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醒来

“我原先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孩子。与她母亲闹了些矛盾。是跟在她母亲身边的一个嬷嬷护下她来,大抵上就是将诀儿交与谢校尉的妇人。”

“难怪。”裴元若有恍悟。

“难怪?”柯遇疑惑。

“营门有个女人,吵着要见诀儿。但是诀儿身上的伤……却是与她脱不了干系的。”裴元轻语。

柯遇腾的就站起来往营门走。

裴元看了他一眼,不为所动。倒是谢云不放心的跟了出去。

凌厉的掌风劈来,红衣女人本能的躲到一边。

“虎毒尚且不食子。十四年前你未杀死她,如今还要至她于死地么?!”柯遇大约是头一回见过这么狠毒的女人。

“要怪就怪你!我恨的是你!”看清来人,红衣女人眼红了红。“你从来都看不到我!视我为玩物!甚至连我怀有身孕都不知道!”

柯遇一时语塞,便也停了手。

“怎的!?你动手啊?!”眼眶红着的红衣女人,脸上却挂着冷笑。

柯遇身后,一直长枪刺了出来。

穿着白色单衣的柯诀提着碎魂,眼神冷烈。

柯遇愣了愣,犹豫着要不要拦下。

红衣女子愣了愣。倒也没有躲开,脸色有些释怀。

“诀儿!不可!”边上,谢云急忙叫道。

枪尖距离红衣女子的脖间,只有一寸,柯诀到底还是停了下来。因收得急,才好的伤又被震了震,嘴角溢出一丝血。

“你伤才有些好转,如今又这般鲁莽。怕是还需要静养些时日了。”帐口,裴元有些无奈的追上来。

骆伊也跟了上来,眼神略为担心。

“诀儿。退下。”见柯诀未收枪,且随时都能再出枪,谢云又道。

抿了抿嘴。柯诀终将枪收了起来。头垂了垂,厚实的刘海盖住大半边脸。

“诀……诀儿。”红衣女人眼眶红了红,哽咽道。

柯诀转过身背对着她,豆大的眼泪掉了下来。

见状,骆伊走上前来。

少年清瘦的身型,却是比柯诀要高出许多。抬手将柯诀按入怀里,“哭吧。”轻柔的声音,听得柯诀终于细碎的呜咽出声。倒也还记得这是在大营里,周边很多人,已不是当年在黑龙沼的那个少女,终只是努力抑郁着,紧紧的抱着少年。

许久。谢云动了动。走到边上。

“诀儿……”怕她顺不过气,谢云拍了拍她的背。“我知晓你委屈。但她总归是你母亲。虽未养你,却是真真生了你,虽想要你死,你却是万万不能对她起杀心的。若你未养在天策府,未入得浩气盟,未当得这定远将军,有些事,你大可放手去做。”

“柯诀。那些你不便去做的,就让我去做吧。”不知何时也醒了过来的柯优,虚弱道。“既然你只能一身正气,活在阳光下。那么,那些阴影里的,见不得光的事,由我去做吧。”

“还有我呢。”柯遇扬了扬嘴角,轻声开口。他终归是想成为她的庇护,想让她在自己的庇护下,为所欲为。

“优不懂事就算了,你还跟着胡闹什么。”带着厚重的鼻音,柯诀哭得也差不多了。道理她都懂,只是特别委屈而已。

“这……”柯遇一时也语塞。

“乖了。伤可还疼?”终日来的担心终于得以缓解,谢云扬起嘴角轻问。

“疼。”

“一会让裴军医帮你再施几针。先回帐里吧。”

松开手,柯诀头垂得更低了。

“诀儿……”红衣女人到底跟着流了泪,见柯诀要回帐里,忙叫了叫。

柯诀未答,被骆伊和谢云一路半扶着走进帐子里。

“柯将军醒了。”长安城内,有宫人来报。

李亨松了口气,能醒来就好。“可有查到什么原因受的伤?”

“情报说,荻花宫内,柯将军的生母将她与千岛湖的柯优引了进去。之后与其恶战了一场,才受的重伤。”

“生母?”

“是。”

“……也为难了那孩子。”挥了挥手谴退了宫人,李亨轻叹。他虽生在帝王家,但被生母所陷害的事却也是极少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