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长蛇谷

天策府在长安的驻地在长蛇谷和凤翔义庄中间的山谷里。

天策府被围之后,因这边原是无忌营的分部,接到将军的命令之后,柯诀一到长安,便来了无忌营。

这边还有很多未回天策府的天策将士。当然,也不缺江湖义士。

穿过人群,对朝她行礼的士兵点点头,已接到消息的卫浮迎了出来。见她身上带着血迹,上前牵过阿里。

“人呢?”拍了拍阿里,柯诀问。

“里面。没受什么伤。”见柯诀要进去,本要牵着阿里往马厩的卫浮顿了顿,“校尉不先清理一下身上的血迹么?”

“一会儿的。”留下这句,柯诀朝里走。

脏兮兮的少年,与自己一般大,身上的血迹也没来得急清理。到是没有什么伤。

“师妹回来了。可有受伤?”这一路来见识过柯诀的手段,何况安禄山已被郭岩引走,裴墨到是没有那么担心柯诀。

“没。”

“谢谢。”少年起身作了个揖。这才看清柯诀。小小的,确实是与自己一般大,刚刚见这大夫并不担心,还以为是修练什么奇功的人身影才这般矮小。救下他还能全身而退,很厉害吧?

“你叫什么名字?”见少年还盯着她,本想去清理一下身上血迹的柯诀问。

“骆伊,伊人的伊。你呢?”少年扬了扬嘴角,好奇的问。

“柯诀。”比较好奇少年喝的那个酒里有什么药,柯诀上前捏了捏少年露在外面已然完好的肌肤。“真的没事了呀?那个是什么药啊?”

“嗯?”脸红了红,少年挠挠头。“你说那个啊?不是药。”

“不是嘛?”收回手,柯诀瞪大了眼,“那是什么?”

“一种烈酒,叫笑醉狂,配上丐帮的独门心法,才有这个效果。”

“有什么副作用嘛?”

“没有。”

“这么好啊。”柯诀有些羡慕。

“校尉,还是先去清理一下身上的血迹吧。”卫浮安置好阿里过来,发现柯诀以然和这个少年聊了起来,而且身上居然还没去清理。

“你是校尉啊?好厉害。”

“那个人说让你在这边等他,这两天你先住这里吧。卫浮,给这位小公子准备些衣裳。”柯诀一边同那位叫骆伊的少年说,一边吩咐卫浮。

“我师父?”所以是师父来找的她去救自己的?

“不知道。”

“诶?你去哪里?”见柯诀转身出去,骆伊要跟上去。

一边的裴墨眼疾手快的提起他的衣领。“小师妹去清理一下身上的血迹,你也随我去清洗一下吧。”

“这样啊。”想了想,骆伊又朝卫浮道,“这位军爷不用麻烦的,我自己有备了衣服。”毕竟是丐帮弟子,所以这几日在长安混着就故意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现下倒不用这样。

是以当骆伊清洗完之后,柯诀愣了愣。

这少年,长得还挺好看呢。别是个女的吧?

“怎么了?”见柯诀盯着自己,骆伊愣愣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别是还没洗干净吧?

“你长得真好看。”扬了扬嘴角,柯诀微眯起眼。

“校尉。”

骆伊正想说什么,门外有人来报。

“何事?”

“徐校尉找您。”

“嗯。”这徐校尉,就是当年一直在秦王殿前教柯诀兵法的那个徐长海。天策被围后,他便带了一批人从药师观出来,驻守在长安无忌营这。

长蛇谷里的乌合匪盗刚刚来求援,说被狼牙军突袭。这些匪盗,虽然最初是想去盗挖骆宾王墓。但如今长歌门的杜甫先生病倒在那,是以,只有无忌营这和长蛇谷可以进骆宾王墓。若长蛇谷被攻下,怕是不止骆宾王墓那的长歌门人不保,天策无忌营这也要腹背受敌了。

如今前面正有狼牙军进攻,无忌营里伤员又多。而柯诀带来的那一小队精英只听柯诀的调遣,且如今柯诀军衔和他一样,所以徐长海才找到她商议。

“那我带人去看看。”

“嗯,注意安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