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大哥

“大哥!刚刚是小弟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大哥不要放在心上!大哥对小弟的救命之恩,小弟永生难忘!来日定当为大哥做牛做马。”到底还是狗腿惯了的叶良辰,脱口而出这一长串。

边上的卫浮抖了抖,看着柯诀皱着的眉,怕是柯诀也一下子有点接受不了这个画风。

“大哥!你就是我们大哥了!以后我们跟着你混!”龙傲天也才发现柯诀,立马作势要起身。无奈扯动了身上的伤口,疼得有些吱牙裂嘴。

“瞎动些什么呢!”边上的大夫有些不悦。

柯诀这才看发现,原来这个大夫,也是个熟人。

鉴于裴墨不太喜欢自己,柯诀偏头想了想,趁他还没发现自己,还是先走吧,免得引得他不高兴,到时候把气撒气龙傲天和叶良辰身上。怎么说这两人也是刺杀安禄山受的伤。

“大哥!别走啊!”

裴墨相当好奇是谁让这两人这么激动。更多的是害怕吧?转过脸,看到的是一个穿军装的少年,身上还带着些血迹。少年对他点点头,算是打招呼,转身出了帐子。走在他前头的,应该还有一个人吧?而且龙傲天与叶良辰似乎刚刚也不是对他说话?

那是,天策府的人吧?如今天策府被围,他是怎么出来的?会不会有师父的消息?这样想着,裴墨便吩咐边上的人帮忙清理,自己起身追了出去。

走在少年前头,满身是血的娇小背影有些眼熟,裴墨喉头一紧,“师妹?”

是她嘛?那个小天策?柯诀才出花谷,师父便与自己联系了,大多是些索事,他便与师父提及了柯诀。那个时候他才知晓,那个与自己抢徒弟的人,还真的是自己的小师妹……被师父单方面承认并且非常喜欢的小师妹。只是这个小师妹如她自己所说,并不曾拜师于师父。

之后便听说天策府被围,因为担心小师妹不知躲避狼牙军,所以他出谷来寻。裴墨追出来之后,因不是浩气盟的人,被浩气盟的人拦在了长安。后来在那边医治了很多流民难民,有了一定的威信,才进了枫华谷。只是枫华谷到底也是兵荒马乱。

前阵子辗转来到洛阳。这次他已经学乖,懂得先找到浩气盟的人,才能得到柯诀的下落。是以,他才会出现在溪北矿山。

这里的人是有见过柯诀的,那一次她满身是伤,在这边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便回浩气盟了。今日本来他已联系好浩气盟的义士,让他们护送自己到洛道口。只是才收拾好行李,便来了这两个伤员。

而后就看到了柯诀。

“是你嘛师妹?”那真的是她吧?虽然满身是血,但还是能看得出换了新的军服,应该是比之前的军衔要高些的。身后还跟着个天策府的将士。

柯诀有些头疼,是以,裴墨这个师妹难道是叫的她?

顿了顿,柯诀还是停下脚步回头。“裴师兄好。”应该是按的理礼数称呼吧,毕竟宋珂称他为师伯。那自己称他为师兄也不为过。

“可是受了伤?”上前蹲下身,裴墨有些紧张的拉过她的手查看脉象。

“放肆!”边上,卫浮见这男子如此无礼,喝责道。

“无妨。”柯诀摆摆手,不知是在说卫浮还是在答裴墨。

“怎的弄得这般狼狈?”知晓她没事,裴墨小心的擦了擦柯诀脸上的血迹,不过已经干涸,轻易擦不掉。

抬手挥了挥,柯诀还是不喜欢与人这般亲近。“裴师兄,你有些过了。”

“你快随我回万花谷。等这战乱平息了,再做打算。”也不在意她的话,裴墨如今就是想把她带回万花谷。上一回听说她受伤,他就一直记挂在心里。也不知道好没好,如今把了脉,知道没事了。只是她这随意就是一身血的出现,让他还是很惊心的。

他自小便跟了师父,连名字都是师父取的。师父对这个小师妹的喜欢,他比谁都清楚。师父也知道这个小师妹在天策府里有一位师父,所以并没有在意这个小师妹对他的称呼。医者仁心,能将手中的医术发扬光大,便是师父毕生的心愿。他之前还有些担心这个师妹会持才傲物,后来见她连同宋珂不称她为师父,她都愿意将医术教授于宋珂。裴墨便对这个小师妹很是改观。十多岁的年纪,他十岁的时候还跟在师父后面闹吧?难怪师父会这般喜欢她。

“别了吧。”将背后的枪拿到手上,柯诀往后退了几步。带她回万花谷?什么意思?而且,这个师兄似乎对她的态度很奇怪。“卫浮,我们走。”

裴墨也没在意,这孩子是不喜欢与人太过亲近的,想到第一次见面就被她的枪挑断过袖子,这次难得没有对他动手,裴墨心下还是有些小欣喜的。

“师妹这是去做甚?”跟在柯诀与卫浮身后,裴墨到是没有再招惹柯诀。见柯诀往一座帐子走,不免有些好奇。

“换衣服,裴大夫还请留步。”站在帐子门口,卫浮将裴墨拦下。刚刚听到柯诀称这位大夫为裴师兄,是以,应该是姓裴的。府里有位军医也是姓的裴,莫不是这人与那位有什么关系?

“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