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她的底线

战火之下,到处是伤兵。秦王殿的墙城外,到处是尸体,护城河的水也被染成了红色。骆伊眼色沉了沉。

“骆儿,你在这呢!快随我回大殿。”郭岩急急寻来。

收起脸上的沉稳,骆伊扬起笑脸,“怎么啦师父?”

“先随我回殿里。”

枫华谷传来捷报。狼牙军已经击退至洛阳。这本是喜讯,大殿里的人却不似那般高兴。随着这捷报传来的,还有关于柯诀的身份。一说柯诀乃是红衣教的人,潜伏在天策府,借得红衣教的帮助,屡立战功,才得了如今的功勋。一说柯诀此番正是勾结了红衣教,得了狼牙军的情报,才得已大胜。但,不管如何说,柯诀与红衣教都有牵扯。

而柯诀的战报上也说了此番能拿下潼关,也是得了红衣教相助。

红衣教于中原武林来说,并不是一个什么好的教派。虽然李承恩将军相信柯诀,毕竟在她生长在天策府的这些年里,她并不曾与北邙山外的人有过接触。而在她出府这些年,除了与谢渊走散,流落在洛道那段时间没有任何情报之外,其它的时间,她行事向来磊落,去向光明。若非要说,那便是在黄山宫那段,但那之后也查出来,她当时是进去杀了个人,拖住红衣教的追兵。

但各大门派却是对柯诀怀疑的。小小年纪,有如此功勋,而且还成了将军。不说修为,单说那份城府,就令人生畏。天策府有这样的后辈,各大门派都有所忌惮,自然也有所怀疑。

“不如将柯少侠召回天策府,一则问问她实情。二则她既然有如此能力,这围着北邙山的狼牙军自然也不是她的对手。”江湖人士对柯诀的称呼已然成了柯少侠,而不是柯将军。

骆伊咬咬牙欲要站起来,却被边上的郭岩压按住。

“这……”李承恩面露难色。“众位有所不知,柯诀如今是受了皇命随军,我怕是不能随意召她回来的。”

“那便派人去枫华谷打探一番如何?”又有人提议。

将骆伊又压了压,郭岩站起身,“众位若信得过老夫,便由老夫去吧。”

“自是信得过的。”见着是郭岩,众人也不敢多说什么,他们是门派的精英弟子没错,但相较于一派掌门来说,他们的身份就小了很多,更何况丐帮还是天下第一大帮。

“那就有劳郭帮主了。”李承恩拱了拱手。

“将军。这谣言,您真的不管啊?”看着手中探子递上来的情报,卫浮很无奈。

“卫参将,你是不知道么?”柯诀未出声,柯优却是有些看不过眼。

“什么?”

“红衣教为什么要帮柯诀难道你看不出来么?”

“难道不是因为狼牙军在这影响到他们招收教众?”

“若是单单如此,他们大可找之前一直驻守在这里的唐军将领。”柯优翻了翻他手中的情报,“会找上柯诀,就是要现在这种局面。我敢打赌,柯诀一出来澄清,他们会马上收回助力,而且还有可能将手上唐军的情报转送给狼牙军,到时候,柯诀可能还要背上判国的罪名。”

“……”是这样么。“那这样传,于他们有何意?眼下,狼牙败走,将军也要开始下洛阳了吧?”

“差不多了。”柯诀扬了扬嘴角,“这几日我宣称受伤,对牡丹避而不见。等这‘伤’一好,他们应该就会有所动作了。”

才说完,帐外便有将士来禀。

柯诀轻咳了两声,“进来吧。”

“见过将军。”将士引着牡丹进来,见着柯诀边上的情报,牡丹笑了笑,“将军有伤在身,还如此挂心国事。”

柯诀点点头。“自是要知道眼下局势的。”

“伤可好得如何?”

“劳烦牡丹大人挂心,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此番多亏牡丹大人,若没有圣教帮忙,潼关怕是没那么快收复。”

“哪里哪里,我等只是为这大唐江山尽了一丝薄力。”她说没那么快,意思是,即使没有红衣教,她也是能拿下潼关的。这话间的意思,牡丹又怎会听不出来。“此番婢子前来,到是想请大人到荻花宫一坐。教里的大人想见一见柯将军。”

“自是可以的。只是我身上的伤还需要几日,等伤好我便前去拜见。”拱了拱手,柯诀道。

“不忙。”低头掏出一块令牌递上前来,“此乃圣教的圣火令,见此令如见教主,将军伤好后,带着这令牌上山便无人敢拦。”

很重要的令牌,柯诀脑子转得飞快,终是伸手接了过来。

“那我就不打扰将军养伤了。先告辞了。”

“牡丹。有些东西,不要随便去碰触。”柯诀盯着他,说得认真。

“比如?”本已经起身准备出门的牡丹回过身来笑得明媚。

“我的底线。”

“是。”愣了愣,牡丹行了个礼,退出帐外。

只是,他这一出去,柯诀身上有圣火令这一消息便像一颗炸弹似的,在这江湖里炸开来。柯诀终是笑了笑,既然牡丹不听她的警告,就别怪她狠心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