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阐教大师兄vs截教大师兄

........

如果问广成子,现在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他绝对脱口而出四个字:“与玄都这个大傻子同行!”

此时。

在听到了玄都丝毫不加掩饰,就将二位圣人法旨内容直接当场说出来后。

广成子气得肾疼!!!

他没有想到,这世界上有人缺心眼到这样的地步。

没错。

老子与元始让人教阐教两位大弟子这个时候来拜见。

原因十分简单。

就是为了敲打敲打通天。

当年通天不顾老子元始这两位兄长的反对。

执意要立誓创下截教,甚至不惜离开他们的诞生之地昆仑山,不远千万里来到东海开辟道场。

那今天,这两位兄长就要让他们的大徒弟前来打脸。

法旨代表的意思很简单。

你通天不是执意要教导这些血脉不纯,种族低下的异类嘛。

那就让现实告诉你通天,什么样的弟子才值得教导,才有资格得到他们玄门的道统!

但是吧。

这个事情,乃是三清三兄弟,三圣人之间的争议。

所以在广成子看来,他们这些小一辈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来的。

只要说不知道内容就好了啊!

结果玄都这丫的,别人一问就说了!

这特么的。

不是来砸场子是什么?

就算你玄都要说,就只说你人教的法旨内容啊,关我阐教法旨什么事!

特么的!

没有法旨庇护,要是真的惹怒了通天。

截教这么多弟子,一拥而上,他广成子的番天印再牛也打不过啊。

果然!

就在广成子心中问候玄都全家的时候。

顿时感应到无数冰冷如利刃的目光从四面八方而来,尽数刺在他身上。

不仅如此。

他十分清晰的感受到道台上那位的目光,也落在了他的身上。

这下子。

广成子立即觉得如鲠在喉,如芒刺背,如坐针毡,难受至极!

心中那是又愤怒又委屈。

他立即开口回应道:“师叔!我可不知道法旨...”

然而话刚刚出口,就直接戛然而止。

因为道台上的通天轻轻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道:“既然如此,那就比吧,你们想怎么比?”

说着,他话语一转,修长近乎完美的手指朝着萧易指去,笑着说道:“反正你们看到了,他就是我截教的大弟子,你们就跟他比吧。”

看着通天的笑意,听着通天的话。

萧易不由得摇摇头。

他发现了。

这个师尊,有点难搞哦。

明明是个圣人,但是心性怎么如此顽童?

难道,越老越像个小孩?

这分明就是因为刚刚自己一直躲事装死,所以通天此时才故意答应广成子的比试!

这下子,咋搞?

要不要现场抽奖看看,能不能爆发出超脱的战力。

但就算是系统再牛逼。

也没办法一下子让自己能够越十几个大境界,跟太乙金仙修为的广成子打吧?

萧易一边想着,一边环视四周。

突然发现了众多截教弟子对广成子的敌视。

他双眸不由得一亮,眉毛一弯,顿时想到了一个办法。

“对啊!这不是收割一波集体正能量的最好时机嘛!”

“为什么要赢啊!”

“输给一个太乙金仙我没有失去的,但能够收获这些师弟师妹的一波负面情绪啊!”

秉着【你可能血赚但我永远不亏】真理,萧易顿时决定,那就输吧!

而对面的广成子此时听到通天的话后。

也是双眸一亮,他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通天的神色。

发觉对方神情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不由得疑惑。

难道,师叔真的不介意截教大弟子出丑?

“此话当真?”

广成子朝着通天轻声的问道。

刚刚说完,他就觉得这么问还有点直白与不礼貌,急忙解释道:“师叔,可别为难师侄了。”

“这都是师伯与师尊的意思啊...”

“师尊有命,师侄不敢不从啊...”

却见通天摆摆手,依旧面带笑意,一脸无所谓道:“不墨迹,你们比吧,要如何比。”

再三肯定了通天的意思后。

广成子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而四周的截教弟子,却是一个个面带不解与担忧之色。

在他们看来。

这完全就不能答应啊!

明显就是来砸场子的,师尊直接把这两人轰出去就行了,怎么还能答应下来呢!

他们大师兄修为才只是练气期啊。

这怎么比?

定然是输啊!

到时候外面消息一传,洪荒诸天都知道截教大弟子就这水平。

岂不是说他们这些地位比萧易更低的,都是废物?

待时,最丢脸的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师尊。

只会是他们这些截教弟子啊!

本来他们加入截教,拜在圣人座下,乃是天下第一幸事。

以后回自己的氏族,定然是风光无比的,定然是族人兄弟姐妹都羡慕无比的。

可若是这么一比试。

萧易要是这么一输。

诸天生灵就都知道,他们都不如一个炼气期的人族了啊!!!

想到这,截教诸多弟子头皮发麻,脸色难看得跟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一样。

这下子。

广成子就更难受了。

本来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就跟利刃一样锋利,现在就不同了,完全就是丝毫不加掩饰的毁灭级别杀意了。

他深呼一口气,脑子灵光一闪,朝着玄都望去,立即说道:

“大师兄,论辈分,从您开始吧。”

说完这句话。

广成子顿时觉得落在身上的目光瞬息减少。

心中不由得一喜,不由得为自己突然的机智点赞。

就得这样,转移敌意啊!

反正对方是人教大弟子,就得先来。

先让他难受,说不定把这截教弟子打趴了,都不用自己出手了啊!

对对对,就是这样!

不费吹灰之力,完成师尊的任务!

然而。

一直让广成子失望的玄都,不出所料,依旧让广成子失望了。

只见他听到了广成子的话后。

脸上写满了抗拒,下意识就摇摇头,口中直截了当的说到:“比什么?我才不跟我兄长比,我认输。”

在他看来。

兄长是最亲近的人,怎么可以跟兄长比试?

至于违背师尊之命?

那就违背呗。

说完,他还一脸“我是不是很聪明”的模样朝着萧易望去。

原本想收割一波正能量的萧易顿时傻眼了。

他看着这个傻弟弟的脸,忍住要揍人的冲动,不由得扶额摇头,内心直叹道:“该死啊,错亿了!”

随即他转头望向已然懵逼的广成子,只能将希望放在对方身上。

此时的广成子。

心中如同十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他终于明白了啊。

这特么的玄都难怪没有任何犹豫就透露了法旨的内容!

原来是在这等着他。

自己不愿比试,所以让我广成子来得罪人?!

麻蛋啊!

看走眼了,刚刚还觉得这丫的缺心眼。

这哪是缺心眼啊,这特么的玄都就是【莲蓬】,浑身都是眼!

广成子一息间,内心就用了千万种方式骂玄都。

随即,他还是抱着些许希望说道:“大师兄不遵从师命,不怕大师伯惩罚?”

然而。

玄都却突然不说话了...

广成子看得十分明白。

对方不是听不见,居然是直接低着头把玩紫金葫芦,不理他了!

好嘛。

这一下子。

所有截教弟子杀意的目光,再次聚在广成子身上...

“那...比吧...”

“比什么?”

广成子苦着脸望向萧易,艰难的说道。

突然,他想起刚刚截教众多弟子的对话,不由得脑子再次灵光一闪!

“要不,我们来比阵法一道?”

广成子试探性的问道。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