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她不想见你

“晚辈记下了。”

“哦,我想起来了。是你。”安抚好宋珂,裴墨也终想起来。原来这少年便是当年在长安与柯诀一同救下来的那位。

“见过恩人。”见他走近,骆伊也才看清来人。抬了抬手见礼。

“你们还认识?”裴元很是好奇,说话间已取出针囊。

“我才跟在小师妹身边的时候,在长安救过这位少侠,是郭帮主的徒弟。那时候,大抵上,这么高些?”抬手比了比,裴墨眼里有笑意,想不到这少年跟小师妹竟有这般渊缘了。

“倒是有缘。”抬眼看了看柯遇,裴元又问,“不知这位是?”

“我是诀儿的父亲。”他这种家人盘问陌生人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他才是柯诀的父亲吧?为什么这个人一副柯诀长辈的样子?

“哦?”正在施针的手,停了停。“父亲?”

“自是验证过了。”

“师父不是孤儿么?”宋珂也是第一次听闻,便口快的问了出来。

“这之中原由我也实属无耐。”叹了口气,柯遇回道。

“诀儿对生父母的概念不是很深,但既然她承认了你,自是尊你为父的。”

帐子里一时相当安静。裴元也没在说什么。

待施完针,裴墨忙递上帕子与他擦汗。“师父辛苦。小师妹如何了?”

“内伤略重,她又逞强。一时半会儿醒不了。得睡几天。”

裴墨点点头,他们这几日是要在这住下的,因急急过来,倒还没有人来安排他们休憩的地方。便四下看了看,“怎不见卫浮?”

“卫参将去黑龙请谢校尉了,这两日应该能到。军医请随末将到偏帐休憩。”边上一个天策将士迎上来答。

“有劳。”

因长途跋涉,两人倒也疲惫。洗漱了便在偏帐躺了下来。

才过得不久,便被大营门的宣闹声吵醒。裴元皱皱眉。迷糊间披了件外衣便出来。

见得营门外,一个红衣女子带着几个红衣教弟子吵着要进来。

细看之下,裴元瞬间清醒。那红衣女子与柯诀生得十分相似,想来怕是有什么渊源。拦着她的是莫轻,裴元迎上前。

“何事?”

“裴军医。”见了礼,莫轻回道,“这女子要见柯诀。”

“回了她便是,怎么的还吵了起来。”刚问出这句话,裴元便感受到那红衣女子身上的气息……这是,伤了柯诀的气息。“姑娘请回。”是以,难怪莫轻会不让这人进营。

“我想知道,那孩子如何了。”红衣女子寻问。

“有我在,就能护她安好。”裴元扬了扬嘴角,眼里的冷色却是略为厚重。

“我要见见她。”红衣女子倒是不走。

“她不想见你。”裴元道。

边上,莫轻愣了愣。柯诀未醒,这裴军医到是直接给传达了柯诀的意思。虽然这女子与柯诀相似,但柯诀身上的伤,倒是有她的气息,想来是被她所伤。是以,莫轻也只是将她拦了拦。

女子抿了抿嘴。退到大营边。

这一站就是几天。不过也好在她将面纱带了起来,不然她的长像,怕是要引起误会的。

大营边上,红衣教的人简单的搭了个遮阳的蓬子。因柯诀未醒,将士们对红衣教的下一步动作也没法下手,红衣女子就这样安静的守了几天。

谢云和卫浮赶得急,到了大营直直进了柯诀的帐子。

红衣女子看了看,想来那是跟柯诀关系很好的人了吧,不然怎的连通报都不需要。

“诀儿?”进得大帐,柯诀安静的躺着。因这几日有裴元在帮着调养,面色到也有些回复。只是依旧未醒来。“怎么回事?”见床上的人没反应,谢云转而问边上的骆伊。

“从山上下来之后就这样了,一直没醒。”骆伊撇了撇嘴,眼眶红了红。

“可有大夫看过?”

“我在看,你来了。”身后,裴元与裴墨走了进来。

谢云点了点头。有些安心,“如何?”

“已经有所好转,就等她醒来了。”

“这些侠士,都是谁?介绍一下。”扫了一眼大帐,谢云挑眉。

“回校尉,这二位便是莫轻公子和宋珂姑娘。”之前柯诀是有跟谢云说起过的,卫浮便没在细细介绍。“这位是裴军医的首徒,裴墨军医。之前也有随将军一同争战过,太上皇安全退到马嵬驿后,返回天策府,助我府内退敌。”

“有劳。”谢云拱了拱手。

“这位是将军的生父。”介绍到柯遇的时候,卫浮顿了顿。“将军应该同校尉说起过。”

“是有说起过。”谢云点了点头算是行礼。他刚刚分不出裴墨与柯遇哪一个才是柯诀的生父,是以才细问了一下。

倒是柯遇,认真的抬手作揖,躬身行了谢礼。

谢云也不躲,安心受着。“诀儿性情耿直,有时候说话可能会不太好听。你且听听就过了。若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好言与她说,她都会听。切勿恶语训之。”

“……”他哪舍得训柯诀。虽然他略为冷情,但是对孩子都还算温和,连同柯优他都是很少训斥的,柯遇默默听着。

“前辈,柯诀跟红衣教没关系的吧?”安静了一小会儿,骆伊终是问出了许久的问题。

“没关系。”谢云抬手拍了拍他,“别怕。”

连日来悬着的心放了放,骆伊长舒了一口气。

“这位少侠……不知如何称呼?”看起来和柯诀关系很特别,柯遇犹豫着开口。这段时间都没有机会寻问,而且他看起来很担心柯诀,并没有什么心思理会旁人。

“我叫骆伊。见过柯叔叔。”卫浮说是,那就真的是了吧。虽然柯诀常与他说起过这个父亲,但这次也算是第一次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