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人生不过梦一场
  • 我的重生不合理
  • 长卿还成都
  • 2131字
  • 2022-05-04 09:21:40

(本书系重燃2001的续作,当然,你也可以当新故事看。)

“韩毅!醒醒!”

“醒醒啊!小毅!”

“赶紧把肇事者弄醒,我们要核查是不是酒驾,我告你们啊,今儿这事情大了,你们撞得是奔驰S600。”

“警官,他只是愣了一下神,肯定没有喝酒。”

“没喝酒?真新鲜!没喝酒,这大清早的,在服务区撞别人规规矩矩停好的车?”

“儿豁!警官,他是早上起来被油耗子偷油了,哭得伤心,哭累了,又赶时间出车,没注意撞上去的。”

“警官,那帮油耗子太可恶了,真特喵的缺了大德了!”

“就是,这哪里偷的是油?偷的是我们司机的命啊!”

“小毅这瓜娃子太霉了,刚买了车出门第一趟就遇上这事!”

“这个我管不着,麻溜点儿赶紧把肇事者弄醒,我们赶紧处理。

还有,您几位要么说标准的普通话,要么干脆把方言说慢一些,巴蜀话我勉强能听懂,别说你们那椒盐普通话,听着忒费劲儿。”

……

摇摇晃晃中,韩毅醒了过来,不过却没有睁开眼睛,反而脸上挂起了一抹莫名的笑意。

太久太久没有做这个梦了,有点亲切。

挺好的,最近有些飘,也该自己忆苦思甜一番。

他叫韩毅,来自巴蜀乐山,那个乐山乐水乐逍遥的乐山。

可韩毅这辈子和‘逍遥’都没什么关系,他活得很拧巴。

韩毅翻身过去,准备调整成自己舒适的睡姿,重温当年的旧事。

这床有些硬,也是没办法的事。

毕竟岁月不饶人,40来岁已经睡不得软床。

医生说,对于有腰椎间盘膨出的人来说,硬床是比较好的选择。

不过也未免太硬了一点,如同年轻时睡过的水泥地一般。

看来这慕丝床垫又是一智商税。

“诶!这瓜娃子居然还睡着了?”

“胎神娃娃!这个时候还睡得戳,要是我儿子以后像这样,老子一耳光抽死他!”

耳边传来了一阵呱噪声,声音挺熟悉的。

韩毅闻言顿时便在心里吐槽着,柳大爷,我要是没睡着,到哪儿去见你去?

半夜坟头来相见吗?

也是,马上端午节了,也该是日子去给你除除草了。

皮幺叔,抽呗,让你过过手瘾,就当我孝敬你老人家了,反正你到死也没抽上自己儿子过。

韩毅摇摇头,准备继续睡,这熟悉的乡音他还想多听几句。

西蜀话,上一次听见,还是两年前自己那倒霉徒弟的葬礼上。

有点遗憾的是,那时听到的是锦城官话,不是乐山话。

世间许多东西,不是珍惜便能留住,一些人一些事,无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在慢慢地退出你的生活,退出你的记忆。

你们给韩爷多讲几句,下周清明节回村里去,给你们多烧点纸钱。

你们这几个老东西就偷着乐吧,现在这年头,想烧纸,还真不容易。

“啪!”

韩毅顿时脸上就挨了一个大耳巴子。

还挺疼的,韩毅撇了撇嘴,心里琢磨起前段时间鼎立资本提出来的‘元宇宙’概念。

要是元宇宙的虚拟性,能达到现在这个梦的程度,那么这个赛道才具备真正的投资价值。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真能有刚刚那一耳光的真实度,是不是VR赛道会先火起来?

这触感,显然某些不太正经的行业会得到极大的发展,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像娃娃馆那个行业一样,遭到国家的伦理性审查?

韩毅皱起了眉头,仔细考量着,毕竟疫情时代,催生了大量新兴的产业。

“啪!”

又是一个大耳巴子扇在了脸上。

韩毅有点懵,他感觉自己嘴里咸咸的。

味觉都出来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不过转瞬间就差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周遭的空气里,那浓郁的汗臭、脚臭、柴油味道混合在了一起,充斥着人间的味道。

“特喵的还没醒,皮娃子,再给他一耳光!”

耳边柳大爷的声音还是那么中气十足,不过韩毅却有点不想听了。

这味儿,有点上头。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习惯了衣香鬓影生活的他,不知不觉间也对这样曾经熟悉的味道感到厌恶。

睁开眼的一瞬间,一个巴掌正向他扇来,韩毅身体赶紧向右躲闪着。

左边味道太冲,右边那双制式皮鞋好点,至少没有脚臭。

作为一个本质是中介的投行人士,电光火石之间察言观色是必备生存技能。

同时他的右手举了起来,护住了自己的脸庞。

“噗!”

是巴掌与棉衣的碰撞声。

“醒了!醒了!警官他醒了!”

“看嘛,还是扇耳光最管用,你们记住,人晕过去了,掐人中是不管用的。

一耳光不够,就两耳光,包管醒过来。”

韩毅坐起来,没好气的瞪了面前正给其他年轻娃娃吹嘘的柳大爷一眼,

“老人家,你再乱说,今年烧纸的时候,我就在你坟头蹦迪了哈。”

不出意外,这句话惹来柳大爷的暴怒,“你这个良心被狗啃了的背时娃儿!老子今天打死你!”

“毅娃子,你神戳戳的发啥子神经病,安?要不是柳大爷,你娃命早800年就没了!当年你……”

“行了,行了,皮幺叔,我错了嘛!”

韩毅满不在乎的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决定不跟这群死鬼计较。

毕竟死者为大嘛,跟他们这群死鬼过不去干啥?

梦醒了后您几位该回哪儿回哪去,该烧的的纸不会拉下的。

韩毅嘴里怪不舒服的,他吐了一口唾沫,而后用手背擦了擦嘴,却意外的发现地上的口痰里带着一些殷红。

呦?

今天这梦有点邪门了,不仅触觉、嗅觉和味觉都出来了,自己还流血了?

韩毅决定,天亮还是去医院查查颈动脉超声和颅脑多普勒,别是动脉粥样硬化导致的问题吧?

疫情期间,作为单位的一把手,他还得管疫情防控,这就很伤神了,基本上没怎么睡过好觉。

还是做梦好,人生不过大梦一场,至少梦里的这些人是不会和他玩心眼的。

这个梦,他做过很多次,流程熟悉的很,本就是当年自己的亲身经历。

韩毅直接冲着右边的中年交警‘羞涩’地笑了笑。

95式警服,也是华国最后一代军绿色警服。

这样的警服出现在这里,韩毅并不奇怪。

因为那年是2001年,95式和99式警服混杂的年份。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