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可是裴元?

“这世间医道千万家,既然这位少侠的医术使你信服,你拜了她做师父也是可以。只是她不是这万花谷的人,你若成了她的徒弟,怕是要离开我万花谷。”药王孙思邈摸着花白的胡子轻道。

“这倒是不用的。”柯诀朝他做了个揖。“我的医道也是少时随花谷的军医研习而来,自然还算花谷一脉。”

“少时……”听着柯诀的话,边上的人都汗了汗。这孩子现在才叫少时吧?是吧?

“……嗯?可是裴元?”到底还是见过世面的人,孙思邈缓过神来。

“是。”

“啥玩意?你跟我师父学的?”边上,裴墨很惊讶。“所以你这算不算我的小师妹?”

“不算。不曾拜师。”柯诀说得坚决。

“那他可是教了你医术。”

“我并非精研医术。上战场杀敌才是我要做的事。是以,并不曾拜师。”

“那你这么说,宋珂是不是也可以不用拜你为师就能跟你研习医术?”裴墨扬了扬嘴角,问得嘲讽。一面是因为师父常年驻扎天策府,使得他对天策府有些偏见,一面是他不喜世人说出这些道貌岸然的话。而且还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

“可以。”柯诀点点头。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又对自己有敌意。难道只是因为自己抢了他的徒弟?

在见药王之前,宋珂已经将裴墨和她的关系理清。

大抵上就是宋珂医术了得,悟性高,裴墨一直想收她为徒。奈何宋珂对这个大师兄可不是那么喜欢。医术上虽然压她一筹,但却也是没到让她信服的地步,她才不会拜裴墨为师。而宋珂虽是万花谷弟子,却是还没有师父的,是以裴墨才会以宋珂的师父自居。

“我愿意出谷!师父在哪我就在哪。我愿意!裴墨师兄你是不是管得宽了些!”听到裴墨居然不想让她拜柯诀为师,宋珂眼急。

“胡闹。”孙思邈轻呵道。“既然柯少侠医道师从万花谷,你拜她为师自然不需要出脱离万花谷。”

“那她都没称我师父为师尊。”

待裴墨说完这句,柯诀不免有些怀疑这个男子的年龄。怎的如此不成熟……?还是,长年待在万花谷不问世事,所以并不会同谷外的人那样明事理?

“裴军医医术高超,我不过是学了些皮毛,自是不敢自称是他的弟子,也免得因学艺不精污了裴军医的名号。”虽是这样想,柯诀还是好心解释。毕竟她这次来是为了求药,并不想与万花谷有冲突。

“算你还有自知之明。”裴墨气哼哼的补了一句。之所以生气,还有另一个原因。师父偶尔回来,也会与他说起在天策府的事,也有说过给他收了个小师妹。还说小师妹的医术都赶上他了,免不了顺带又说了他一翻。那时候他对这个小师妹就有些意见。而后听到柯诀自称医术来自自家师父,又正好是天策府的女将士,自然就以为这柯诀是他的小师妹。是以,当柯诀不承认裴元是她师父的时候,裴墨才会那么生气。师父,很喜欢那个小师妹呢。

如今听得柯诀这么说,大抵上这个小师妹应该不是她。才知道气撒错了人。不过他确实是不喜欢那些道貌岸然的话。

“此番前来,还想求药王救个人。”没有再搭理裴墨,柯诀朝孙思邈作了个揖。

配药需要几天,柯诀便在万花谷停留了几天。也正好随宋珂游玩了一下万花谷。风景很好,到底她还是小孩心性。不过之后因为急着赶路,没有再带上宋珂。而廖长安也在万花谷陪着宋珂长住了下来。

临行前,宋珂给了柯诀一只机甲鸟,说是做联系用。还有一些万花谷的特色小吃和常用的疗伤药。

“她要是欺负你,告诉我。”看了一眼廖长安。柯诀对宋珂说道。

“喂喂喂!小诀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这是帮你保护你徒弟呢!”廖长安很有意见。

“走了。”翻身上了马。

“师父记得回来看我!”

“嗯。”没有回头,柯诀挥了挥手。

再路过天都镇的时候,整个镇很是荒芜。倒处都是腐尸的味道。才半个月,已经变得如此荒凉,柯诀不免有些感叹。骑着阿里加快速度,直接穿过天都镇往枫华谷赶。

这一路很是奇怪,她在万花谷不过待了半月不到,再出来却恍若隔世。到处都是战火留下的痕迹。在枫华谷的路口,全是逃荒的流民。还能看到有些浩气义士在帮着安置难民。

因不常在浩气盟,也未穿着浩气盟的衣服,那些浩气义士并未认得她,见她一个孩童,便将她拦下。还是她出示了长空令才没再拦她。但也将枫华谷的情况告诉了她。狼牙大军打到了枫华谷,如今枫华谷战乱,要去枫华谷还当慎重才是。柯诀谢过那位义士,还是往枫华谷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