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父亲

才到洛道,便听闻柯诀已到扬州。柯遇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终是调转马头,转向扬州。这一路到是听闻柯诀都在浩气盟。只是才刚踏进洛道,便收到消息柯诀已离开浩气盟。细查之后,才知道她到扬州了。

临近千岛湖,柯氏在这边的势力略为壮大。是以,柯诀才进得扬州,柯氏的人便注意到了。相较于北部,南部这边到是少了狼牙军的骚扰,不过,多了倭寇的入侵。但是比起狼牙军,这些倭寇便不值得一提了。

因为穿着军服,柯诀的行踪倒是容易确定。

听完情报,柯遇加快脚程,往再来镇奔去。

“谢校尉当年就是在这条河边捡到将军的么?”才到镇口,卫浮问。

“我也不太清楚。大抵上,那时候还那么小。”

“将军未曾想过……”

“卫浮。”因知晓卫浮要说什么,柯诀冷了冷脸,打断他的话。“若我不曾出得这江湖便罢。如今,不说名满江湖,便是知晓我的应该也不会少。不管是我的生父母,或是生父母的仇家,除却才露过脸的燕寻,这方面的消息,你一点也不曾收到过吧?”

“是。”

“是以,扔下我时,我尚不知事,且身上也并未留有任何信物。若要我去寻他们,怕是如大海捞针一般。而他们要寻我就容易了许多,只是,若真心想寻,也早该寻来了。所以,大抵上……是不想再找回了。”

“将……”

“不是的。”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将卫浮要说的话打断。

两人愣了愣,转回身。

来人气息还有些不稳,仿佛是急急赶过来的样子。柯诀细细打量着他。看上去比师父略为年轻些。身上穿着纯白色的衣服,看得出很华贵。脸上却是相当冷情,除却那双眼望向自己的时候,带着不知名的狂热。算起来也是个绝色男子。

“不知阁下……”见来人只说了一句便没在出声,卫浮犹豫着开口。

“柯诀?”男人开口。

“你是谁?”皱眉,在柯诀细细打量来人的时候,来人也在看她。来人眼里那些不知名的狂热,柯诀看着有些排斥。

“我叫柯遇。”脸色缓了缓,柯遇努力扬了扬嘴角,“是你的父亲。”

马背上的柯诀愣了愣。

柯遇其实还是想过,父女重缝相拥而泣的场面,再不济,也应该略为温情。自从他知道还有一个孩子之后,就一直在想着,重逢之后的事。他也曾问过柯优,效仿柯优的喜好,幻想柯诀会是什么样的。他甚至都微微张开双手等着柯诀扑过来。

只是,柯诀是扑过来了。提着长枪。

???这是什么情况?柯遇很是不懂。虽然不明情况,还是本能的躲避柯诀的攻击。“怎么了?”

“想做我父亲,得看你有没有本事了。”咬咬牙,柯诀有些气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子,居然自称是她父亲?

“我真是你父亲。”柯遇有些着急,一边躲避一边解释。想来,突然冒出个人来说是自己的父亲,怕是有些过了。“当年我与你母亲闹了矛盾,你母亲离家出走时,我并不知她已怀有你。后来她躲得及好。我一直寻不到她。当时将你交与谢校尉的人,是你母亲身边的一个嬷嬷。能查到你,还是因为稻香村一行之后,李复去隐元会寻问了你的身世。顺着这条线,隐元会查到了那个嬷嬷身上。一直未来寻你,是一直未确定。”

“如今你又怎么能确定?”长枪一扫,柯诀下手一点也没留情。

“燕寻,去找你。”

“连他自己都不确定是不是我舅父。你又怎么确定!”

“是。我是不能确定,可是刚刚我就很确定了。你和你母亲很像。”

“天下之大,长得像的人不是没有。”

“我还有一个方法!你先停手。”

“哼。”并未停手,柯诀的长枪直刺向柯遇。

躲闪不急,柯遇心下一狠,直接使出一掌将柯诀刺过来的枪震开,“滴血。”

不想,柯诀那枪到是经不起他这个震法,直接碎裂。

“将军!”见状,卫浮有点担心的提枪迎上前。

柯诀收回手,将他拦下。“我们走。”

“柯诀,你是不是在害怕!”见她要走,柯遇有些慌,忙跟上前两步。他并非有意将柯诀的枪震碎的,没控制好力道。

“是。”正要上马的柯诀,应道。

“……”这孩子这么直白的嘛?不过这样也好,比较好交流了。他也不喜欢拐弯抹角,“你在害怕什么?”

“不知道。”

“柯诀。你让我确认一下是不是。我保证,如果不是,绝对不会再打扰你。”

“不用了。”

“我不知道她离家时已经怀了你,也不知道她恨我如此深,生下你来又将你丢弃。柯诀,我并不曾想过不要你。”

垂了垂眉,柯诀没有出声。

“将军。确认一下也好。”卫浮看出她的挣扎,低声说道。

其实,她是怕吧。怕确认之后发现并不是。而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她其实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其实隐元会能这么与她行之方便,大抵上还是因为她看起来是这个叫柯遇的人的孩子吧?如若不是……

她其实对自己的身世也没有过什么妄想,只是后来被那么多人问起,被陆昀泽找上,和被现在这个人找着。她觉得自己也应该要知道自己的生父母是谁的。

陆昀泽带着廖长安回雁门关之后,有一回她睡不着,骆伊陪着她在房顶上坐了一夜。像是知道她的烦恼,日出的时候,骆伊轻叹道,“柯诀,你看,我不是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么。有时候还挺羡慕你,至少还有貌似你亲人的人寻来。我大抵上是真的被丢弃了吧。”

那样一个少年,与自己年龄相仿,自己什么也没说,他却能看得通透自己所想。能得此知己已经很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