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南下

“走了?”才到灵武,便听到手下来报,柯诀已经离开有一个月,柯遇皱皱眉。“去了哪里?”

“说是回了浩气盟。而且……”抬头看了一眼柯遇的脸色,黑衣人语气有些吞吐。

“说。”

“主上可能在枫华谷有遇着过她。”

“啪。”手中的茶杯被直接握碎,柯遇脸色阴沉。“为何当时不说?”

“是刚刚去查才得的情报,因她未着军服。路上遇上了主上的车驾还被挡了挡。而后被原来在马嵬驿当过差的一个校尉认出来。想来是不想暴露身份才未着军服,那个校尉也是怕带她走捷径会遇上狼牙军,而不能护得她周全,才找了几个小兵跟着。之后那几个官兵问起那校尉,这才留下了消息。”黑衣人紧张回道,是以,虽然隐元会工作简单轻松,但那也得是不在主上身边的时候……试问,就连优小主长期与主上相处,怕也会有些吃不住。

“知道她之后的行程么?”

“还未知。”

“退下吧。”

“是。”

所以,她是会一直待在浩气盟么?应该也不会吧。不过再走车驾倒也太过麻烦了些,且不方便他行动。之前是想着,她还在灵武,自己带着车驾过来,多少也能让新皇知道她的地位。毕竟这位新皇利用她的次数已经算多。他柯家的人,可不是让人白白利用的。

但总归还是错过了。见着了新皇,没见着她。

柯遇有些懊恼。若他低调些,在枫华谷遇上,他一定能认出柯诀来。

“来人!”

“在。”

“你们将车驾先返回千岛湖。”柯遇吩咐道。

“是。那主上?”

“我去浩气盟走走。”先不管会不会遇得上柯诀,如今她正在浩气盟。怎么说也得碰碰运气。加上沿路一边留意她的踪应该会见得到的。柯遇想。

“是。”

是很久未回浩气盟了。虽然北邙被围,但还是有许多天策府的新兵来了浩气盟,甚至还有年纪比她还小的。柯诀有些头大。训练新兵这方面她是不太懂的。便交与卫浮安排了。不过,骆伊一回浩气盟,便被司空仲平给抓走了……说是他这几月都与柯诀在外游玩,如今回来得好好练功了,别把武功给荒废了。

才同司空仲平练了几日功,便被郭岩抓回了君山。

临行前还一直问柯诀,“你真不和我回君山啊?我带你去看桃花啊?”

“还有些事没处理完,等过阵子的。你好好练功啦。”

“就是,你小子!看看人家小姑娘,现在都是将军了,你还没点长劲!还不努力!”郭岩在边上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引得柯诀笑开来。

“好嘛好嘛。柯诀你一定要来看我啊。保持联系啊。”说罢摇了摇手中的长空令。

“知道了。”

“那我就先把这小子抓回去了,丫头有时间来君山玩哈。”

“好的郭叔。”

柯诀的这声郭叔叫得郭岩很受用。乐呵呵的带着骆伊走了。

“将军,之前查的东西有眉目了。”不远处,卫浮迎了上来。

“哦?”

是拖卫浮去查的,上回在烛龙殿里,乌蒙贵塞给她的东西。因为隐元会对她的态度很是奇怪,所以她也没有直接问杨十六,而是让卫浮找人查的。

“据说这东西叫化玉玄晶,是铸造兵器的上好材料。”

“你会嘛?”

“这……末将到是未曾学过。而且,这个材料好像只有藏剑山庄的铸造大师才知道如何使用。”顿了顿,卫浮略带尴尬。

“所以还是要去藏剑山庄走一趟啊。”说起来,与藏剑山庄的交集大概就是龙傲天和叶良辰吧。不过……

上回在烛龙殿里,与他们庄主叶英有些交谈,是个还不错的人,倒是可以直接求见一翻。手中的长用了挺久了,是该换一换了。

打定主意,柯诀使收拾着准备启程。

院外有人在吵闹,柯诀出得房间往楼下院门口看了看。“何事?”

“哇!师父师父!”原来是宋珂来了。

柯诀扬了扬嘴角。“你怎么来了?”既而又对边上的护卫说道,“都退下吧。”

下了楼,宋珂已经被天策府的将士引进大厅。见着柯诀,便扑了上来。

“哇呜!师父长高了!新军服好萌!好想师父!”

边上,才进来的卫浮脑门上冒出几根黑线。

“珂姑娘来了,坐下说话吧。”见得有人端茶进来,卫浮道。

“哇呜!你是谁?怎么会认识我。”松了松手,宋珂回过头。

“他是我的参将,叫卫浮。”柯诀松了口气。

“哦哦,见过卫参将。”收回手行了礼,宋珂吸了吸鼻子。

“怎么从苍山回来了?”将她带到桌边坐下,柯诀问。

卫浮点点头上来帮二人沏了茶。

“莫轻隔两月会回浩气盟一趟。他不放心我,一直都是带着我的。今天刚回来,听说师父回来了,我就跑来了。哇,师父这几个月都不怎么与我联系!徒儿有努力研习医道的!”说着,宋珂眼眶又红了起来。

“只是这几月事情有点多,便没有联系了。我是知晓你会很乖的。苍山药材也多,而且很安全,到是很适合你。”

“对哦,苍山是真的好,药材多,风景好。师父这次要不要随我和莫轻去苍山玩几天?”

“不啦,我还要出去一趟。你要是晚来一些,可能就遇不上我了。等下回的。”自储物盒里掏了掏,柯诀递过一个包裹。“里面都是我在灵武看到的好吃的。之前还说让信差给你送过去。有些是我整理过的药方医理。都直接给你啦。”

“我喜欢好吃的。”嘟了嘟嘴,宋珂嚷到。“当然,药方医理我也喜欢。师父这一次是去哪里?”

“南下吧。你乖乖的。”

“将军。”正说着,门外有将士来禀。

“何事?”卫浮上前问。

“有位纯阳宫的侠士求见,说叫莫轻。”

“嗷!是莫轻来了。”听得将士这么说,宋珂像是突然想起来,他们似乎是一路的。只是莫轻比她稍稍慢了些,“我刚跑得太快了。”

“领我去接他进来。”未等柯诀开口,卫浮便随了那将士出去。

也不算是多久没着见,毕竟莫轻给的铜镜是能见着人的。

少年成熟了许多,柯诀也成长了许多。

是自南屏一别之后,首次有时间坐下来畅谈。

末了,莫轻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府身悄声在她耳边说了些话。柯诀抬眼看了看宋珂,又看了看莫轻认真的眼神,微微扬了扬嘴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