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廖长安

“长安,你最近容易走神了诶?不会真像师父说的,你还真有什么仇家吧?”伸手在廖长安面前晃了晃,宋珂好奇的问。

“安啦,真有仇家找来我不连累你的。”

“不是,师父的意思你又不是不知道。”默默在廖长安边上坐下,宋珂道。

廖长安略为诧异,她以为,宋珂还如小孩般,什么也不懂。毕竟一起生活也快有两年了。

“宋珂,你为何,这般听你师父的话,这般信她。”顿了顿,廖长安问。

“因为她是我师父呀。你难道不听你师父的话么?”

“我。没有师父。”若当初,也有那么可以推心置腹的长者护着她,她也不会进恶人谷啊。

“嗯?没有师父?那你这一身武学谁教的?”

“你没遇见小诀儿之前,不也是有一身医术嘛。”廖长安好笑的反问。

“长安。从未听你提起过你有什么亲人好友。他们……”还在么?还是,因为亲人好友出事,所以才进的恶人谷?

“没有。”

亲人啊……

记忆里的那个少年,如今不知可还在世上。

是被教主在龙门荒漠捡到。五岁的光景,拿着两柄刀站在那。边上是一些马贼和商队的尸体。陆危楼对这个小女孩很好奇,便捡回了明教。

少时的廖长安天姿好得可怕,十二岁明教焚影圣诀便练至大成。她成了明教的圣女。那一年,她下了山。穿过干涸的龙门荒漠,回老家长安城看看。只是,六年的光景,到底还是时过境迁了。廖家的商铺、产业,全被廖家的旁系瓜分得干干净净。

廖家本是长安城里略为有名的商户,那一次护送商队到昆仑。过了龙门镇,到飞沙关的时候,遇上了马贼。商队所有人都死了,除了她。

廖氏的旁系怕她回来索要家产,根本不承认她是廖家的人,还将她赶出长安城。

本来她也不是回去认亲,她只是想回去看看。但是回去看什么,她自己也不清楚。

回明教的时候,同样是在龙门,她遇到了那个孩子。说是孩子,也不过比她小那么一两岁。他站在尸体里,目光坚定。沙漠的烈日照在他清秀的脸上。

像教主带她回明教一样,廖长安将那个孩子带到陆危楼面前。

后来他成了廖长安的徒弟。没有别的原因,那个孩子是个中原人,听不懂他们西域的话。而整个明教,会说中原话且有时间带他的,只有廖长安。

之后是很长一段时间吧。少年少女,情窦初开。只是,才互诉衷情,少年的身份终被教主查明。

那是一个怎样的身份呢?廖长安在他离开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有些恍惚。虽然,他离开是因为家族里出了事。而在他成长的这些年里,他与家族从没断过联系。他并不像自己。遇见他的时候,身边的尸体不是马贼,而是家族争权派来的杀手。

离开前,廖长安也曾问过他,为何会一直待在明教。

少年清秀的脸上染上不舍。“因为你啊长安。因为这里有你。”

“你等我回来。”见她不说话,少年又道。

“长安。记得我的名字。我叫燕寻。”少年上前拥了拥她,终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廖长安还是喜欢少年在明教的名字,那是教主给他的。而不是他告诉自己的……燕寻……

那之后其实还是有联系的,只是后来就再也没有了。

最后一次,他给自己写了封信。信上粘了些血迹,只有一句话:别等我了。

教主后来有给她说起过燕寻的消息。他那一支似乎不太得利。被灭门了。她不信那个少年就这么没了。跑下山来寻找。

那之后也有……十二年了吧?她下山寻了一路,踏遍这大唐的江山。可是怎么样都没有找到关于那个少年的消息。像从来没有存在过。后来,廖长安开始接各种高酬金的悬赏,为的,也不过是用钱去隐元会买燕寻的消息。不分是非,有悬赏她就接。所以,她后来进了恶人谷。

后来也慢慢就不去想那样的一个少年了。

后来也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一直在这大唐的江湖间游走了。

后来,遇着宋珂和柯诀。

怎么说呢,宋珂很单纯。有人对她好,她就会完完全全信任那个人,也不管人家是不是真心的。加上柯诀收了宋珂之后,并没有什么时间守在宋珂身边,所性她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不如就呆在万花谷陪宋珂了。

柯诀那孩子啊……

天策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怎么会养出那样的孩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