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也别拖我的后腿

来人是个少年。名叫莫轻。因谢渊已经说清楚他与柯诀的关系,莫轻对这个十岁的小女孩有些轻视。这一次上头安排他出任务,第一个便是找到柯诀,第二个就是带着柯诀一起出另一个任务。大抵上是对他的考验吧?

“你就是柯诀?”轻挑的眉,语气不是很友好。“我叫莫轻。师从纯阳。这次任务我们是搭挡。虽说这次任务不难,但是还希望你不要拖我后腿才是。”

柯诀看了他一眼。

他看上去很白净,文文弱弱的。见惯了天策府铁汉师兄们的柯诀,对这个名叫莫轻的少年也有些轻视,“你也别拖我的后腿。”

说罢,不顾发怒的莫轻,纵身一跃骑上阿里。“带路。”

这次任务其实说危险也算不上。

南屏一役谢渊的好友穆天磊为救谢渊而死,而后谢渊听说穆天磊还有一个儿子在场战乱中走失。几经周折,如今也有点消息,知道那孩子流落到了稻香村。听说恶人谷的人也在找这个孩子,为了不让恶人谷的人查觉,浩气盟便派了莫轻和柯诀前往找寻。

荒山的溪边,莫轻一边洗掉衣角边的血迹,一边看了看脸上还染着些血的柯诀,“你不害怕么?”他自小在纯阳宫长大,第一次下山便是直奔的落雁峰。是以,这种野外生存的情况,也算是第一次遇见。柯诀才十岁吧,心智如此成熟的么?

“你害怕?”柯诀抬眼看了看他,问得认真。既而低头就着火堆烤起了野猪肉。

这一路来,能路过城镇便在驿馆中休息,不能的话就在荒山边择一块地升起篝火沐天席地。

“我还真有些。”他们刚刚遇上了狼群。本来就是几只,但是因为猎杀了那几只之后,血腥味太浓,便引来了狼群。他这道袍上的血迹便是那些狼的。“还会有狼来么?”接过柯诀递来的熟肉,莫轻问。

“会。”柯诀看了看他,倒底还是太过文弱了吧?起身在周边都点起了火堆。

“你这是做什么?”

“有火堆狼不敢靠近。一会儿你先睡吧,我帮你值夜。”背后的长枪摸了出来,柯诀说完便在四周转了转。耳边还能听得见狼吼,阿里踢了踢马蹄。

“这怎么行!”让一个孩子给他值夜?莫轻脸红了红。

“下半夜我再叫醒你,轮流来。”古怪的看了他一眼,柯诀补了一句。

她其实睡不太着。这一路走来,隐约觉得稻香村一行并不是那么简单。

柯诀与谢渊下山之后,过的差不多就是这样的生活,因谢渊原是伙夫,这烤肉的手艺还是跟谢渊学的。空闲时,谢渊也指点过她的武学。

这少年看上去文弱其实武功比她高一些。只不过因为长年养尊处优惯了,对这些生活有些过不惯。柯诀之前听师父说起过,在那华山之巅,有一座宫殿,名为纯阳。里面都是些修道之人,他们武功高强,仙风道古,不食人间烟火。莫轻长得很白净,在柯诀的印象里,虽然文弱了些,但是还是很好看的。是以,多多少少会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揽了过去。

“好吧。”他是有些困,刚战完狼群,又累又饿。如今才吃完烤肉,确实困了。左右有什么动静他也能醒来,习武之人,睡得并不深。

这一睡便是一夜。醒来已经天光大亮。边上的火堆只剩下些青烟。莫轻猛的坐起,看到柯诀正就着溪水净脸。脸色略为尴尬。“你怎的不叫我?”

“过了这河前面就是村口了吧?”柯诀倒是没有答他,擦干脸上的水望着远处隐隐能看到的炊烟问。

“是。”走到河边净了脸,莫轻的脸色得以缓和。

村里的人对他们很是警惕。还是看着柯诀年纪小,寻问之下才告诉他们。

前阵子村里来过一伙山贼,似是在找些什么,虽然还没对村里做些什么,只是在村外安营扎寨,但也把村民吓得不轻。是以,面对柯诀与莫轻,村民还是很警惕的。

告诉他们这些的,是一个小叫陈月的小姑娘,父亲是村里的大夫,比柯诀小一些,但也开始帮着父亲给村里人看病。

“小月,那你们这可还有别的小孩子?像我这样外来的?”帮小月采好药,柯诀问。

“有的。莫雨哥哥和毛毛就是顺着水流过来被刘村长捡到的。不过,莫雨哥哥先来,毛毛是前阵子才过来的。”

所以,要找的孩童,是那个叫毛毛的吧?“那他们去了哪里?”

“去大侠墓去了吧。早上看到他们去那边玩了。还没回来。”

“好的。那我们去找找看。”柯诀谢过陈月,朝莫轻高兴的笑了笑。果然还是有的啊。

“沿着这条路走,岔路口往左,然后再往右拐就到了。”

“谢谢。”

到底还是见到了莫雨和毛毛,只是莫雨的状态似乎不太对,在他周边全是山贼的尸体。

柯诀与莫轻一愣。“怎么了?”

“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别过来,别过来!”一个孩童是抱着头喊。

“莫雨哥哥,是我呀,莫雨哥哥,你怎么了?”另一个应该毛毛了吧?

等那个叫莫雨的孩童冷静下来,莫轻靠上前。“发生了什么?”

“是他们先动手的,他们要来杀我们,还问我们要什么空冥诀。”毛毛高声说到。

“没事了。”想到风雨镇的楚小妹,柯诀黑色的眸子暗了暗。“莫轻,你在这等我一下。”说罢便骑着阿里飞奔而去。

“你去哪?”身后,莫轻回过神时,已然只看到马蹄留下的片片尘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