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令狐伤

“师父。”只听得苏曼沙叫了这么一声,下一剑又刺了过来。

柯诀急急躲开。

她认得这个人,叫令狐伤。是苏曼沙的师父。有西域第一剑手,漠北第一美男子之称的剑客。安禄山手下第一大高手,与安禄山结了拜。

抬起枪挡开刺过来的剑,柯诀回身横扫了一枪。

而且那本来就有些撑不住的苏曼沙如今似乎又有些恢复,也一同袭来。

“柯诀!”见状,柯优依旧想上前帮忙。

卫浮只得死死抓着她,“优姑娘,求您别去。将军现在不能分心。”

“你小小年纪便有此功力,死在我剑下倒也可惜了。不如归顺我大燕如何?”

“我天策府的将士,生来就是为了守护这大唐江山。”长枪在空中挥,柯诀开了个守如山,既而顶着苏曼沙刺过来的剑,长枪刺向令狐伤。

两道利刃划破血肉的声音同时响起,令孤伤闷哼了一声。

“师父。”

“大唐气数已尽。你能活下来,再考虑能不能护得了这大唐吧。”不想,他虽受伤,却也是狠绝之人,返手就刺过来一剑。

柯诀躲闪不急,眼看就要被刺到,敢忙使了个啸如虎。

这边的虎啸声才过,边上响起来一声龙吟,一条水龙向令狐伤袭去,顺道将令孤伤推开。

“柯诀,我来晚了。”少年的声音在边上响起,才伸手过来想扶一扶倒退几步的柯诀,便见柯诀快速侧过身朝苏曼沙袭去。

“不晚。”兵器撞击在一起的声音中,能听到柯诀淡淡的声音传来。

少年扬了扬嘴角。也向令孤伤袭去。

“那是……骆少爷?”卫浮这才看清闯进战局的少年。“他怎么来了?”

“那个柯诀的小媳妇儿?”

“……”

是以,也是看到战局有所好转,才敢这么开玩笑吧。只是,这种玩笑这么一开,边上的将士听着倒是不知如何感想了,卫浮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这柯优到也是心直口快了些。

被骆伊的一掌推到一边,令狐伤嘴角溢出血来。

挑开柯诀的枪,苏曼沙忙退到他身边,将他扶起。“师父。”

“沙儿,走。”

“是。”

知晓不是柯诀和骆伊的对手,令狐伤便叫苏曼沙走。也不管这些狼牙军。

左右,安禄山如今也无心守下这长安城。他们两可别折损在这里了才是。

见得两人跑了,柯诀撑着的一口气,松了松。咳出一口血来。

“柯诀!”骆伊忙跑过来。

自扬州一别,他回君山就勤加练习,也没过多久,棍法的瓶颈便突破了。知道柯诀北上是要上战场,他匆匆敢来。还好赶上了。想一想当时的情形,他就有些慌。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关注这个女子,在意她的所有事情。好的坏的。在意她的心情,开心或不开心。看到过她哭,也见识过她笑。

想。将她护在身后。

将骆伊推了推,柯诀收起枪,拿过还插在一旁的天策军旗,双脚轻踩,直奔上长安城门上。

威武的城门上,染满血迹的少女执旗而立。日光将她的身型彰显得异常高大,那是大唐的未来。“尽诛宵小天策义,长枪独守大唐魂!”

“犯我大唐者,虽远必诛!”

人群中,不知谁跟了这么一句。

之后便是整齐的呼声。

“犯我大唐者!虽远必诛!”

“犯我大唐者!虽远必诛!”

“犯我大唐者!虽远必诛!”

将旗插在城门上,柯诀转回脸看着士气大增的唐军,冷情的脸上终于扬起笑容。

少年也踩着轻功踏上城墙。不过,为的却是将柯诀带下来。她受了伤,不算重,也不算轻。

“柯诀。”

耳边,少年低声唤着自己的名字。柯诀轻轻应了一声。

“等平了战乱……你可不可以……”嫁给他?虽然他是个叫花子,但是真的不会让柯诀吃苦。又或者,跟他回君山?也不对,他想和柯诀游走四方。或者柯诀想去哪就去哪。

“什么?”

骆伊终归还是没敢问出口。脸色红了红,最后只是小声的嘟囔,“既然我是你养的小媳妇儿,那,你也是我的小媳妇儿,对不对?”

前些时日在扬州说起的那个话题,如今重新被提起,柯诀脸色红了红,垂下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