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那些死去的士兵

柯诀感觉到掐着自己脖子的手松了松。他身上的药味熏得柯诀有些难受,便只得憋着一口气,也懒得回他话,手中的枪紧了紧。刚刚那个招式,她似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她甚至,能轻易看破这个人身上的弱点所在。

“放开她,留你个全尸。”见乌蒙贵问起柯诀,李承恩有些急。

“将军,稍安勿躁。”藏剑山庄的庄主叶英拦了拦他。他刚刚见识过这孩子的身手,不相信这孩子会这么束手就擒。

“哈哈哈哈哈。”乌蒙贵笑开来,“李将军,你们这么多人都不能奈我何,还想杀我?再说,你那天策府不守了吗?居然还有闲情带人来我这烛龙殿。怕是东都之狼马上就要成为东都狗了。”

她是不喜欢别人说天策府是东都狗的,柯诀皱眉,缓缓抬起手,在乌蒙贵胸前慢慢比量了一下。最后,手指停留在他左胸下方。手中的力量加大了一些。拍在了上面。

“咳!”乌蒙贵突然咳出一口血。“你!”即使是这样,乌蒙贵也没有放开柯诀。“你是谁?”

“你还不放开我么。”手掌收了回来,柯诀眼里满是冷色。

有那么一瞬间,乌蒙贵有些恍惚。是她么?是她回来了么?

手中的长枪动了动,横扫过她与乌蒙贵中间。乌蒙贵到底还是松开了手。在松开手前劈了柯诀一掌,顺道将一个东西塞到柯诀手里。

虽然奇怪,见他眼里对自己似乎没有敌意,柯诀便生生受了这一掌,也稳稳的将乌蒙贵塞过来的东西抓在手里,即而借着掌力退到圈外。

众掌门见乌蒙贵松开柯诀,而且看来起似乎被柯诀所伤,便攻了上来。

“将军,这只小狼到也是凶猛得很。”因乌蒙贵招招在退,众人倒是轻松了许多,那纯阳的掌门李忘生道长语气里到有些意味深长。武林各大门派被抓,唯有天策府主李承恩没有。而今众掌门合力都奈何不了乌蒙贵,却被这个天策府的小将轻轻一掌就能拍受伤。

“师兄,这便是莫轻师侄常提起的那位天策府的小将,柯诀。”因知道众掌门有些误会,于睿忙解释到。这一路来,因着急救人,倒也没有细细与众掌门介绍柯诀。

柯诀也是听出了这纯阳宫的意思,有些气结,因受了乌蒙贵一掌没缓过来,而且刚刚在乌蒙贵身边憋气也憋得有些难受,一时气火攻心,便生生吐了一口血出来。

“照李掌门这么说,纯阳宫即有天下三智之一的于道长,怎么的还会被这种小计谋所惑?”柯诀见识过以怨报德的,倒也是没见过这么快的。即便是那闻名江湖的十大恶人之一陶寒亭,见着她也能记得当年在风雨镇受过她的恩,不会对她出手。如今她天策府才带人来这烛龙殿救得他们,而且,这正殿都还没出吧?这帮江湖正派人士也委实太过份了。

“柯诀。不得无礼。”将军见她口快,忙制止她。

“人待我有礼,我自不会无礼。”

听得柯诀这么说,众人都面有愧色。

“小姑娘,这便是所谓的江湖正派了,不如入了我天一教吧。”虽被围攻,乌蒙贵倒也注意着他们的话。

“你能活下来再说吧。”咬咬牙,柯诀提枪冲了上去。

“柯诀!退下!”将军担心她有伤在身,再被乌蒙贵抓了。忙喊道。

“我想知道,我辛苦护下来的大唐,千万士兵的血护下来的大唐,他为什么要反!”是不甘在这里啊。一直不甘在这里,自融天岭知晓这是建宁王一手策划的之后,柯诀就一直有这样的心结。明明,那个人,即使现今天子退位让闲,他父继承皇位。将来,在未来,他才是最被看好的那位。

可是。为什么要反?为什么要带着南诏反?

“不可胡说!”李承恩忙将柯诀拉下来。是以,这建宁王的事,怕是显少有人知晓的。即使是这被抓的五大门派掌门,也不知晓他们被抓这背后,除了乌蒙贵,还有另一个人。

“时也,命也。小姑娘,这江山社稷之事,岂是我江湖之辈所能左右的。”一旁,叶英庄主也退下来拦在柯诀面前。

“若我不过问政事也罢……”柯诀终是没有再上前。从长安退到马嵬驿这一路,她所带去的那一小队天策府的精英,以及从长安无忌营带走的部分官兵,那些人,他们也曾经那么鲜活的站在自己面前,相信自己会带他们一路走下去,建功立业。可是终究,有些人倒下了,再也没有站起来。她曾经告诉自己,那些倒下的人,为这大唐江山社稷战死,终是死得其所。所以她才能那样冷情而决绝的往下走,她相信自己所坚持的拥护。“那些死去的士兵……他们死也不能瞑目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