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北邙

入夏,北邙山有些燥热。

柯诀抱着装满马草的框子,坐在训练场边看场上的师兄们操练。

“呵!”

“哈!”

柯诀有时候会对这种训练的声音特别迷恋,以及站在训练前头领队的身影,总觉得能给她无限的安全感。

是被师父在扬州捡到的。

师父姓谢,单名一个云字。是天策府的致果校尉,负责训练新兵。大多时候天策府的师兄们都会称他谢校尉。捡到柯诀的那天,正好回扬州探亲。

十八岁的年纪,便成了致果校尉,在老家已有些名气。才走到再来镇镇口便被河边的妇人叫住。衣衫褴褛的妇人,面色看上去也不是很好,怀里抱着个粉扑扑的婴儿。见着谢云便跪上来。

“谢校尉,您行行好,收留收留这孩儿吧。我这病体,左右也带不大她了。”

“这位夫人,我这一介武夫,着实不懂如何照顾一个孩子。”谢云一脸窘迫。

“只需给口饭吃饿不死就好,天策府那么大,还能饿着一个孩子不成么,求求您了。我是真的快不行了。”妇人抱着孩子一直磕头。

看着妇人额头上磕出的血丝,谢云叹了口气,是真的走投无路了吧。不然怎的会求到他头上来。只是,这天策府虽然也有女兵,婴儿还是真的没有。大家都是粗人,哪懂得照顾孩子啊。谢云一时间有些为难。

“谢校尉。拜托您了。这孩子姓柯并未取名。就拜托您了。”见谢云犹豫,妇人将婴儿放到他脚边,转身决绝的跳进旁边的河里。

“喂!喂!”

时值春季,河水湍急。饶是谢云水性好,也再没捞到那个妇人。

看着岸上的婴儿,谢云终只能无奈的抱起她返回天策府。

左右这婴儿也还算乖巧,不哭不闹的。想到那妇人投河时的决绝,谢云便给她取了同音诀字,也一直将她带在身边了。

柯诀是在谢云背上长大的,像初时才抱回来那般,不哭不闹。谢云有时候也会担心她是不是言语方面有所残缺,后来让花谷来的军医裴元查看过,说并无异常。稍大一些的时候谢云训练新兵,她就在训练场上看着。谢云下山出任务,她就在山上等着。柯诀闲在山上的时候,会找徐校尉聊天。徐校尉名叫徐长海,是天策府里的昭武校尉。主教天策府兵法,每天都在说着孙子兵法。口头啴是:“兵法最主要还是在实战中的运用,切忌纸上谈兵。”

徐校尉心情好的时候,会教柯诀识字。他写得一手好字,随意折了一条木棍便在地上写写画画起来。柯诀也在一旁有样学样。

柯诀有样学样的还有同众师兄一样,拿着不知哪来的长棍,学着师兄们练起了枪法。但毕竟还是太小,有时候会打到自己。谢云看着心疼,便差她去喂马,或者给小马儿洗澡。

谢云给柯诀也配了一匹小马。天策府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马的。柯诀的马儿是谢云出任务的时候捡回来的,因为又瘦又小,而且还是幼马,本来将军们是要将它遗弃了的,谢云想到自己下山之后柯诀在府里会无聊,就带回来给柯诀养着玩了,是死是活看它的造化。全身雪白的小马儿,脖子上和脚上却长着灰色的花纹,看上去丑丑的。但是柯诀很喜欢,给它取名阿里。每天上好的草料伺候着。渐渐的也长得很壮实。

如今十岁的柯诀很喜欢现下这样平静的生活。每天喂喂马,跟徐校尉聊聊天,看师兄们训练,以及日落之后骑着阿里在青骓牧场上奔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