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她也要睡了

“枫华谷的事如何了?”寝宫里,李亨问身边的宫人。

“回陛下,柯将军清理了红衣教,阿萨辛带着红衣教一众余孽逃走了。”

“那,她的那个生母呢?”

“与千岛湖的那位交手败北,如今下落不明。”

“天策府现在什么情况了?”

“回陛下。安禄山现在正全力攻打,情况不是很乐观。”

“柯诀怎么说?”

“柯将军让我们趁着安禄山把人都调到北邙山之际,一举拿下洛阳。”

“哦?可是天策府……”她真的会这么决绝么?那可是养她的天策府。

“将军说,她带人过去。这次似乎江湖两大势力恶人谷和浩气盟也难得放下恩怨,前往天策府相助。江湖各大门派也前往天策府了。”

“让人准备洛阳的事。”那孩子,倒也是良才了。她似乎是为了战场而生。平日里看不出什么,但是一到了战场上,仿佛战神一般,所向披靡。若不是她的那个身份,李亨还是很希望她能成为自己收复中原,开疆拓土的臂力。毕竟眼下正是用人之际,而她并没有什么野心。

天策府里,柯诀终是回来了。

站在一众将军边上,听着李将军跟朱军师研究着战术,柯诀很安静。她其实并不需要来参与这些,毕竟府里良才很多,而她年纪尚小。

自枫华谷一别之后,谢云已经回了黑龙。到是柯优这次恢复略慢了些,柯遇带着她回了千岛湖。不过却是让龙傲天和叶良辰赶来了天策府。千岛湖不便介入政变和江湖事,便也没有出手。只是加派了些隐元会的武卫到天策府,以便随时保护柯诀。宋珂和莫轻回了苍山。骆伊倒是随着她一同来了天策。郭岩回丐帮了,说是整合一下丐帮的人手,再去天策府。浩气盟的来围剿红衣教的那部分人也回了盟里,盟里已经有安排另一批人前往天策府。不日就能到。而听说……恶人谷也派了些人过来。还有其它门派的义士们。

安禄山那一面,除了苏曼莎和令狐伤,还有席庶云、曹炎烈、沙叱博、阿史那从礼、黑齿元佑。其中阿史那从礼可是安禄山手下的大将。而黑齿元佑武学很诡异,也是一大高手。

因带的两个阵营的人,浩气盟的还好说,恶人谷的却是表明只听柯诀的差谴,将军便让柯诀带人去支援天策大营杨宁将军。

正巧围攻天策大营那边的,还是老熟人——苏曼沙和令狐伤。柯诀扬眉,这两个人,还敢来天策府?

如今唯一不知道动向的,应该就是黑齿元佑。是以,本来骆伊是要跟着柯诀的,她伤才好,骆伊有些担心。毕竟上一次,她一个人对上苏曼沙和令狐伤也没讨到好处,虽然这小半年来她的修为在增长,但是谁又知道那两个人没有增长呢。但是因为不知道黑齿元佑的行踪,所以每支队伍都会安排一个修为颇高的人,骆伊被安排在秦王殿,随时支援。柯诀带的队里除了柯诀已经有很多别的高手了,算得上比较豪华,所以才会安排支援天策大营。加上杨宁将军又有天枪的名头,所以这边即便再来个黑齿元佑,也还能扛得住。

“柯诀。”临别,少年拉着柯诀的手久久不愿放开。

“怎的?”柯诀朝卫浮挥了挥手,示意他带人先走。

“打不过就跑,别逞能。”不知怎的,骆伊心里很不安。

“好。”顿了顿,柯诀认真的点点头。

“柯诀。”

“嗯?”

想了很久,骆伊终还是缓缓开口,“等平了战乱,我带你去看君山的桃花。”

“好。”少女扬起笑脸。

“去看苍山的蝴蝶泉,巴陵的油菜花,华山的雪,看遍这大江南北的好风光。或者你想去大漠,我也陪你去。”

“好。”

“柯诀……”

“嗯?”

“我想抱抱你。”

……柯诀愣了愣,脸色微红。终是张开双手抱住少年。“等我回来。”

“好。”紧了紧怀抱,少年终是放开手。“我等你。”

“我走啦,要跟不上卫浮他们了。”是难得看到柯诀冷情的脸上会有那么明媚的笑容。

“等一等。”骆伊自怀里掏了掏。递过去一个哨子。

“这是什么?”柯诀接了过来。

“我养的白凤。无聊的时候,可以吹这个,它就会来陪你。”

“好。”

终是看着少女骑着马,一身绒装绝尘而去。骆伊心底的不安慢慢被放大。

苏曼沙和令狐伤带的都是些武功高强之人。柯诀到的时候,杨将军虽受了些伤。不过,令狐伤和苏曼沙也没讨到便宜。听闻柯诀的到来,两人到是没给柯诀喘息的时间,亲自带人打了上来。

一时间,新仇旧恨打得很是惨烈。

有杨宁将军在,对上苏曼沙与令狐伤柯诀倒也没觉得太过吃力。她是和杨将军并肩做战过的,在烛龙殿的时候。不过,彼时倒是将注意力集中到救人上,柯诀没能看到杨将军出手。现下,柯诀也终见识到了天策府的天枪,那才是真正的战神。

到处都是尸体,狼牙军的,天策的,浩气盟的,恶人谷的。柯诀银色的铠甲上染满了鲜血,她救不了那些倒下的人,苏曼沙和令狐伤的攻击让她无瑕分心。正和苏曼沙令狐伤僵持之迹,一个黑影袭向杨宁将军。柯诀心下一急,长枪奋力挑开苏曼沙,跃身挡在杨宁将军身后。

“柯诀!”造此变故,杨宁也奋力挑开令狐伤。想要查看柯诀的伤势,却被继续袭向他的黑影拦住。他这才看清,这便是那黑齿元佑了。

另一面,因得了黑齿元佑的帮助,令狐伤和苏曼沙便一起向柯诀袭来。

因吃了黑齿元佑的一掌,柯诀挡得有些吃力。

利剑刺入血肉的声音响起,柯诀终是有些不敌。拼着最后的气力,同样将碎魂刺入令狐伤的胸前。

“柯诀!”

“师父!”

“你倒是学得快。”这场景熟习得很,正是大半年前长安首次与柯诀交手那次。只是这次对换了一下。令狐伤没想到这天策府的小将能有这样的心态,大唐有这样的人才,气数未尽。另一面,杨宁与黑齿元佑也都负了伤。“沙儿。我们走。”

“是。”苏曼沙扶过令狐伤,狼狈逃走。

柯诀提了提枪,头有些昏沉,终还是努力甩了甩让自己清醒些。即而向黑齿元佑突去。

呲啦的声音响过。两柄枪刺进黑齿元佑的身体,他有些愣神,终是笑得诡异,“天枪杨宁。少年将军柯诀。我死了,你们也活不了多久。黄泉路上有伴了。”

“即便是在黄泉路上,我也要将你打得魂飞魄散。”柯诀抽回枪。

待得黑齿元佑倒下,杨宁将军松了口气,朝她笑了笑。

然后柯诀便见到杨宁将军跪坐下来,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他是……睡着了吧?

一定是这样的。

柯诀看了看斜印在天策大营的夕阳,终也缓缓闭上了眼。

好累,她也要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