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天策府所守护的

北上要从融天岭过,路过绝迹泽的时候,听闻李承恩将军还在绝迹泽,柯诀便前去拜见了一番。

将军到是没有计较几日前柯诀在烛龙殿里的顶撞,知晓她要北上面圣,临行前将军道,“柯诀。天策府虽为朝廷办事,但终归还是江湖门派。秦王仙去之后,朝中对天策府便愈渐挤兑。如今能再受朝廷之用,自要步步为营。朝中之局,并非你想像的那么简单。你即已经加入浩气盟,按理也算是江湖之人,我即命你参与朝廷之事,是希望你记得,天策府所守护的,不是这大唐的某一个人。而是这大唐的江山。”

“柯诀记下了。”匍匐跪下,柯诀行了全礼。便退出帐子。

帐外,骆伊先卫浮一步迎了上来。

“走吧。”柯诀偏过头道。

这一路,一行人走得还算安稳。到了马嵬驿,到是遇上了些小麻烦。

羽林营撤走之后,这一片显得安静了许多。于是,山那边传来的细碎哭声便愈佳清晰了。

“怎有……哭声?”经过南河村一事,柯诀以为,这是战乱后的难民。

“我带你去看看。”因是高山,且骆伊自烛龙殿轻功带过柯诀之后,便心心念念的想再试试。所以自高奋勇未等得柯诀反应,双脚轻跃便拉着柯诀往山头飞去。

“哇!这么突然!你可别把我摔了!”柯诀吓了一跳。

“放心,不会的。”少年扬起笑脸。

过得山头,看到的是大片大片的毒雾。这雾气柯诀倒是有些眼熟。与之前在烛龙殿乌蒙贵用的那个十分相似。

“我之前未曾与你说起过烛龙殿后殿的事,想来你也听到了不少。但却是没见过的,这些毒雾与那乌蒙贵所撒出来的倒是有几分相似。”才落得山头,两人往隐蔽的地方躲了躲。柯诀压低声音道。

“莫不是,他跑来了这里?”

“到不是。这气味中,还有女子香。”扬了扬嘴角,柯诀挑眉。

“诶?有么?”细细嗅了嗅,骆伊捏了捏鼻子。

“你们男孩子对这个不是应该更为敏感的么?”

“大概我是个粗人,没这种细密的心思。”

“走吧。”拉了拉他,柯诀笑道。

“不看了么?”

“嗯。先北上面圣。”说罢,柯诀伸过手来。“带我下去。”

愣了愣,骆伊握住伸过来的手,将柯诀往怀里拉了拉,“诶,你刚刚的样子非常像一个小媳妇呢。”

“呸,你才小媳妇。”

“我哪里小媳妇了?我可是男子汉。”

“长得像小媳妇。”

“……”骆伊有些无语。这长相又不是他能决定的。

“如何?”见二人回来,陆昀泽问。到是难得见到柯诀会笑得如此开心。想来,山那边应该没什么事。

“没什么。”偏过头回了话,柯诀上了马。

“小诀儿心情很好嘛~”见她心情好,廖长安搭话。是以,这一路来,柯诀都是冷着脸的,除却面对这个丐帮的少年时。以及,看她的时候,到是也努力收了收脸上的冷情。

“还好。长安~你跟我说说你们西域的事吧,想听。”

“西域有什么好听的。”廖长安笑道,应该是没有再生气她同陆昀泽一起来找她的事了吧?

“比如你们西域人一年四季穿这么少真的不冷嘛?”

“喂。”

“我比较好奇嘛。”

“呵呵。”一旁的卫浮到是先笑出了声。“校尉要是真好奇,等忙完了这阵,末将陪校尉去西域走走也好。”

“柯诀我陪你去呀,卫参将这么忙,就不用麻烦了吧。”骆伊插嘴嚷到。

“是是是,骆少侠一同去。”

没走多远,一行人便被拦住了去路。

“大侠,帮帮我们。”都是些江湖人事,伤的伤,病的病。

柯诀下了马,她是见不得这些的。因这些年行走江湖,也是亏得江湖侠士们的帮助。是以,她蹲下身帮这些人把了把脉。“发生了什么?”

“我们的一些兄弟亲人都被这山后面的红衣教抓了。我们是拼死跑出来求援。只是这后山荒凉,如今又是战乱,显少有人路过。大侠,帮帮我们!”

“跟我说说里面的情况吧。”从储物盒中拿出几味药。柯诀一面配着药丸,一面寻问。

“校尉,我们毕竟要赶路……”卫浮见柯诀要管这个事,有些担心会误了行程。

“无妨。”她刚刚和骆伊去看过,那山上的人,武学修为也不怎么样,只是靠了那毒雾的庇护。

“卫浮,你帮我将药喂与他们,我去那山上看看。”将配好的药交给卫浮,柯诀含了一粒药在嘴里。

“诶。”陆昀泽眼疾手快的拉住她。“你这是去哪?”

“呐。”指了指山那边,柯诀奇怪他的问话。

“你一个人去?”陆昀泽有些不确定。

“不然?”

“我随你去诶。”骆伊凑过来,“你刚刚吃的那个药丸也给我一颗。”

“好嘛。”递过一颗药丸,柯诀道,“含在嘴里就好。”

“小诀儿,我们也可以帮忙的。”廖长安上前府过身戳了戳柯记住的脑门。

“那卫浮忙不过来,你帮帮他?”她倒是没敢吩咐陆昀泽什么。

“为什么要吃那个药丸?”因不知道山那边的情况,陆昀泽还是很奇怪。

“上面有毒雾。”

“给我一颗。”伸过手,陆昀泽问得认真。

“……”

到底还是与陆昀泽一起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