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大胆长耳兔,水火仙童的杀意

.........

原本祥和一片的碧游宫大殿。

在那道突然响起的声音中,顿时陷入短暂的死寂。

所有截教弟子皆为瞪大双眸,循着声音就朝着开口的那个人望去。

他们都想知道是谁这么不怕死!

要知道,今日可是截教的收徒大典啊!

将是洪荒历史铭刻的一天。

而此时此刻,居然有人敢在圣人面前反驳,认为圣人的决定是错误的?

虽然他们已然拜入截教没错,通天也成为了他们的师尊没错。

但圣人就是圣人!

无论在何处,敢直接忤逆圣人意愿的,不是找死是什么?

而萧易突然听到有人开口,而且自己还躺着中枪。

不由得一愣。

因为这个声音他十分耳熟,并且也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但他还是十分惊讶。

惊讶这个人的胆子肥大。

看来,还是通天待他们太过于温和了,没有半点圣人的威严。

萧易心中一叹,随即转身回望。

顿时,就看到长耳巨兔双眸通红,神色狰狞地死盯着自己。

没错。

出声要通天摘掉自己截教大师兄头衔的,正是这长耳巨兔。

看到长耳巨兔双眸的那一刻,萧易不怒反笑。

他知道第一个反派是谁咯。

随即,他也没有开口。

反而神色淡然的回过身,就好像对长耳巨兔的针对视若无睹一般。

而其他的截教弟子。

看清开口忤逆的是长耳巨兔后。

纷纷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色。

“原来是长耳兔啊,这就说得通了。”

“哼,他不就是怕被那人...被大师兄报复嘛!毕竟亲传弟子与内门弟子还是有区别的。”

“这比也是双标,自己用秘术透支元神来破解阵法不说,还有脸说别人?”

“不单单是他,那些与人族有过因果的,不也一样不希望大师兄坐稳位置?别忘了,师尊接了雷罚,那天道誓言已然生效!”

“啊!对啊!你不说我都忘了!所以他们要将大师兄扼杀在弱小期...”

“.....”

一时间。

众多截教弟子窃窃细语起来,心思各异。

能够修炼到这一步的,大多都不是傻子。

在看到出口反对的是长耳巨兔后,众人自然就明白了长耳巨兔的心思。

这厮就是怕往后在截教里,萧易用大师兄的身份打压他,故而才敢如此忤逆!

众人不由得鄙夷长耳。

但那些先前与长耳巨兔一样,跟萧易产生矛盾的巨兽,听到这些话后不由得心惊胆战。

这些巨兽纷纷相互对视,皆为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意愿。

“肃静!”

就在这个时候。

看到殿内喧哗一片,毫无圣地道场模样。

水火仙童开口怒喝!

只见他身上轰然爆发出一股灼热气息。

恐怖的气势直接将那些窃窃私语的截教弟子压得伏地不起!

“好胆!圣人旨意,你也配忤逆?”

“信不信,我当场将你废了!”

水火仙童说完骤然起身。

脸色阴沉的望着长耳巨兔,异眸中旋转着莫名的波动,水与火的法则不断蓄势,就好像下一秒就会将长耳巨兔轰成渣一样。

已然不复平时可爱的模样。

没错。

他先前对萧易确实没有多少好感。

但他身为仙童,绝对不许任何人忤逆通天的旨意!

即便这个人已然是通天的弟子!

不听话,废了就是!

“卧槽。”

“现在的小孩都这么恐怖吗?”

“还好刚刚没有惹他!”

此时的萧易感受着水火仙童传来的气息,不由得在心中惊呼道。

他也明白了水火仙童先前用拂尘席卷他来时说的话了。

即便是他阵法一道大成,身周有阵法道蕴护体也没用。

因为在洪荒,只要没有成圣,那一切的力量都是跟天道借的。

身上只有练气期灵气的他,即便有阵法道蕴,也撑不住水火仙童一击。

“等会结束,要好好提升修为了!”

萧易心中想着,然后继续抬着头看天花板不语,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反观此时的长耳巨兔。

在感受到水火仙童身上的恐怖威压后,在看到水火仙童那异眸中的水火法则之力后。

只觉得自己清清楚楚地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吓得灵魂不断颤栗。

身躯更是被镇压得不断颤抖。

但不知道为何,即便是如此,他心中如同有道声音在不断告诉他。

自己做的没错!

自己不能退!

今日不废了萧易的大师兄身份,他日自己必定会因萧易而死!

如此念头一旦生出,便犹如有万仙相助。

长耳巨兔竟然在水火仙童的威压下。

在浑身颤抖不止的情况下,依旧疯癫般的开口嘶吼到:

“我不服!我就是不服!”

“我一切都是为了截教着想!”

“他一个练气凡俗,连最小的地仙都不是!何德何能成为吾等的大师兄?!”

“师尊!弟子认为!考核不该以阵法为主,应当与阐教一样以修为境界为主啊!”

霎时。

长耳巨兔近似癫狂的话语,在大殿中回荡。

所有截教弟子闻言皆为神色一变。

无论是依旧跪坐着的,还是刚刚被水火仙童压得伏地的,都统统瞪大双眸,眸子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他们没有想到。

水火仙童都出手了。

这厮,竟然还敢如此开口?

当真是不怕死?

“找死!”

果然。

看到这厮还如何毫无形象的嘶吼,水火仙童那双异眸中赫然闪现出冰冷的杀意!

因为,这长耳巨兔,非但不闭嘴。

还扯到了阐教的入门考核上。

水火仙童气啊!

在他心中,不管如何,他老爷通天圣人才是第一。

截教也必定的洪荒第一大教。

而此时长耳巨兔却明摆着说截教的考核不如阐教。

这不是找死吗!

“轰!!!”

几乎同一时间!

所有截教弟子都浑身一颤,头皮发麻。

因为他们都感受到了一股犹如九幽极寒之地的杀意从水火仙童身上爆发。

“静。”

就在这个时候。

一直沉寂的通天圣人终于开口了。

一字出!

刹那间所有杀意如潮退去。

所有截教弟子只觉得浑身一松。

“弟子知罪。”

水火仙童浑身杀意被通天压制后,神色骤然恢复平淡,随即朝着通天微微一拜。

通天没有看水火仙童。

而是朝着萧易望去,他那双如同含有亿万星辰的眸子中满是无奈。

他本来以为。

面对长耳巨兔如此跳蹦。

萧易应该是第一时间站出来反击的啊!

结果呢?

反而是水火仙童忍不住了。

萧易还在那里老神在在,好像完全不关他的事情一样!

这算什么事啊!

至于怪罪长耳巨兔忤逆?

通天倒是没有朝着这方面想。

别人看不出,他却是看得透彻。

长耳巨兔之所以会如此癫狂,如此胆大妄为,都是因为施展秘术,透支元神而导致的副作用。

只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即便是他也有点犯了纠结症。

同意长耳巨兔的话,罢了萧易的大师兄身份?

这样一来,岂不是说自己立下的考核真的有问题?

可直接驳了长耳巨兔的话,会不会显得自己有些偏爱萧易?

“老爷,吾有一策,可令众弟子心服口服。”

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低沉而厚重的声音响起。

却是那一直端坐在蒲团上的奎牛开口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