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烛龙殿

“诀儿。宋珂是……”怎么一回事?万花谷第一美人医师谢云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这位医师和柯诀是何关系。

“师父,宋珂是你徒孙。嘿嘿。”有些小得意,柯诀扬了扬嘴角。“我先进帐里啦,有别的事挺重要的。这位将军的事就麻烦师父啦。”

“你……”见柯诀要走,陆昀泽缓缓开口,“不想知道你的身世么?”

柯诀僵了僵。终垂下头。“我姓柯名诀,自幼父母双亡。是师父养育了我。这便是我的身世。将军不是来寻人的么,我对南疆也不是很熟,我师父或许能帮得上忙。我还有事,失赔。”

未等陆昀泽说什么,柯诀领着骆伊和卫浮等人进了大帐。

“柯诀,那个人……”才进得帐里,骆伊凑过头来。

“嗯?”

“和你好像啊。”

听得骆伊这么说,边上另外三人都愣了愣。

“像么……”好像有些东西开始慢慢明了。“你们等我一下。”转身出了大帐,柯诀径直走向廖长安。

“诀儿?”谢云见她脸上带戾气忙上前拉住她。

是了。若不是因为她长得像燕寻,廖长安才不会注意到她。她们两本来就不是同阵营。一个浩气,一个恶人。当初廖长安潜进南屏其实是有任务的吧?然后遇上李复,才会想到帮李复。之后才是去的万花把宋珂掳到南屏。那么,她这个任务是什么就很奈人寻味了。

“你当初去南屏的任务,是不是劫下我。”

廖长安愣了愣。这个任务,后来她放弃了,怎么柯诀这个时候问起来?而且,这个任务……怎么说,谷里还有争议。“是。”回过神,廖长安点点头。

“哼。”轻哼一声,柯诀转身回帐里。

留下摸不着头序的三人互相望了望。

“谢校尉,谢谢你多年来对那个孩子的照顾。”轻叹了口气,陆昀泽朝谢云作了个揖。

“所以,你是诀儿的谁?”不会是父亲吧?也太年轻了点……想着,谢云不由的多看了廖长安几眼……

“舅父。”

“你如何可以确定?”虽柯诀与眼前的人是有那么几分相似。但,这世间长相想似的人并不是没有。而且,眼前这人说的,还只是柯诀的舅父?谢云很怀疑。

“如何确定啊……”如何确定。他也没办法确定。“实不相蛮,我也没办法确定。所以想让她本人确认一下。”

“那可能不太好办。诀儿自小在天策府长大。对自己的身世,怕是知之甚少。将军还是……”

“这个我知道。我想待在她身边,如今她风头正胜,她父亲那边不会没有动作的,到时候一切都会水落石出。”陆昀泽说道。

因他话说得滴水不漏,谢云一时也不好再说什么。想到之后柯诀在黑龙沼的任务比较危险,陆昀泽修为不低,有他在柯诀身边,至少能帮上些忙?

“还不知将军如何称呼。”作了作揖,谢云问。是以,他这样的修为,若是要对柯诀不利,也是很麻烦的事。

“苍云军。燕寻。”见谢云望向廖长安,陆昀泽笑了笑,“我在明教的名字是陆昀泽,这是我师父。廖长安。”

朝廖长安拱拱手作了礼。谢云差人安排了两间相邻的帐子给他们。

安顿好陆昀泽和廖长安,谢云转回自己的帐子。

柯诀他们似乎已经商量得差不多了,见谢云进来便迎了上来。“他们走了嘛?”

“没。”

嗯?没走?那怎么……

“诀儿,跟我说说这次是什么任务。”抚了抚她的头,谢云将她带到桌边坐下。这孩子……若真如陆昀泽所说,看来她生父那边,怕是会对她有所动作啊。即使,生父那边没有动作,作为生母这一派的陆昀泽,怕是也会对她做什么。

“进烛龙殿支援将军。”

“什么?”

“烛龙殿。五大门派的掌门都被乌蒙贵设计抓,将军联系了五仙教,带着各大门派的弟子先一步进去营救了。”

“可是你们几个,也出不了多少力。”为何……还要去送死。是以,虽然军令难为。

“也还好。卫浮带来了烛龙殿的地图。里面的机关和部属都摸得很清楚了。一切还得进去跟将军汇合了才知道。不止我们几个的。”

“前辈放心,我到时候会护着柯诀的。”边上,骆伊的声音响起。

“怕是到时候要我护着你吧。”柯诀抬眼看了看他,眼眉间有笑意。

“我这两年可不止是吃喝玩乐,我也有成长的。”骆伊撇撇嘴。“哦对了。”说着,掏了掏储物盒。

“怎么?”

“你之前不是说起过,想要君山的桃花酒么,我上次回君山的时候给带上了,一直没遇着你。差点给忘记了。”说着,骆伊掏出两坛酒递了过来。

“校尉不是不喝酒的么?”卫浮有些奇怪。

“哈,这个啊。我问来给师父的。”才伸出手,骆伊又把酒坛子收了回去。“嗯?”

“给前辈的话,算我孝敬前辈的。哼。”

“哇。还能这样的嘛?”收回手,柯诀笑开来。

是难得见到她这么开心,众人也笑开来。大抵上,倒是忘却了将要面对的危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