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那是怎样的光景呢

“宋师姐。有您的信。”

路过摘星楼下,谷里的信差叫住了她们俩。

“哦?”会写信给她的,就只有柯诀了吧。“是师父的嘛?”

“小诀儿怎么不用机关鸟跟你联系换成写信了?”一旁,廖长安很是疑惑。

大多是些药方医理。信后难得留了一两张给廖长安。

一张是画像。

一张是画像上的人的资料。

画像上是一个穿着西域服装的男人,大大的兜帽盖着半边脸,看不清他的样子。

但是廖长安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

陆昀泽。也是燕寻。

雁门关苍云军游骑将军,从五品上。十四岁加入苍云军。十年间立功无数。是苍云军最年轻的将军。两年前接受特殊任务,离开雁门关踏足中原。

一个月前人在纯阳。

“这是谁?”见着廖长安脸色不对,宋珂探问。

“一个……故人。”将手中的信收好,廖长安咳了咳,“我,要出谷一趟。”

“找他?”

“嗯。”十二年了。找了十二年了。柯诀是怎么找到他的呢?毕竟这些年自己砸在隐元会的钱可不少,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你。帮我问问小诀儿,是怎么知道的。”想了想,到底廖长安还是有些不甘心。

“呐,你自己问。”将机关鸟递给廖长安,这样反常的她让宋珂有些担心。

柯诀:走后门。

廖长安:?????

柯诀:我认识隐元会的一个朋友,所以托他查了一下。

柯诀其实也不知道杨十六为什么会帮她。找他只是因为莫轻回浩气盟的时候,路过南屏山,柯诀就碰运气的托他联系了一下杨十六,用莫轻的铜镜。然后杨十六就把燕寻的资料送到了马嵬驿。

不过也不是全面的。燕寻的身份……应该不那么简单。

廖长安:小诀儿。谢谢你。

柯诀:真心谢我就赶紧办完事回万花谷陪我徒弟吧。不然她太孤单了。

廖长安:……

宋珂:哇!师父果然还是最疼我的!

柯诀:乖了。好好待在谷里,外面乱得很。

宋珂:嗯嗯!

廖长安:不是,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在找这个人?

柯诀:?所以是你在找他?

柯诀:这是上回我跟你说起过的,在找你的人。

廖长安:……

所以。只是因为这个人找她,柯诀就把这个人的情报都弄来给她了?……这家伙。

还真是,到处都是狼牙军呀。廖长安弹了弹衣袖上的灰尘。将双刀放回背上。边上,是几个狼牙军的尸体。她这才刚踏进长安,就遇上了狼牙军。

一路前行到天都镇。也算是一路杀到天都镇。廖长安终还是有些疲乏。因听得路上的义士告知,无忌营目前很安全,成了过往长安侠士们的一个可以安全休憩的营地。这里倒是没有再分什么阵营。

虽然不知道燕寻如今还在不在纯阳宫,但廖长安的第一站依然还是纯阳宫。

在无忌营停留了一天。现今江湖上对柯诀的评价似乎很逆转,并不像恶人谷里所传言的那样。廖长安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杨国忠通敌已经被处死。下令放火烧掉渭河的桥的人也是他。而柯诀后来还去将被狼牙军关押起来的南河村民救了出来。贵妃也被皇上赐死于空空寺后山。

这才过了一个月啊。民众的风向倒得很快。这其中,是有人推波助澜了吧?不过之前那半年柯诀被传成那样也不见天策或浩气盟有什么明显的做为,想来,应该就在等这一下吧。

廖长安了然。

入华山的路口与入枫华谷的入口相邻,虽然如今乱事不分阵营,廖长安还是很小心的避开浩气盟的弟子,入了华山。

才到山脚下,廖长安就抖了抖。

……这鬼地方真冷。

而她还穿着在中原人看来非常暴露的西域服装……

“姑娘可是误入了这华山极赛之地?”未走多久,便有纯阳宫弟子迎上前来问。

廖长安张了张口,未发出声音。

迎上前来的纯阳宫弟子也不急。才进得华山,应该还不太适应华山的寒冷。

身后又传来脚步声。

廖长安回首。

华山突然又下了雪。白色的雪落在来人戴着的兜帽上。来人停住脚步。修长而白皙的手抬起来将兜帽取下,露出清秀的脸。

“长安。”

他说,带着久别重逢的喜悦和失而复得的感叹。

那是,怎样的光景呢。

周围全是白茫茫的一片,他就站在那里,风声,鹤鸣。还有路边苍松上偶尔掉下来的积雪。仿佛很喧嚣的尘世,又仿佛很安静。微微上扬的嘴角与记忆里的那个少年重合。

廖长安缓缓朝他走去。慢慢的,脚步变得越来越快。到那人面前的时候,却停了下来。

“长安。”他又唤道。微微张开双手,眼角弯了弯,脸上的笑容被放大。

“阿泽。”廖长安终是没有忍住,扑进他怀里。“阿泽。”紧了紧怀抱,她又唤道。

“我在。”陆昀泽答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