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这么小的天策

荒凉的长安,到处是流民和尸体。

十一二岁的少年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棍子,衣衫褴褛。路边本在要饭的人,见着少年,都悠悠住了口。

有丐帮弟子靠近,在少年耳边说了些什么。少年皱皱眉,即而朝行刑台奔去。

“骆长老!”余下的丐帮弟子喊了一声,却是没再看见少年的身影。只得吹了个哨子。一只灰黑色的鸟从空中俯冲下来,落到丐帮弟子手上。“速速通知帮主,骆长老往行刑台去了。”

灰鸟吱了一声,急急飞走。丐帮弟子也赶忙向行刑台跑去。

成群的狼牙军。少年看到军营临时搭建的大帐里,有一顶特别华丽,隐隐还能听得到乐声。别是……

还未待少年多想,监斩官已然带着犯人来了。因都带着头套,到也分辨不出是谁,少年有些心急。怕这是狼牙军的圈套,但不救的话,又怕真的被斩杀了。

少年还在犹豫,边上,已经有江湖侠士蠢蠢欲动。将手中的酒壶和棍子往腰上一别,少年坐在了围观的人群前。

“让开让开,围什么围什么?!”有狼牙军上前来将人哄散了些。

少年起身往后躲了躲。碰到边上的人。边上的人厌恶的看了一眼脏兮兮的他。

“赏点吃的呗。”少年顺势伸出手,面带笑容。

“走开走开!臭要饭的!”随手扔了两枚碎银,那人愈加厌恶的往后站了站。

“好嘞~谢谢大老爷!”看起来挺有钱。少年开心的将碎银收到兜里,往另一边走去。媚笑的眼却还是瞥着行刑台的犯人。

嗯?手居然在抖?看来不是啊。松了口气的少年,退出人群,盯回那顶华丽的大帐。那个人,是在里面吧?

行刑台突然一阵暴动。

少年看了一眼,是一些江湖侠士上去救人了。围在周边的人,突然也涌了上去。果然还是有埋伏的啊。少年了然。趁着动乱,朝大帐移去。

只是,还没靠近,便有白衣舞女袭了出来。

见着帐边的少年,小愣了一会儿,既而马上朝少年袭去。

少年一个烟雨行往边上躲闪开。反身使出一记亢龙有悔。

白衣舞女被推至一边。未来得及站稳,少年又一记龙战于野追了上去。

白衣舞女被少年接二连三的掌法推得无法出手,嘴角溢出血丝。

这时,大帐里突然一声轻哼,一粒果核飞射出来。

少年急急避开。

粗犷的身影袭至少年身后,少年反身抽出别在腰间的棍棒,一记拨狗朝天使出。却被来人挡下,既而又一掌袭来。少年躲闪不急。

眼看就要被击中,一只玉棍将来人的攻击挡开。

少年一看,救他的正是丐帮现任帮主郭岩,不免有些惊喜。“师父!”

“先走。”扔下这二字,郭岩又同那人激战开来。

这边,白衣舞女对少年的招式已有防备,带着众狼牙军将少年团团围住。

少年看了她一眼,拿出腰间的酒壶喝了一口。

一记蜀犬吠日向白衣舞女袭去。

虽然少年身手了得,但抵不过狼牙军人多势众。更何况这白衣舞女也非等闲之辈。少年渐渐有些吃力,身上已然负了伤,而郭岩早已不知和那人打到什么地方去了。

“强弩之末。还不束手就擒。”也是看出了少年的状态,白衣舞女扬了扬嘴角,嘲讽的说道。

“未必。”少年又拿出了腰间的酒饮了起来。

“哦?”见着少年身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好,白衣舞女皱眉,“上!”

那酒却也是极品,即使那么多人打在少年身上,少年身上的伤依然在转好。待酒喝完,少年一记龙啸九天将围在边上的狼牙军震开。刚想袭向白衣舞女,一只长枪挡在他面前。

顺着枪望去,是一位身着天策军服的少女。十一二岁的模样,与自己一般大,认真盯着那白衣舞女。因只是侧脸,却是看不清她的长相,只见得她长长的马尾,和头上的白毛球。

未等少年反应,少女已然向白衣舞女袭去。

那是……天策军吧?

这么小的天策嘛?

而且,看起来似乎对上白衣舞女一点也不虚呢。

“感觉如何?”身后,着万花谷服饰的男人拿着笔问。

“带他走。”见裴墨也跟了过来,柯诀回头朝他说了一句。

“好。”裴墨点点头。这是狼牙军大营,安禄山就住这个大帐里。本来他们不打算妄动,但是有丐帮弟子过来求援。这个少年,在丐帮地位很高吧?能知晓他们这一行程的人不多。那个人,是郭岩本人吧?

“那你怎么办?”被裴墨拦腰抱起,少年还不忘寻问柯诀。

“无妨。”长枪一扫,将周边的狼牙军扫开,柯诀答。下一秒又向白衣舞女突去。

这里毕竟是狼牙大营。柯诀还是有分寸的,只是为了拖住狼牙军让裴墨带着少年走。

答应那人的要求,本来想只身出来。但裴墨非要跟着。想了想万一要救之人受伤她一个人也不好救,便也随裴墨跟着了。

“阁下。人已经救走了,陛下很快就会回来。阁下还要继续纠缠嘛?”见柯诀一边与她打斗,一边还能斩杀狼牙军,白衣舞女不得不开口服软。这里虽是狼牙大营,但枫华谷攻不下来,这边损失一个就是一个,支援起来很麻烦。而且,如今大战在即,被这小天策这么杀下去,怕是要得不偿失。

“哼。”长枪一挑,柯诀收回枪。“告辞。”

有白衣舞女的命令,众狼牙军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柯诀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