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龙傲天和叶良辰

洛阳的茶馆里,一身贵气的少年翘着二郎腿正和另一个书生模样,但同样一脸痞气的少年交谈着什么。两人偶尔还会凑近头猥琐的笑几声。

边上,几个江湖中人有些看不过眼。时逢乱事,二人应该是富家子弟。这般浮夸,看起来有些不识人间疾苦。

“诶,前两天那个才好玩呢。不知道我龙傲天的财力,居然跟我比钱多!哈哈!”贵气的少年低声说道。

“还是老大厉害!嘿嘿!”书生模样的少年附和道。

贵气的少年名叫龙傲天,是天下第一庄——藏剑山庄的外姓弟子。外祖父在藏剑山庄有些势力,是以自小便随着外祖父养在山庄里。另一位少年名叫叶良辰,原是藏剑山庄的人,因少时文学造艺高,被送入长歌门学艺。说起来,这两人还是表兄弟。两人感情很好,经常长歌门藏剑山庄两头跑。于是在这来回跑的路上倒是沾染了许多纨绔之气。让两人的长者们很气闷却又无计可施。不过这来回跑的过程中,龙傲天到是在长歌门拜了个师父。据说,这位师父年纪不大,修为却很了不得。而且极其护短。是以,龙傲天在外面惹事生非,都有这个师父摆平。而叶良辰深知龙傲天这个师父的强大,所以非常狗腿的称他的表兄龙傲天为老大。

“我们接下来要不要去那里面看看?”使了个眼神,龙傲天低声问边上的叶良辰。

“不了吧?就算师叔很厉害,可是这狼牙大营也不是谁能随便进的啊?”叶良辰还是及为小心的。

“是这样,我听说最近带头反击安禄山的那个姓颜的太守,被安禄山抓了。想去监狱救一救。”

想了想,叶良辰道。“也不是不可以。”

龙傲天提起这个事也是有原因的,前阵子见到屠狼会的何足道,他正好也在洛阳。与他随便聊了些,他便说起了这个事。之所以会与龙傲天和叶良辰说这个事,主要还是两人功夫了得,而何足道早已完排妥当,进监狱救个人还是可以救的。

眼下这么一说,两人都有些跃跃欲试。喝完碗里的茶便朝洛阳的擂台走去。

是安禄山招募官员。因最近监狱抓了一批武功高强之人,所以要通过擂台比武选些身手好的。龙傲天和叶良辰自然是轻松进去了。

两人痞气重,很是合牢头的味口,没几天便和牢头混得很熟。兜兜转转的,见到了颜太守。

是个很老的人。饶是龙傲天和叶良辰两人见惯了江湖中那些不平之事,但是看到满身是伤的颜太守,还是会动怒。那么一个老人,只吊着一口气了。

边上有个小太监,是屠狼会安插的人。两人找了一套狱卒的衣服与颜太守穿上。便假装成喝多了,一起架着颜太守出了监狱。

这事做得严实,屠狼会也没把龙傲天和叶良辰的身份暴出来。

只是本来可以及时抽身的,两人却没有出来。主要颜太守见他二人武功不凡,有求于他们。

说起来有些惨,颜太守跑出监狱之后,安禄山非常动怒,四下搜寻颜太守的踪迹。而颜太守这边本来就没几口气,见着两人武功好,便求他们帮办事——刺杀安禄山。

这个刺杀也没那么简单,首先得有机会见着安禄山才是,奈何两人只是小小的狱卒。

后来颜太守出了一计。

全是狼牙军围着的大营前。龙傲天提着一个盒子与叶良辰在边上等着。过了一小会儿,里面出来个小太监,让他们俩进去。

大帐里满是酒色。还有舞姬在跳舞。为首的舞姬很是绝色。两人看得有些愣神。不过立马又回了神,毕竟两人可不是来玩乐的……

“何事?”坐在虎皮椅上的男人声音粗犷。

“这是小的们斩杀的那个叛军首领的头颅。”将盒子递上,龙傲天讨好的说道。是以,颜太守出的策子,便是他自杀,用他的头颅,换得龙傲天和叶良辰得见安禄山的一次机会。手中的剑紧了紧。

待得头颅递上前。龙傲天突然朝安禄山出剑,叶良辰也拿出琴准备掩护。

眼看要成了,边上的绝色舞姬挡在安禄山前面。龙傲天受此一惊剑有些不稳,便被舞姬轻易挡开。

好强的功力。退到叶良辰边上,与叶良辰交换了个眼神。两人再次一起上前。

无耐安禄山身边高手如云,而大批大批的狼牙军也涌了进来。眼睁睁看着安禄山离开大帐,两人不在恋战,只得退出大帐。

大帐外等着他们的,是更多的狼牙军。

将靠近的狼牙军斩于剑下,龙傲天与叶良辰背靠着背。“人越来越多了,得走。”

“你前面开路,我后面留他们。”扔下一个江逐月天,叶良辰说到。

“好。”

毕竟两人常常厮混在一起,配合也是相当默契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