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沉睡

“如何了?诀儿和优呢?”身后突然响起柯遇急急的声音。

卫浮回过头,就看到柯遇踏着轻功落到他面前。

“还未有消息。”做了个揖,卫浮答。

“你就在这干等着?”

“将军吩咐过……”

“……”柯遇对卫浮这种死守命令的态度非常不赞同。

“媳妇儿!”坐在大殿门口的骆伊,到底还是看到柯诀抱着柯优出来,嘴角有血丝。骆伊担心的迎上前。才靠近,便看到跟在柯诀身后不远处的红衣女人。骆伊愣了愣,这是……?

见柯诀不理他,径直下山。想来是柯诀伤得有点重,骆伊便也没说话,跟在柯诀身后往山下走。但是总感觉柯诀有些怪怪的,她这个表情,像一年前在烛龙殿的情形。只是,那时候柯诀连站的力气都没有,如今却是能抱着柯优,怕是他看错了吧。骆伊摇摇头,想将脑中不祥的感觉摇掉。

“见过将军。”守在山门口的牡丹,见着柯诀一行人下来,微微行了礼。抬头看到跟在柯诀身后的红衣女子,愣了愣。继而又低下头行礼。

“诀儿!受伤了?”见着柯诀下来,柯遇马上迎了上去。而后看到柯诀怀里的柯优,“优怎么了?!”

抬手努力将柯优递了递,柯遇疑惑的接了过来,查看了一翻,是被内力震晕的,有些内伤。待得他查完,便转身交与身后跟着的仆从。

只是,他才转身。便听到身边的人惊呼了一声。

“柯诀!”倒是一直注意她的骆伊,眼急手快的接住她。“柯诀!柯诀?!”所以,果然还是……受了重伤的啊。能坚持走下山,是因为怀里抱了人吧?这傻姑娘。

“诀儿?!”然后在倒下的柯诀身后,柯遇看到了那个寻了十几年的人。在他愣神间,骆伊和卫浮已将柯诀带向山脚临时搭起的大营。柯遇回过神,没多做停留,匆忙跟了上去。

黑龙沼,正巧遇上雨天。谢云抬起帐子,这几日不知怎的,总是有些不安。

奔驰的马蹄踏入龙心泽,未等谢云看清,来人跳下马儿。

“谢校尉!请随我走一趟!”

听声音,是卫浮。见他跑得急,且身边没有柯诀,怕是柯诀出了什么事。谢云忙跟着他骑了轩辕社新拉过来的马儿。

“可是诀儿出了什么事?”谢云定了定神,寻问。

“校尉且随我走。”卫浮脸色严肃,“一路已经安排好更换的马匹。请务必随末将去见一见将军。”

安静的万花谷里踏进了一匹快马。来人急急奔向落星湖。

“何人闯我落星湖?”裴墨愣了愣,将来人拦下。见着他穿着浩气盟的衣服,便也没动手。

“求裴元医师救一救将军!”来人并不认得裴墨,却也不认识裴元。

“哪位将军?”听得声音,裴元忙带了药箱出来。

“柯将军!”

“什么?!”相互看了一眼,裴元与裴墨立马上前一步,“人在哪?”

“枫华谷,沿路有安排接应,裴医师请直不要在沿路停留,尽快赶到。不用管我。”因奔走得急,来人已然有些虚脱。

待他说完,裴墨与裴元已然拿了马匹急奔出谷。

真好,他还以为,要求一求裴医师才会出谷相救。真好,这样柯将军就有救了。

临时搭建的大帐子里。骆伊和宋珂守在柯诀床边。

自那日柯诀倒下之后便没有再醒来,至今只是吊着一口气。也是好在有宋珂,不然怕是早就……

边上,柯遇坐在桌前发愣。柯诀的伤,跟她有关吧?……想到那日看到的,站在柯诀身后的红衣女子,柯遇心紧了紧。她恨自己入骨,难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想要这孩子的命么?

帐外,莫轻带着人安静的守着。

是宋珂说要回万花谷一趟,莫轻便随她一同了。只是,才到枫华谷,便听闻柯诀在此受了重伤。于是两人便留了下来。不是没有寻问过宋珂柯诀的情况,她都是说没事,会醒过来。

但是,到底能不能醒过来,怕是她自己也不能确定吧。所以卫浮带人去万花谷寻医的事,她也没有拦。

“宋大夫,诀儿到底怎么样了?”收了收神,柯遇寻问。

“会好的。”宋珂抿了抿嘴,会好的。像是在安慰自己。这十多天来,她顶着众人的压力,一直告诉大家没事,没事。但是有没有事,她也不是那么确定,看来还是学艺不精了。倒是那些天策将士没有来寻问她。卫浮说,师父以前不是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后来都醒过来了,这一次也一定会好起来的。所以天策将士们都相信她会再醒过来,便没有来多问她。

“可是诀儿这情况……”柯遇不是很相信。他才寻得女儿不久……

“宋大夫!裴军医来了!”帐外,有天策将士惊喜的报信。

宋珂一愣。不多久,便见到两名着万花服饰的男子进来。宋珂见着其中一人,便扑了上去。“师伯救救师父!”才开口便哭出了声,她是真的撑不下去了。

男子轻轻拍了拍她,“没事了,有师父在呢,小师妹不会有事的。”这男子便是裴墨了。另一边,裴元已然走到床边为柯诀把起脉来。

“哇呜!师伯……都怪我学艺不精……”知晓另一位是裴元师祖,宋珂安下心来。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床边,裴元一边为柯诀把脉,一边安慰到。他长年驻扎军营,之前听得裴墨说起过这宋珂和柯诀的事,如今虽第一次见,裴元对这位小徒孙也是很有好感的。

“诀儿如何了?”见他收回手,柯遇忙问。

“不太乐观。但是我能救。”虽不清楚这男子与他这个小徒弟的关系,裴元还是如实相告。

听得裴元这么说,连日来的紧绷得以放松,骆伊松了口气。“柯诀,你要快些醒来。卫参将已去黑龙沼请谢前辈,不日就能到枫华谷,你醒来就能见着他了。”

裴元略略抬头看了他一眼,眉清目秀的少年,眼里对柯诀的关心未少。“你是何人?”

“骆伊见过前辈。”抬手作了揖,骆伊答。

这少年对柯诀的心思倒是没有隐藏,“我是看着诀儿长大的,她虽然为女儿身,但自小生长在天策府,对男女之情可能会稍显迟钝些,你可别负了她。”是长辈的语气,因得柯诀未醒,也不知她对这少年是何态度,裴元也不好多说。

边上,柯遇皱眉。这本是该由他这个父亲说出来的话,如今从旁人口中说出来,听得他有些不是滋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