。“父亲父亲!她醒了。成功了!”

然后她才得知,是那个女人救了她。

算是以命换命,天一教的一种邪术。之后,那个女人就会一直限入沉睡里,直致死亡。

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她想杀自己两次。如今也再一次给了自己生命。算是两清么?

乌蒙贵告诉她。在枫华谷败北之后,燕雪一直跟着她。最后那一剑其实就想出手,可是因为当时杨宁将军在,她怕她的出现会给柯诀带来什么不好的流言,毕竟枫华谷牡丹四下散播谣言的事,是触了柯诀的底线。直到她看到柯诀倒下。她说若知道柯诀会伤得这样重,她不会管江湖上会怎么说柯诀,定会拼了命救下她。

是以,她确实是拼了命将柯诀从鬼门关里拉回来。

燕雪将柯诀带到了烛龙殿,荻花宫被清之后,乌蒙贵带着女儿玛索又回到了烛龙殿。这里安全了很多。

江湖上关于她战死的事传得沸沸扬扬,她听得多了,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她的枪落在了战场上,听说后来被骆伊带回了君山。翻了翻手中的令牌,终是没有等到什么回音。

已经有让乌蒙贵安排出去的事。现下她身体还未完全恢复,但是,还是想出去。师父会很难过吧?还有别的许多认识的人。她不想他们难过。

烛龙殿隐蔽的一条小道里,出来一辆小马车。马车上坐着两个人,年长一些的穿着苗疆的衣服,包得严实倒也看不见脸。另一个是脸色很苍白的少女,裹在黑色皮草大衣里。敞着的马车,风吹有些大,她微微眯着眼,将脸缩在大衣里,像是睡着了。

“什么人?”龙心泽的路口,轩辕社的士兵将马车拦下。

“官爷,我们是来寻亲的。”乌蒙贵哑着嗓子开口。

“找谁?”

“找谢云谢校尉。”

“是找谢校尉么?那个,柯将军的师父?”有个略为像领头人的士兵迎上来问。

“是的是的。”乌蒙贵忙答。

“很不巧了。”将他们的马车让龙心泽,“校尉前阵子随卫将军回天策府了。”

“这样么?”看了一眼未睁开眼的柯诀,乌蒙贵转回脸。“那我们只好再北上了。多谢官爷。”

“老伯,你这车太过简陋了些,现下北上还有些冷。我到营里给你换一辆吧,也少吹些风。”见着马车里脸色苍白的少女,士兵好心的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多谢军爷。”乌蒙贵忙摆了摆手。

“真不用么?你家这丫头看上去脸色不太好,可别吹坏了。”

“不用不用,谢谢官爷。”

到底还是没有换马车的。出了龙心泽,一路转到融天岭路口。柯诀准备先回浩气盟一趟,领个枪什么的。她习惯了有枪在侧,现今没了枪,感觉很不安。

一路辗转。过成都,到白龙。最后到了瞿塘峡。这马车虽然简陋不遮风,倒也是很快。也好在沿途未下得雨。最后马车到了巴陵。她也终于见识到了这遍地的金黄。只是,身边少了那个说着要陪她看的人。握了握手中的长空令,柯诀轻叹了一口气。

马车停在了巴陵过南屏的路口。柯诀慢慢自马车上下来。

朝路口走了两步。

身后,乌蒙贵跪下身来,“大人。”

“乌蒙贵,这些天辛苦你了。”

“能为大人分忧,是属下的荣幸。”

“你回去吧,帮我照顾好她。”

“是。”匍匐行了礼,乌蒙贵终是有些感叹,“大人珍重。”

柯诀看着他离开之后,拿出了身上的令牌。

柯诀:我回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