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你怎么还不回来?

到处都传来了捷报。但骆伊心底的不安却大得张扬。大营那边一直没有消息传来,骆伊有些坐不住。待得郭岩回来,他便匆匆朝大营跑去。

遍地的尸体,遍地的血迹。

整个战场除了一些沉闷的呻吟,还有那种努力抑制的哽咽。

骆伊有些慌,一边奔走,一边寻问路过的伤员。

“柯诀呢?”

换来的是伤员漠然的眼神。

“就是、就是柯诀,柯将军。有个参将叫卫浮的那个。浩气盟的那个。”

几个伤员听到他的声音,向他望了过来。眼底的悲情看得骆伊心下一紧。

“她在哪里?!”

伤员们摇摇头。

“卫、卫浮呢?”骆伊又问。

有人抬手指了指大营训练场前的殿台。

骆伊忙加快了脚步。

三三两两的伤兵跪在大殿的台子下。领头的是卫浮,他伤得有些重,望向台子上的眼神很空洞。

在那个台子上,杨宁将军持枪跪坐着,没有了生机。

在他边上,蓝色的碎魂安静的立着。枪头上的枪穗随风轻轻舞动。

“柯、柯诀?!”骆伊忙跃上台子。

只是,这台子上哪还有柯诀的身影。

“柯诀——柯诀!”巨大的恐慌填满心口。“柯诀——别吓我!你出来!柯诀!”

至德二年,唐军收复洛阳。安禄山兵败目标转至太原。李光弼在太原被围,苍云军带队与李光弼里应外合将安禄山击退。带队的苍云军将领名叫燕寻。

同年,唐肃宗李亨赐黄金万两与天策府做重建之用。天策府参将卫浮退敌有功,封定远将军。追封原定远将军柯诀为忠武将军。追封原壮武将军杨宁为镇国大将军。

卫浮跪在大殿里,听着封赏。终是想起那个娇小的身影。

千岛湖。柯家。

柯遇听着手下黑衣人的禀报,苍白的脸色始终缓不回神。听闻噩耗的那天,他便病倒了,近几日才稍稍好些。

“优还是将自己关在房里么?”将手中的情报放到一边,柯遇问。

“是。”

“唉。”长叹了一口气,柯遇便也没在说话。

黑衣人抬眼看了看他,终是开口。“主人。还有一事。”

“何事?”他现在不是很想管别的事情。

“诀小主,可能没死。”

“你说什么?!”柯遇猛的站起身。

“隐元会的人,收集了当时的情报。诀小主是在杨将军战死之后才……那之后,应该是没有人动过那里。按理说,诀小主若已亡故,尸身肯定还在。”

“查。”

湿冷的黑龙沼。谢云坐在大帐里,看着卫浮送过来的柯诀受封的官印令牌以及皇上赐的东西,微微皱眉。

“放那里吧。”

“校尉节哀。”卫浮躬身行了礼。

“诀儿的尸首还未寻到么?”

“未曾。”

“她的枪……”

“骆少爷带回了君山。”

“倒是可怜了那孩子。”

“此番,末将还是来接校尉回府的。”

“嗯。等我收拾收拾的,左右这边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我正好也想,回府里陪陪诀儿。”虽然,那只是一座衣冠冢。收了收心思,谢云转过脸,“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回盟里的驻点。”

“也好。”

琉璃岛上,瘴气将这里围得严实。

郭岩站在岛口终只是叹了口气。“骆儿……”

“随他吧,随他吧。”马天忌摇了摇头。

那孩子的事,对骆伊打击很大。那日之后,骆伊带着柯诀的枪回了君山。再后来便进了这琉璃岛没在出来。而且还在这岛上设下了屏障和瘴气。

“我也想随他,可这都三个月过去了。差不多就得了吧!难道他还打算一辈子缩在这琉璃岛上不出来了?”郭岩有些气急败坏,终是红了红眼眶,“若那丫头还在,也不希望看到他这样。”

“可是她不在了啊师父,她不在了。”瘴气里的桃树下,满身酒气的少年呢喃。在他的身边,安静的靠着那把碎魂。腰间的长空令亮了亮,是有谁又再找他吧。他也没什么心情看。

“你长得真好看。”

“等忙完,你带我去看君山的桃花好嘛?”

“等我回来。”

柯诀,你看,这战乱平了。桃花也开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恍惚中,少年仿佛看到少女在他身侧躺了下来。片片桃花落下来,坠在她黑长的头发上,骆伊想帮她拿开,但是沉重的眼皮子让他伸不出手来。后来他也就放弃了,能这样睡着也好。微风,落花,与她。

这样就很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