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柯诀。别难过。

还在打斗的众人都为这个小姑娘突然的哽咽愣了愣神。

她是,从那样的战场里走出来的天策府将士,并不会因为年纪小,就一直被护在大营里。

因对柯诀知之甚少,乌蒙贵倒也没有过多感叹,趁着众人愣神,撒下一团毒物。

李忘生见众人躲闪不急,忙插下一个镇山河。

于睿也赶忙跑来柯诀这边插了一个镇山河。

待毒物散去。乌蒙贵也早跑得没影了。

“逃走了。”将剑收回,叶英轻道。

“此处毒物过多,我们先出去再议吧。”见众人欲言又止,于睿忙道。“柯诀,你可还能走?”

柯诀抬头看了看石廊尽头那高悬在半空中的石门……她估计是上不去的……“能的。”

沿着长长的石廊返回,柯诀跟在一众长辈身后,眉头皱了皱。她似乎伤得有点严重,这些掌门被擒之后原本就带着伤,能携她一程的,除了将军……但是她也不好意思跟将军开口。刚刚一时冲动似乎口快了些,差点误了事。哪还敢跟将军开口,出去之后将军别责罚她才是。如今她怕是要在这里将伤养一养才能上得去。

石廊的尽头,少年安静的站着。见着长辈们过来,一一行了礼。终等到众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见到嘴角有血迹的柯诀。心紧了紧,忙迎上前。“受伤了?”

柯诀抬眼看到少年略为担心的眼眸,点点头。

“还能上得去嘛?”

摇头。

“没关系,我带你上去。把手给我。”她是……真的伤得很重吧?不然怎么会,连话都不说了。骆伊朝柯诀伸出手。

石门上,见一众掌门都上来了,唯独还未见到柯诀。等在上面的人都有些担心。虽说骆伊早早的就下去了,可如今骆伊也未见到上来。因与众掌门不熟,也不好前去寻问。待到叶英上来,龙傲天和叶良辰才迎了上去。

“庄主,我大哥呢?”

“嗯?”大哥?什么大哥?刚刚在石廊尽头等着的那个丐帮弟子?叶英被问得一头雾水。

“嗷……咳咳。”轻咳了一声,龙傲天正了正色。“就是柯诀柯校尉。”

“这呢。”才问完,骆伊便带着柯诀上来了。

“受伤了?”见柯诀嘴角有血迹,卫浮忙迎了上去。

柯诀也不答,将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骆伊身上。卫浮靠近唤了唤。

“嗯。”柯诀应了一声,算是答了话。

“先出去吧。”虽乌蒙贵已经逃走,但烛龙殿也还是有许多毒物的。李承恩将军在前头走了一段,见这边还没动,便叫到。

众人这才跟上。

一路上叶英与李承恩在开路。五大掌门行在中间,柯诀一众人跟在最后。见柯诀一路上都不说话,脸色也不对,加上她身边有卫浮和骆伊,龙傲天和叶良辰又跟防贼似的防着他和廖长安,陆昀泽也不好上前寻问。

“骆少侠,您见着校尉的时候,她可还好?”卫浮看着骆伊本是牵着柯诀的手换成了直接搂着柯诀,为的就是让她在行走的时候不至于倒下,很是担心的寻问。是伤得真的挺重了吧?

“不太好。”骆伊低头看了看怀中的人。十三岁的少年,还未长开,但也比柯诀要高些,加上本身就长年练武,倒也没觉得吃力,反而觉得柯诀太过瘦小了些。

出得烛龙殿,李将军等人准备去绝迹泽与从融天领赶来的冷天峰将军汇合。柯诀因受了伤,并没有前去拜别。只安排了卫浮去同将军说了下,一行人便直接赶往龙心泽轩辕社的大营。

谢云的帐子里只留下了骆伊和卫浮。

已经入夜,三人都没睡。柯诀倒是睡得很沉。

“说一说是什么情况吧?”给柯诀盖了盖被子,谢云问。

“一路上都还挺好的。就是最后那一段时间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出来的时候,校尉便成了这翻模样。”卫浮当时也是想跟着一同下去的,但是李将军不让。他便只得在面上守着。

“骆儿可知道什么?”

“我离得挺远……”但是他还是能听得到,柯诀说的那些话。

帐外,有人来报,宫里有人找来。三人都很奇怪。自马嵬驿将杨国忠除掉之后,因天子睹物思人,不多久便离了马嵬驿往成都而去,而太子殿下带着人往北而上,后驻军灵武。现在这么晚了,怎的还有人来到这南疆?互相看了看,谢云便领着卫浮出了帐子。

骆伊起身坐到柯诀床边,张了张口。终还是长叹了一声。

“柯诀。别难过。”

“那些死去的将士,他们一定也不希望你这样。”

“我常听师父师叔们说起,每一次政变都会血流成河。所以这是必然的,你也不必太过自责。你已经很努力了。”

“现今,你这样消沉,倒是对不起那些死去的将士了。”

“我相信,这战乱很快就会过去。不论是天策府,还是这大唐的江山。都会好起来的。”

“因为这天下,还有很多像你一样的人。”

床上沉睡着的人,动了动。终翻过身抬手搂住床边的少年,细细呜咽起来。

“他们曾与我并肩上阵杀敌。他们曾那么信任我,即使是去死。”

“他们也坚信,这乱世很快就会结束,只要他们努力。”

“我那个时候也一直坚信。”

少女带着哽咽细细说着。刚进门的谢云和卫浮愣了愣,默默垂下头。

“宫里来了人,带了圣旨来。给你的。我给他说烛龙一行你受了伤。明天才能起身接旨。”想来应该是马嵬驿之后的行赏,“你小小年纪便经历这些生死血战,却是为难了些。”

“师父。为什么会有战争?”

“每个人都有欲望。想要保护人的,想要得到的东西。这些,都是战争的起源。避无可避。就连战场上的将士,谁不想凯旋而归,建功立业?就像一场赌博,一半生,一半死。”

“师父。你可曾有什么念想?”

“有啊。”

“是什么?”

“年轻时候,也想建功立业。”难得笑了笑,谢云给柯诀拉了拉被子,“现在倒是没想那么长远。以前你在身边的时候到是觉得反正天策府也是养得起你的,你只管安心呆在府里就好,等你长大,见你成家,然后儿女成群……这两年你离开我身边,倒也是我唯一的挂念了。现今只盼你一世安稳。”他那时候甚至已经开始在给柯诀存嫁妆,他想,柯诀无父无母,但有他这个师父在,就一定让她能风风光光的出嫁。现在想想,那时确实是想得长远了些。

“师父……”

“还有你的身世……那个苍云的将军,说是你的舅父,还让你小心你生父那边的人。诀儿,这事你怎么看?”

“隐元会最近其实都有故意把这方面的情报透露给我。大抵上,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会对我全盘脱出了。”

“之后将军可有安排什么任务给你?”

“未曾。想在黑龙陪师父,过阵子回盟里一趟。”少倾,柯诀坐起身。“卫浮是跟着我还是先回盟里?”

“未将追随校尉。”

“你呢?”伸手戳了戳边上的少年,柯诀问。

“跟着你呀。等你闲下来,我带你去君山看桃花。”少年裂开嘴笑道,俊美的脸上难得染上羞色。

“好呀。”柯诀偏过头也笑了笑。

“伤可还好?”见她笑,谢云松了口气,抬手抚抚她的头问。

“到没什么大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