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越来越珍贵的何首乌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276字
  • 2022-04-23 21:36:43

雷哥儿和邹仁都等着自己出招,眼巴巴地看过来,不过李凡并没有想压过邹仁的意思。毕竟这里是邹仁的拳馆,而且当着他儿子的面,如果真的杀了他的威风,恐怕只会闹出不快,这种情况下,想要何首乌就更不容易了。

李凡的目的很明确,他需要“百草园”里传说中品质非凡的何首乌来养炼真气,除此以外,越少惹出事端越好,至于在邹仁面前展露本事,李凡完全没有兴趣。一个诺贝尔奖的得主会向一个初中生炫耀自己会多少方程式吗?

所以李凡只是笑说:“邹馆主果然名不虚传,暗劲功夫已经到了大成之境,这药汁飞空的本事,恐怕整个绍市能做到的人,不会超过十个。”

听到李凡的夸赞,邹仁不禁得意洋洋,把后背靠在了椅子上,然后眯起了眼睛,一副宗师般的口气说着:“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孔先生,你还是见识的少了。”

雷哥儿时刻观察着李凡的表情,生怕他有一丝的不悦,要知道本事大的人,往往脾气也更大。可是他却发现李凡仍然云淡风轻,微微的笑着,这才松了一口气,心想孔先生不愧是武道的大家,不仅功夫出神入化,连心境也远非常人可比,要是其他人受到这种轻视,不是大骂跳脚,就是嚷嚷着要比个高低,想孔先生这样不为所动的高人,雷哥儿还是第一次见到。

雷哥儿试探性地问:“孔先生,不如您也展示一下您的本事?”雷哥儿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邹仁倔了一辈子,没有亲眼见证孔乙己的本事是绝对不可能服气的。

而李凡只是摆了摆手:“不必了,在下到邹庄来不是为了与人争斗,比出个上下高低,而是听说‘百草园’的何首乌乃是何首乌中的上品,因此想向邹馆主讨得一两个,辅助武道的修行。”

邹仁听闻,神情明显不悦:“哼,又是冲着何首乌来的么?我邹家的何首乌,岂会白白赠给一个外人,你若是冲着何首乌来的,还是早些走吧,不要再妄想了,我是不会给的!”

何首乌是邹家的宝贝,邹仁当然不肯白白地拱手送人,就是在三味拳馆练拳的弟子,除非是邹仁的亲传,否则也没有机会得到何首乌来滋养身体,百草园的何首乌跟普通的何首乌可不同,能够吃上一根,抵得上一个月的苦修,雷哥儿从小就是靠着这些何首乌提升功力,滋养筋骨,否则怎么可能十九岁的年纪就到达化劲阶段呢。

如果李凡想要百草园的何首乌,可以直接去拿,就是整个三味拳馆的人想拦他都拦不住,不过为了几个何首乌,就做出这种抢劫之事,李凡是不愿意的。百草园的何首乌虽好,也不过是一般的药材,等李凡到达了定气境界,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

李凡也只是笑了笑,说:“何首乌是邹馆主的宝贝,当然不肯随便给人,不过我相信,很快,邹馆主就会主动送来给我的。”

什么?

邹仁差点儿鼻子都气歪了,要不是顾忌着自己的馆主身份,再加上身体患病,他非教训教训这个叫孔乙己的家伙不可。

这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从来见了自己都是磕头下拜,乞求被自己收为弟子,就算这样,邹仁还不一定肯收呢,然而这个孔乙己却当着自己的面如此放肆,还说自己会主动把何首乌送给他,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么。他邹仁在绍市也算有头有脸,什么时候被这种后生奚落过!

邹仁正想出言批评这小子两句,谁知道这个叫孔乙己家伙居然一转身,直接走出去了,一边走一边说:“邹馆主,要送给我何首乌的话,可要抓紧时间啊!如果送晚了,我可未必肯收了!”

“你这家伙!不知好歹!”邹仁气的拍桌子大骂。

雷哥儿埋怨邹仁:“爹,孔先生可是我好不容易请来的贵客,化劲阶段的宗师,他肯收我们的东西,正是我们‘三味拳馆’的机遇啊!你怎么不明白呢!”说完就扭头追了出去,大喊:“孔先生,您等等我!”

被雷哥儿数落了一通,邹仁一时气的眼冒金星:“逆子啊!糊涂的逆子啊!”邹仁不明白,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就心高气傲,怎么突然对这么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推崇备至了。

书房外边,李凡迈开步子随意的走着,可以他走路的速度极快,像足下有风一样,雷哥儿跑了一分多钟才总算追上去,赶紧向李凡道歉:“孔先生,我父亲他不知道您的本事,所以才这般粗鲁,还望孔先生不要见怪,能够继续留在邹庄。”

李凡笑说:“哈哈,我的气量还没那么小呢,我是你雷哥儿请来的,除非你雷哥儿开口,否则,谁也休想让我离开半步。”

雷哥儿见李凡并不生气,就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本来这何首乌虽然精贵,但也不算稀少,记得我小时候,有客人来了,都会摘一个何首乌给客人做礼物。可是这些年来,不知怎么的,百草园的何首乌果子越来越少,以前半年能结两千多个何首乌,然而到了现在,一年到头也只能结上一百来个,所以我们也就舍不得送人了。”

“哦?”听到这里,李凡来了兴趣:“百草园是出了什么事吗?不然何首乌怎么会减产的如此厉害?”

雷哥儿摇了摇头:“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果子一年比一年少,请许多会种草药的中医来看,也是不知所以然,不过孔先生放心,待会儿我必定将何首乌奉到您的手上。”

“你是有办法让邹馆主松口么?”李凡问。

雷哥儿嘿嘿一笑:“这本事我可没有,不过他不愿意给你,却愿意给我,我先将我的那颗何首乌给先生就是了。”

这时,一阵轻快的脚步声靠近过来,李凡抬头一看,原来是方妈妈过来了。

方妈妈是见过李凡本事的,当然对他恭恭敬敬,说:“方先生,你的客房已经备好了,我也专门吩咐了厨房,专门给您杀了一只鸡,很快也要炖好了。”

雷哥儿赶紧说:“方妈妈,再去杀几只鸡来,孔先生的饭量可大,一只鸡哪里够。”在酒馆当了几个月的伙计,雷哥儿很清楚李凡的饭量,他一个人比其他十个人吃的都多。

“啊?”方妈妈看着李凡不算魁梧的身子,说:“那五只够么?”

李凡拍着自己的肚子,笑说:“五只鸡,也不过就是个半饱罢了。”

听到这饭量,方妈妈明显被吓了一跳:“天爷耶,孔先生这么能吃,莫非真的是天神下凡不成。”

看见方妈妈惊讶成这个样子,李凡和雷哥儿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