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我半年前才与她相认

“卫浮。”躺在床上,裴元正帮她施针。因刚刚动了一下,现在到是有些虚。

“在。”

“给我带纸笔来。”

“都伤成这样了,就先别管那些旁的事了,好好养伤。”裴元没好气的说道。一面相当不友好的看了谢云一眼。他是不赞同谢云的,若换作是他,即是要柯诀命的人,那就是敌人,不分什么血缘之亲,能杀便杀了。奈何柯诀就是会听谢云的话。

未再多说话,待卫浮寻来纸笔,裴元已经施完针。

“这是……”柯诀细细的画着,卫浮愣了愣。

“荻花宫里的地型和机关。你拿着这个,带人去将这荻花宫铲平了。”像是在说一件小事,柯诀脸上尽是随意。

“是!”

帐里的人,互相看了看,久久不能言语。

“诀儿,那个女人和红衣教什么关系?”裴元首个回过神来,说不出来什么感觉,总之,有些莫名的高兴。

“还不太确定,不过地位不低。阿萨辛称她为大人。”

“柯诀……”骆伊缓缓开口,既然那个红衣女子在红衣教的地位不低,而且,是她的生母,她现在却是要铲平红衣教。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

“那我也去帮忙。”柯遇扬了扬嘴角,既然不能杀她,便毁了她的势力,这样么?他这个女儿,他是越来越喜欢了。

“您只需要,帮我拦住她就好。”

“好好好。”听得柯诀的话,柯遇忙转身出了帐。见到红衣女子还在,心下高兴了不少。也不多说什么,站到女子边上。

红衣女子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我的诀儿如何了?”

“那是我的,可不是你的。你可别忘了,十四年前,你已经把她扔了。”柯遇一脸得意。

红衣女子皱眉,“你的又如何,你的话在她那里,还不如天策府一个校尉的话份量重。”

“燕雪。”听到这个,柯遇正了正色,“你这些年躲得很好,将所有消息与我隔绝了,也将自己与这个江湖隔绝了。那个校尉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校尉。那是诀儿的师父。十四年前多亏他将诀儿带回天策府,诀儿才能活下来。如今诀儿能这般好,也多亏了他的教导。”

“十四年前,嬷嬷并没有将她带回去给你么。”她那日在荻花宫里听过阿萨辛说了一下,但一直没有时间细问。毕竟以柯家的势力,不可能会让柯家的孩子流落在外。

“我半年前才与她相认。”

“……”张了张口想说什么,燕雪到底还是没说。

边上,有红衣教的教众凑上头来耳语了几句。燕雪脸色沉了沉,看了看柯诀的帐子,眼里有不舍,但终归还是准备回荻花宫。

柯遇又怎么会让她走,“是不是荻花宫出事了?”好笑的语气。

燕雪听得刺耳,“你做的?”他这是准备连自己的栖息之所也毁了么?

“可不是我。我只负责拦下你。”

“叔父和那个女人这样打起来没事么?”柯优脸色还是有些苍白。

“不用担心,那个女人不是父亲的对手。”柯诀翻着这几日送上来的情报,答得无心。

“师父……我觉得我还是学艺不精了,我以后跟在你边上好不好?”是真的心疼柯诀。小小年纪便要经历这些。宋珂想跟在她身边,即使什么也不能作,哄她开心也是好的。

“不好。”

“哇呜!为什么?”

“老实跟莫轻回苍山。省得我分心照看你。”

“哇呜!师父你变了!你居然嫌弃我了!”

“好了好了,乖了。”翻了翻储物盒,并没有翻出什么,柯诀侧过脸看着骆伊,伸过手。

“啊?”骆伊挠挠头。

“吃的。”

“哦哦。”点头忙从储物盒里掏出些零嘴。

“呐,不哭啦。我之后要回府里的,府里现在情况不太乐观。战事纷乱危险,确实没法分心照顾你。”将零嘴递与宋珂,柯诀笑道。

“好嘛。”所以,这个少年是她师爹?嗯?宋珂认真的盯着骆伊看了几眼。

被她盯得有些不好意思,骆伊脸红了红。

帐子里其他人一时也有些不适应。毕竟那么冷情的柯诀,想不到有一天也会像其他小女儿家一样,身边会伴着这样的一个人,护她笑颜,与她厮守。

小女孩家,总是要长大的呀。他这父亲送女儿出嫁的心情是怎么回事……裴元心下复杂的叹了口气。“即你已经无大碍,我与墨儿明日便要回府里了。”

“嗯。”点点头,柯诀抬手认真的行了个礼。

倒是谢云没什么大的感触,毕竟去年在黑龙沼就已经见过骆伊。不过当时少年却是没有现今这般看得透澈自己的心意。

“师父打算什么时候回黑龙?”

“等你过完生辰的。也就这几日了。”抬手抚了抚她的头,谢云笑道。

“柯诀你要过生辰了呀!哇,那我去准备生辰礼去。”说着,柯优也跑了出去。

一行人,零零散散都走光了,余下骆伊仍守在帐子里。

“你也去休息会儿吧。这几日让你担心了。”

“柯诀,对不起。”

“嗯?怎么的?”

“对不起我当时怀疑了你。怀疑你是红衣教的人。”抿了抿嘴,少年继续说道,“我是真的害怕你是红衣教的人。”

“红衣教的人有那么可怕?”柯诀扬眉。

“很可怕的,我怕你若是红衣教的人,我们就不能在一起了。”

少女愣了愣,低垂下头,脸色微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