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三味拳馆的馆主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217字
  • 2022-04-23 01:26:18

雷哥儿肉眼凡胎,对那一团瘴气完全熟视无睹,在他的眼里,李凡所看的不过是一片蓝天白云罢了。

李凡也没想着把真相告诉雷哥儿,有些事情,雷哥儿听了也未必肯信,信了也没办法解决,只能白白担忧,所以还不如不知道,过他老老实实的凡人日子。

于是李凡只是说了句“天气真不错”,就把雷哥儿给搪塞了过去。

两个人继续走着,没几步就到了馆主邹仁的书房,雷哥儿从窗户瞧进去,发现父亲正在里面看书,就领着李凡从门口进去,说:“爹,我回来了。”

邹仁五十来岁,是传统的中式打扮,穿着马褂,带着瓜皮帽,一条花白的辫子垂在脑袋后面。

李凡一眼就看出邹仁正生着重病,面色极差,尤其两眼下面乌黑黑的一团,像是几个月都没有睡好觉一样。李凡的心里不禁疑惑起来,这邹仁可是三味拳馆的馆主,达到了暗劲阶段的武道高手,在普通人类里面,绝对算得上是排在第一梯队的强者了,这种程度的武道家,应该比其他人更加健壮,更加神采勃发才对,这邹仁却怎么是一脸的病态?

习武本来就可以促进气血的流转,因此武人的体魄要远好过常人,连生病都是很罕见的事情,而能把邹仁折腾成这副样子,看来不会是普通的伤风感冒,邹仁肯定是得了什么怪病,甚至说——

推断到这里,李凡立刻就想起了百草园上空的那团瘴气,看来邹仁的病,跟那团瘴气有很大的关系。

而此时的邹仁专心看着书,听到雷哥儿喊他也不抬头,只是语气生冷地说:“你还知道回来,只怕你在外面继续呆两年,想回来都没这拳馆了。”语气里,满是对雷哥儿跑出去躲避而没有跟闰家人战斗的不满。

这时,一个老妈子走了进来,端着一碗冒热气的药放到了邹仁身边,说:“老爷,药熬好了。”说完就出去了。

雷哥儿看着这一碗黑褐色的苦水,担心地问:“爹,听说您都换了十几副方子还不见好,不如去请个西医来看看。”

“胡说!”邹仁骂道:“我活了好几十岁,一向都是瞧中医大夫,从来没有过差池。那些西医,连阴阳辩证都不懂,也能给人治病么。”

雷哥儿知道父亲的脾气倔,也不好继续劝下去,免得父子两个又吵起来。

邹仁问:“你在外边好几个月了,怎么现在想起回来了?”

雷哥儿赶紧给邹仁引见:“爹,我这次在鲁镇遇上了一位高人,这位就是高人孔乙己孔先生,他可是到达了化劲阶段的宗师人物啊!”

李凡于是抱拳行礼:“邹馆主,久闻大名,今日才得拜会,恕孔某来迟。”

这时候邹仁才终于抬起了头,漠然地看了看眼前这个一身长衫,带着一顶绅士帽的年轻人,然后实在是没有憋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化劲?年轻人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无知者无畏!别说你现在了,就是再过六十年,你也未必能有化劲的境界。化劲是什么?多少武人一生追求的梦想!我邹某人习武一生,也不过只到了暗劲的阶段。朝闻道夕死可矣!我曾经想过若真有一日我能见着化劲的高人,能够死在化劲的拳法下,我便是死也瞑目了。年轻人,我家这小子没有见识,你可以诓骗他,却休想诓骗我。”

这邹仁摇头晃脑地说了一大长串,什么死在化劲之下就死而瞑目了,要是按照李凡上辈子的脾气,现在可能已经一掌过去,让他立刻愿望成真。

不过这一世,李凡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磨练心性,所以面对这种质疑,也只是淡然地一笑。没有见过龙的人,听别人说起龙的样子,当然会觉得是在瞎编了。

在邹仁的眼里,化劲已经是一辈子的最高追求了,然而这也只是肉体上的力量和技巧而已,和真气的境界相比起来,就是冷兵器和热兵器的区别,就是方天画戟和原子弹的区别。吕布再猛,猛的过核聚变么?

要是邹仁哪天知道了真气境界的存在,才会恍然大悟他自己练了一辈子,不过就是小孩子的打闹罢了。

而一旁的雷哥儿看见李凡被奚落,赶紧出来替李凡找回面子:“爹!你说什么呢!孔先生可真的是一位宗师,他能来我们三味拳馆是我们的福气!有了他坐镇,那闰家的人也不会再敢来进犯了!”

雷哥儿是见过李凡本事的,一手抹掉了桌子上的刻痕,一脚压碎了八块青石板,这种功夫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他也不可能会信,可是他亲眼见到了,这个化劲阶段的高人就实实在在的站在面前,不容半分的质疑。好不容易能有一个化劲高手来到邹庄,万一被父亲几句话给气跑可就不妙了。

可邹仁看见儿子向着外人,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什么意思?难道对付一个闰村还要外人帮忙吗?这把自己放到哪里去了?虽然自己老了,可也不是连个闰村都拿不下的人。

邹仁觉得,要是再不展露真本事,恐怕自己就要威信扫地了。于是他一伸手就端起了面前的药碗,两只眼睛挑衅地看着李凡,满是不屑和嘲讽:“孔先生,你若真有化劲的本事,我邹某倒是很想见见呢!”

说完,邹仁的嘴巴一张,就看见“扑”的一下,他手中药碗里的药汁,居然像是一条活着的鱼那样,直接从药碗里跳了出来,精准地扑进了邹仁的嘴巴。

而这时再去看那个药碗,里面白色瓷壁干干净净,没有半滴的药汁残留!

真是了不起!

李凡也暗中赞赏,邹仁的手纹丝不动,却能用力道催动碗中的汤药一跃而起,这非是暗劲的大家不能做到!虽然说邹仁和雷哥儿都在暗劲阶段,可是很明显,这邹仁的功夫,无论是力道还是熟稔度,都远在雷哥儿之上,没有几十年的熬炼,绝对无法达到。

看来邹仁这一辈子,为了练武还真是下了苦功夫啊,也不负他在外的盛名了。

而邹仁现在当着李凡的面来这么一手,目的很明显,自己的儿子当着自己的面夸赞外人,他怎么可能受得了。他就是想与李凡一较高下,杀杀李凡的威风,也在雷哥儿面前长长自己的威风。

邹仁一口吞下了温热的苦药,就放下了碗,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意思是让李凡也露一两手。

而一旁的雷哥儿看着李凡,也是满眼的期待,毕竟高手的出招,是没有人会看厌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