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什么,截教大弟子也是人族?

金鳌岛外。

不远万里从洪荒大地而来的广成子与玄都在喊出话后。

都依旧保持着双手作揖的行礼姿态,目光望向金鳌岛之巅,等待着岛中的回应。

“这么安静,看来考核结束了。”

“哎!师兄你说这截教的大弟子,会是什么生灵?”

就在这时。

身穿印有阐字道服,站在青玉大印上的广成子轻声开口问道。

言语间。

广成子那双眸子中流转着满满的傲气。

这股傲气。

不为别的。

只因为他是阐教的大弟子!

完完全全学习了他师尊的元始天尊的傲气。

在元始天尊的教导下,广成子认为普天之下,唯有阐教才是第一大教。

西方教众虽多,可走的是歪道,什么普度众生,啊呸!

而人教虽然是他敬佩的大师伯创造,可教众只有一个人族玄都,着实可惜。

至于眼前的截教,在阐教诸多弟子看来,就是个笑话。

阐教的主旨是什么?

阐!有阐发、阐明、开辟之意。

阐教道统,直通大道!

每一个进入阐教的弟子,都必须经过三重考核。

一为修为,二为根骨,三为血脉!

修为,不为金仙者,不可入阐教!

根骨,对应着一个修士的悟性,悟性低者,不可入阐教!

血脉,对应着一个修士自身的传承,没有传承或者传承浅薄者,不可入阐教!

而阐教对于血脉这一关是最严苛的。

那便是入教者,天生血脉就要是人形!

因为人形才是如今洪荒天道规则之下,修炼最快的身躯体型!

比如当年女娲造人,就是照着自己人形捏出的人族。

而阐教这三关门槛。

关关如同深渊沟壑刻在阐教道场昆仑山之下,将无数前来拜教的修士阻挡、重重筛选。

如此一来,最后能够成为阐教弟子的,每一个都有金仙修为,每一个都有极高悟性,每一个都天生便是人形,并且本身传承深厚。

而反观截教呢?

主张有教无类,意思就是任何种族,无论跟脚无论有没有血脉传承,都可以拜入截教。

如此门槛,当年通天教主对着天道立誓之时,就遭遇了老子与元始的阻拦。

认为通天如此主张立教。

最后招收的弟子定然都是兽怪精灵,没有一点符合玄门道统规格!

但通天的三观却是与老子元始不同,他认为众生平等。

既然要传道,那当然是众生都可以得道,不然还传什么道?

考核可以有,但种族的门槛立不得!

也正是那时候开始,通天与老子元始出现了不同的意见,最后才会远离洪荒大地,来到了东海开辟道场立教。

说了那么多,意思也是十分简单。

广成子能够在阐教那等门槛考核下,最后还成为大师兄,可见其修为,悟性,血脉都是一等一的。

自然是瞧不起截教这等招收门槛极低的道场啊。

说实话,即便是身边的人教大弟子玄都,他广成子都瞧不起。

别看他左一句师兄,右一句师兄,叫得十分亲切。

但在广成子看来,人族也是点化成为人形的,也算是湿生卵化之辈。

他这种天生便是人形的,自然有优越感。

而听到广成子的问话后,玄都却是依旧神色淡漠,目光朝着金鳌岛望去,没有作答。

就好好像,这一次前来,他就是只为了执行老子之命,其他的都没有任何兴趣。

广成子见状也不气,反而是嘴角微翘冷傲地笑了笑,眸子中流转的异色更加浓郁。

说实话,要不是尊敬他大师伯,他都不想跟着闷油瓶一同前来。

这一路上穿洲越际飞行了数月,说的话都没有几句!

简直就是个榆木脑袋!

广成子甚至觉得,当年女娲圣人造玄都的时候,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步骤。

“进!”

也就在这个时候。

水火仙童的声音骤然从金鳌岛紫芝崖之巅的碧游宫传来。

话语刚落,一条由拂尘铺建的雪白大路从碧游宫飞出,瞬息延伸到广成子与玄都身前。

“哦?是那小屁孩的声音。”

“师兄,这小屁孩的本体跟你座下这紫金葫芦是同一脉哦。”

广成子笑着对一旁的玄都说道。

显然,他十分熟悉水火仙童。

然而,即便是如此,玄都依旧没有任何回应,而是迈开步伐,就踏上了雪白的拂尘大道,朝着碧游宫走去...

广成子见状,急忙紧随其后。

眨眼间。

二人就脚踏拂尘,来到了碧游宫大殿门外。

透过巨大的门槛,顿时就看到了万多名截教弟子朝拜道台。

更是能够隐隐约约看到道台上的伟岸身影。

“卧槽,这么多兽怪精灵!都是截教弟子?”

广成子刚刚落地,微微一怔,心中惊呼道。

但很快他就回过神。

只见他两步越过门槛,无视两旁的截教弟子,直接来到殿内。

随即急忙双手捧起紫金卷轴,朝着道台上的通天圣人躬身行礼道:

“广成子奉师尊之命,前来拜见师叔!”

“祝贺截教收徒成功!气运初启!”

“此为师尊法旨,还请师叔过目!”

刚刚说完,广成子便觉得有些奇怪。

不是吧?怎么回事?

这玄都一路不吱声就算了,怎么来到了碧游宫还不开口?还不拿出圣人旨意?

难道,也是被截教这么多名弟子吓到了?

“善。”

“师侄辛苦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

低着头高举卷轴的广成子,听到了耳畔响起了通天的话,顿时觉得手中一轻。

“不辛苦,一切都是侄儿该做的。”

广成子立即抬头说道,要多客套有多客套。

只是刚刚话说出口,他就呆在了,因为道台上的通天圣人并没有翻开元始天尊的法旨卷轴,反而一脸笑意的朝着他身后望去。

不单通天圣人如此怪异。

殿内四周众多他不认识的截教弟子,也都是神色疑惑的朝着他身后与道台下的一位截教弟子回望。

他身后?

不是玄都吗?他做了什么事了?!

等等!

更奇怪的是这个截教弟子吧!

肿么回事?他没看错吧?这能够坐在道台下,最接近圣人的截教弟子,修为才是练气期??

不是吧不是吧,截教这么缺人吗?连练气期的凡俗都收为弟子?!

等等!再等等!

感觉哪里不对劲?

练气期的生灵,怎么可能是人形肉身?

难道………这练气期的截教弟子,是人族!!!

想到这,广成子不由得瞪大双眸,转身朝着与他同来的玄都望去。

下一刻,他就笃定了心中的想法!

也终于明白众多截教弟子为何会有如此怪异的神色。

因为此时的玄都竟然还站在门外,全身僵住,神色呆若木鸡,一副见鬼的模样!

就在这时。

一直被人注视的萧易终于肯挪动屁股了。

只见他缓缓起身,神情平淡的朝着广成子与玄都双手作揖行礼道:“在下截教大弟子萧易,见过二位。”

此话一出。

心中早有万般猜测的广成子双眸一突,瞠目结舌的望着萧易。

他只觉得自己脑子直接嗡了一下!

啥玩意?

截教……大弟子?

是个练气期的人族!!!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就觉得眼前一花!

却见那原本呆滞的玄都身影一闪,竟然朝着萧易扑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