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马嵬驿

华山好像长年在下雪,大片大片的纯白。

莫轻坐在纯阳宫正殿里听着代长门卓凤鸣讲道,眼睛却盯着外面下着的雪。殿前大大的丹芦在雪里越显陈旧。

“莫轻师兄。”

闻得有人唤他,他回了回神,“在。”

“于师叔让你听完道去镇岳宫一趟。”来人是于睿于师叔身边的道童柒柒。

“是。”

他其实难得回一趟华山。苍山的据点已经很稳定。最近没什么事,就回来看看师父。路过长安的时候,听浩气盟的人说起过柯诀。说起她杀伐果断的作风,以及在她和天策府将士的掩护下,唐皇安全撤离到了马嵬驿。

他到长安的时候,柯诀已经离开有一段时日。特意去无忌营停留了几日。说起是柯诀的朋友,无忌营的人对他都很友好。

那之后过了有小半年吧。自她入得骆宾王墓之后,再与她联系,她都不曾有时间回。若不是一直有听闻她的消息,莫轻还真怕她在骆宾王墓里遇到了不测。

腰间的铜镜亮了亮。很是难得。莫轻拿起来。

柯诀:过渭河的桥,不是我烧的。

莫轻:那是什么情况?

前线一直有消息传来,唐皇撤离到马嵬驿,途经渭河。过了南河村便在桥上放了一把火。狼牙追兵不识水性,要过河只能靠桥。是以,便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天子撤离。之后狼牙军在南河村一带建了大营。

本来这是捷报。只是,到底南河村还是一个村子。在狼牙军的滥杀之下,抓的抓,杀的杀,只剩下些老幼病残躲在村子后的乱葬岗外。

恶人谷在南河村边上有个据点,虽然国难当前,并未为难柯诀,且还助了柯诀一把,安全护送唐皇撤离到空空寺。但,到底还是正邪不两立。恶人谷将南河村如今的现状都归结于唐军下令烧桥一事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柯诀的功有多大,南河村的现状在武林之中便被传得多广。

有些人觉得柯诀处事果断目光长远。有一些人觉得柯诀有违正道道义,致南河村民不顾,小小年纪杀戮之心过重。

柯诀也是安顿好唐皇之后,从莫轻的寻问中得知此事。所以才回了这么一句。

是以,下令放火的是宰相杨国忠。

那之后柯诀还给南河村的村民送过粮食。只不过,这些都是之后那些江湖义士自发到南河村,想帮助村民过渭河的时候得知的。

莫轻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是。连他都不由的怀疑是不是柯诀下令放的火。得知这个消息的那几晚,他总是梦到在稻香村的山林外柯诀拿着火把将周围点起来的样子。那个时候防的是狼群,如今防的是狼牙军。依柯诀的性情,断桥这种事,确实是她会做出来的事。

盟里对她信任,加上这些流言都是从恶人谷口中传出。柯诀在浩气盟的声望没有因为这个事有所下降反而上涨了些。但是莫轻还是担心,经历了这么多血战,柯诀会失了本心。

莫轻:马嵬驿那边?还需要多久?

柯诀:还不知道。杨国忠打起了茂陵的主意,已经有派人行动了。守墓村霍家有个孩子……

莫轻:……遇难了?

柯诀:活生生的被掐死了。

柯诀:我要助东宫除掉杨国忠。

莫轻:柯诀。可人还在唐王身边……你……而且,宰相是朝廷重臣,对茂陵的动作说不定是天子授意,你身为天策将士,难道不是听令于朝廷的么?

柯诀:东宫早有此意。只是欠了个契机。不止东宫,这天下人都想除了他。包括我天策府。

莫轻:柯诀……

莫轻:那你多加小心。误落了人口舌。

柯诀:成王败寇。输了才会有口舌。

莫轻:嗯。

收了铜镜,莫轻叹了叹。

天策府自柯诀带小队护着天子离开后,狼牙军因马嵬驿失利,便将战火转架北邙山。天策府如今情况并不乐观,听令于杨国忠的神策府也伙同狼牙军一起攻击天策府。是以,柯诀对杨国忠才会有如此大的恨意。

天子奔命于马嵬驿,对神策投敌一事并不知晓。爱屋及乌,对贵妃越是宠爱,对杨国忠放权就越大。众朝臣对此意见也越来越大。就像柯诀所说,除掉杨国忠,只差一个契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