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千岛湖

北上的路没多远。

隐元会经常会有消息传来给柯诀。是之前差卫浮回盟的时候,路过南屏,杨十六特意让卫浮带了块令牌给柯诀。目前知道这块令牌可以用来与杨十六交流,其它用处杨十六还没说。

从黄山宫出来之后,柯诀就特别寻问了一下杨十六关于红衣教和天一教的事。

不得不说,隐元会的消息是真的全。才到灵武,柯诀已经知道乌蒙贵和阿萨辛的关系了。并且,还知道黄山宫一行之后,红衣教如今正四下搜寻她的下落。

不过也还好,只是在寻她的下落,如今还没什么动作。而且,隐元会对她的情报也守得很严实。红衣教只见过她的样子,所以查起来也不太好查。

天宝十五载七月十二日,太子李亨在灵武城的南门城楼,举行了简单的登基仪式。登基后,改年号为至德,并且将年记改为至德元载,玄宗被推尊为太上皇。

“登基了?”雅致的大殿里,男人喝了口茶问得随意。

“是。”跪在他面前的黑衣人没有抬头。

“还有呢?”放下茶杯,男人又问。

“新皇登基之后,除了新封了左右相,还将她提拨为定远将军。”

“嗤。一个,没有实权的将军么?”

“毕竟她所在的是天策府,虽有朝廷编制,但总归还是个江湖门派。不过新皇到是给了她兵符。”

“哦?就这很耐人寻味了。”男人扬了扬嘴角。“可还查到别的?”

“她最近在查天一教与红衣教。身边跟了个苍云将领,据说……”

“说。”

“回主子,据那个苍云将领所说,是她的舅父。”

“啪!”手中的茶杯摔了出去,男人突然的生气吓得跪在下面的黑衣人禁了声。

许久,男人双手握了握拳。“查到什么?”

“那个将领,之前她也查过。因着了您的吩咐,我们便也没把情报给全。只给了她后期的情报……”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

“是。回主子。燕寻也未能确定她的身份。”

“退下吧。”

“是。”

待黑衣人退下,男人站起身也出了大殿。

南方的气候要比北方来得湿润些,男人缓缓的走着,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细看之下,他冷情的神色与柯诀倒是有几份神似。穿过长廊,拐到一处偏院,院子里有少女轻脆的笑声传出。见得男人来,边上的侍女都躬身行礼。

男人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退下。

着长歌门服饰的少女听到动静止住笑声回身。见着男人,将脸上的笑容收了收,“见过叔父。”

“你那个……徒弟,可有传来消息?”往亭子里的石桌边一坐,男人问。

“回叔父,因怕柯诀生疑,我没敢让他们跟得太紧,如今他们已经离开黑龙沼,在回藏剑山庄的路上。”说话的少女,正是长歌门的优,龙傲天的师父。

“不过。”见着男人脸上有不喜,优忙补道,“离开黑龙沼的时候,傲天说,柯诀对燕寻很排斥。”

“与我说说她吧,她……是一个怎样的人?”缓了缓,男人探问。

“看上去比较冷情,不过面冷心热。不太爱说话,不常笑。很聪明。武学修为也很高。”

“我准备出去一趟,府里,你多照看些。”待优说完,男人说道。

“好。”所以这段时间怕是不能出去玩了呀。不过叔父倒是难得会出门呢。

她这个叔父,如今是这个家族的族长。除却那深不见底的修为,性情上也很是冷血。家族里的人与他不太亲近。听说十多年前叔父也曾取过妻,后来不知怎么的,两人闹了矛盾,叔母离家出走,之后便了无音信。

那之后,叔父的性情更喜怒无常了。家族里她这一辈都不太亲近这个叔父。因得她父母早亡,叔父便将她带在身边抚养,所以,算是与叔父最为亲近的人了。

叔父虽然严厉,待她也是极好,只是性情上却是一时半会儿改不了。大概,也只有找到叔母之后才会好些吧。优记得,第一次听傲天和良辰说起柯诀的时候,叔父正好去长歌门看望她。那时候柯诀才出得天策府,名不经传。稻香村一事之后,九天的李复来隐元会寻问柯诀的情报。隐元会也只是查到她是谢云从扬州捡回天策府的。不过……那个将她交与谢云,之后又投河的妇人,却是叔母嫁过来之后一直跟随在她身边的嬷嬷。

是以,柯诀自然会被上报到叔父这里。

叔母离家时,未听她说起有身孕,但也不能保证就没有。是以,叔父也不能确定柯诀是不是自己的孩子。既然那个嬷嬷说她姓柯,那应该是与叔父有关系的。只是,为何只见嬷嬷,不见叔母。为何……生下了孩子却又扔与嬷嬷……

若柯诀真是叔父的孩子,优还是很开心的。府里只有她和叔父,太过冷清了。而且,最近,因还是没有叔母的一丁点消息,燕家又开始踏足中原,叔父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也只有在听到柯诀消息的时候,叔父脸上才会稍有暖色。

雁门关外的燕家。原也是中原的豪门世家。那是叔母的家族。叔母失踪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叔父都认为是燕家将叔母藏了起来,所以对燕家很是打压。燕氏也以为,叔母的失踪是因为叔父,是以,两家如今已是水火不容。不过燕家到底抗不过柯家。多年前就退到了雁门关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