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天下命数

宅院离落雁城确实有些远。柯诀换掉身上破损的军装准备出门回城一趟。看看穆玄英的毒解得怎么样了。没什么大碍的话,她要准备回北邙山了。

“校尉是要出门么?”才走到门口,卫浮便迎了上来。

点点头,柯诀绕过他继续走。

卫浮却跟了上来。

“忙你的去吧,不用跟着我。”上了马,柯诀看了卫浮一眼。

“将军命我等追随校尉。”卫浮到是很坚决。

“随你。”柯诀斜了他一眼。“驾!”

“如何了?”才进得正气厅的后面,柯诀便问。卫浮到是没敢跟进来。

“好多了。只是一直没醒。”谢渊探了探穆玄英的头。解药吃下去之后,谢渊帮他疏通了药力。顺便将自己的内力传了一半与他。所以他才会一直沉睡着没醒。

柯诀给他把了把脉。略为古怪的看了谢渊一眼,“盟主这些日子还需要好好调理才是。”

她看出来了啊。谢渊轻叹了一口气,“无妨。”

“过两天我要出去一趟。盟里现在有什么任务是洛阳一带的么?我顺道一起接了。”

“要回天策?”

“嗯。”

“倒是有一条小路,在药师观那有我们的人。你小心些。任务就不用了。你先想法办去探探天策府的情况吧。”毕竟那是他待过二十多年的地方。

“好。”想了想,柯诀又从包里拿出些药来,都是离开时,宋珂给的。“我留些药与您。”

临走时,柯诀透过窗还是能看到等在外头的卫浮。侧过脸又补了一句,“这个天策,消息渠道来得太快,而且很密实。”

“不是说,将军派来你麾下的?”

“我这样。您觉得会有人信服?”抬手比画了一下自己的身高,柯诀默默说道。

虽然是实话,但谢渊还是免不了有些想笑。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这孩子,倒底还是个孩子。偶尔露出这样的心性,倒也是正常的。“给你这个。”递过一块黑色的小令牌,谢渊道。

“这是什么?”

“浩气盟执法令。可以……”可以直接斩杀盟里有异心的浩气盟义士。“你先收着吧。”本来想解释,想了想,谢渊住了口。

浩气盟里有两种用来记录各人功勋的东西——战阶和威望,一般都来源于做任务,以及击杀恶人。战阶的高底决定在盟里的地位,威望能在盟里换购物资。盟内侠士互相残杀会扣威望和战阶。而且身上还会涨杀气,杀气涨到一定程度后,不仅会被盟里的人追杀,还会被大唐捕快抓捕。当然,也不是没有洗杀气的方法。江湖上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暗杀组织,叫凌雪阁。凌雪阁里一位叫姬别情的,有兜售一种能洗掉杀气的丸子,不过价格很昂贵。

但是有了执法令,柯诀要是处理了盟里的人,不仅不会涨杀气,连威望和战阶都不会扣。

“校尉之后有什么打算?”

出了正气厅,柯诀在城里的集市逛了逛,买了些日常用品。反正有卫浮在,她也不用自己拿着重。

“要回一趟天策。”差得小贩将两袋米挂到卫浮的马上,柯诀答道。

“可是现下不是被狼牙军围着么。”

“伪装一下。应该可以混进去。”又将一些小食打包好放到卫浮的马背上,看着卫浮满满的一马背东西,柯诀心满意足。“走吧,先回宅子。”

“是。”

宅院其实还算是挺大的。进门右边是个药房,左边是演武场。药房边有个小门,出去是一片小菜园,可以用来种些菜或草药。

演武场边往里有个马厩,不过除了自带的马,盟里并没有分配马匹。马厩边上有个小门,进去是一片小竹林。沿着小道走,还会有一个猪圈和马场。马场上会有些马驹,都是些普通品种。再往上是一个小湖,湖里的鱼挺多,很是肥美,味道应该不错。

主院有四层。一楼作为议事用。前厅是议事大厅,也作餐厅。右边进去是厨房,有盟里分配的厨子。左边进去是书房和小议事厅。楼上都用作住房。柯诀住在顶楼。一整个顶层都归她用。小房间,客厅,书房,还有小厨房。廊外可以看到整个宅子。还能看到远处的七星岩,和另一面的栖霞幻境。柯诀还是很满意的。

在盟里待了两天,柯诀带着卫浮又上了路。本来是不想带卫浮的,但是他坚持要跟。想了想放他在宅子里倒是有些不放心,带在身边也好。

两人骑了马,才走到南屏山,便见着莫轻回来了。

“柯诀!怎么的还要出任务?”看了一眼边上穿着军装的男人,莫轻将柯诀拉到一边问。

“没。这次是回天策府看看情况。”

抬手摸了摸阿里,莫轻预言又止。

过了一会儿,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柯诀。

“这是我这几个月在苍山挖的马草,给阿里的。”

“谢谢。”接过小盒子,柯诀道谢。想来,是因为之前见着自己没有储物盒,所以才将这个储物盒送给她吧?

“保持联系。我先回去交任务的。”见柯诀没有拒绝,少年仰起脸笑开来,“这边的军爷是天策府来接你的师兄么?”

“不是。盟里的兄弟。前些日子将军拨过来我麾下。叫卫浮。”

“哟。小柯诀开始有部下了呢。”抬手摸了摸柯诀的头,莫轻调侃道。在柯诀发飙之前,莫轻赶紧把手拿开问,“几时回来?”

“还不知道。安禄山反了,北邙现在被狼牙军围着。洛阳已经沦陷,枫华谷还有唐军守着。不过狼牙也打到长安了。只是没有从枫华这条路过来。”轻叹了一声,柯诀缓缓道,“时逢乱世,做为天策府的一名将士,能置身江湖是幸事,也是憾事。”

“柯诀,江湖和江山,于你来说,哪个重要些。”

“比不了的。不相同的东西。”

“我下山前,曾问我师父,我们为何修道?师父说,为知天命。

我又问,为何要知天命?可是为了改命?师父斥责我。说:时也,命也,天下之事自有天下的命数。

我又问,那我们为何还要修道?不能为我所用,便也只能是摆设。

师父觉得我执念太深,勘不破这其中道理,不如下山走走,悟悟这天地大道。”

“莫轻。你如今悟得如何?”

“我还是觉得,若我还能提得起这手中之剑,便用这剑,护得这天地间浩气长存。”

扬了扬嘴,柯诀偏过头。“你快些回去交任务吧。”

“嗯。一切小心。”难得看到柯诀笑。莫轻心情很好。

直到莫轻离开,卫浮还是有些缓不过神。

莫轻在盟里挺有名的。在与柯诀一同找回穆玄英之前,他在盟里就很有威望,那之后,盟里的人对他更是另眼相看。不过他却是把功劳都让给了重伤在南屏养伤的柯诀。盟里看重他,让他去苍山处理新据点的事。想来,之后会成为一城之主。卫浮以为,他会对自己有所嘱托,比如好好照顾柯诀之类的。但是并没有。他对柯诀很放心。他们俩也并不似谁拂照谁。就是像老朋友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