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苍云军,燕寻

“她在哪里?”这一次,问的是陆昀泽。

卫浮耸耸肩,“二位问的谁?”

“少废话,小诀儿在哪里?”廖长安可不如陆昀泽般淡定。直接抽出双刀架在卫浮脖间。柯诀年纪还小,即使再沉着冷静,很多决策做为她身边参将的卫浮,对她的影响不小吧?如今柯诀正在马嵬驿受人非议,这个参将却只身来到了长安。怕是这之间有什么内幕。

是以,她对这个卫浮并没有什么好感。

……小……诀儿嘛?这个女人对校尉的称呼……卫浮抖了抖。所以,这两个人到底是敌是友?

“长安。冷静。”陆昀泽上前将廖长安的刀拿下来。转过头倒是很有礼,“是这样,宋珂跑出了万花谷。如今下落不明。长安担心宋珂是不是去了马嵬驿找她了,所以才会如此急。”

宋珂啊。这两个人是宋珂的朋友么?

“珂姑娘啊。她没去马嵬驿。”理了理衣袍,卫浮答道。

“你知道她去了哪里?”他们这次出来本来就是要去找宋珂,既然卫浮知道宋珂在哪,那是最好不过了。虽然还是会担心柯诀的安危,不过至少如今马嵬驿并没有传来什么风声。收起双刀,廖长安有些安心。宋珂没去马嵬驿,连卫浮都知道,那应该是柯诀有所安排。宋珂向来最听柯诀的话,她又有机关鸟随时能联系到柯诀,所以柯诀应该知道她的行踪的。

只是有些不安,这前脚柯诀才帮她找到徒弟,后脚她就把柯诀的徒弟弄丢了……

“告诉我,那个孩子在哪里?”应该是不在马嵬驿了吧?在雁门关这么多年,陆昀泽知道军营里的纪律。做为参将的卫浮,若不是有什么特殊任务,肯定会死守着主将的。对宋珂,他并不如廖长安那般担心。他比较关心那个孩子,与她拥有相同一张脸的那个孩子。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所以,到底还是想知道柯诀的行踪啊。能知道宋珂怕是因为前阵子柯诀让江湖人士沿路照顾一下,所以才这么多人知道吧?

“告诉我。”拿出一块令牌,陆昀泽语气有些冷色。

那是苍云军的虎符,只有将军级别才有的东西。卫浮有些头大,陆昀泽拿出这块虎符,已经算是军令。虽然说编制不同,但,眼前这个人,官衔比他高很多是真的,不仅比他高,比柯诀也高。而且,神策军的前科让卫浮对眼前的人也心存疑虑。

想归想,卫浮还是正身行了军礼,“见过将军。”

“柯校尉如今在哪里?”

“恕末将不能相告。”

“哦?”所以,怎么样都不会说出那孩子的行踪?

“你只要告诉我,做为她参将的你。为何会离了她的身边出现在这里!”廖长安可没那么好的脾气,上前一步拽住卫浮的衣襟问。

“长安。”上前拉开廖长安,陆昀泽已然明白,问不出什么。“他不会说的。”这是一个参将对主将的忠心。陆昀泽记得,他也曾有过这样的一个参将,在胡人刀下,被胡人逼问他的行踪时,也是这样的眼神。

那之后,他再也没有找过参将。

“将军没什么事的话,末将先行告退了。”再一次理了理衣襟,卫浮做揖道。

“她……”还想问什么,想了想,陆昀泽只是递上一张铭柬,“苍云军,燕寻。有时间想见一见她。望转交。”

“是。”恭敬的接过铭柬卫浮到是没有说什么。

没有办法,两人也只得放卫浮离开。

“阿泽。你就这样放他走,现在我们怎么办?”待卫浮离开,廖长安皱起眉头。到底宋珂的下落还是没问出来。

“晚些我再去隐元会问问的。”陆昀泽其实也很头大,隐元会似乎有意对柯诀的事有所保密,陆昀泽花再大的价格得到的消息都少之又少。能得到卫浮的画相,已经算是很难得了。宋珂的话,应该也可以问到些资料的吧?毕竟之前连莫轻的资料都有问到了不是么?

“可是隐元会收的价钱也不低。”

“呵。”扬了扬嘴角,陆昀泽揽过廖长安,“这个不用担心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