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夺命剪刀脚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169字
  • 2022-04-22 12:28:09

雷哥儿口中的方妈妈,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胖大婶,她圆脸盘,梳着一条大辫子,穿着一件蓝布衫,个子不高,四肢却十分粗壮,就算不懂武学的人,也能看出是她个干惯了重活的农妇。

而这个方妈妈刚才那一脚,迅猛有力,刚健非常,脚下这块青石砖,哪怕是一辆坦克压过来都不会有事,而方妈妈的一脚,居然就让它四分五裂,碎成了好几十块!这种青石砖和红砖不同,坚硬无比,没有几十年的功夫,绝对做不到这碎砖之力!

虽然这方妈妈的功夫还是明劲阶段,但是如此刚猛的力道,哪怕对上暗劲阶段的武师,也不会落在下风。劲力的阶段只能代对武学的领悟,而不代表真正的力量。就像大刀的杀伤力虽然不如手枪,可是刀术练到了极致的高手,一个人劈死十几个枪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落地的方妈妈,眼睛也忍不住瞟了李凡一眼,心中的震惊,比李凡只多不少。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刚才自己一脚下来风力刚猛,杀气勃发,一般不会武功的人,不是被吓跑了,就是被吓瘫了,而会武学的内行人,会立刻做出反应,要么像雷哥儿一样躲开,要么会防御性地搭手。

可是刚才这个穿着长衫的青年男子,不仅纹丝不动,波澜不惊,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要知道,自己落脚的地方,距离这个青年男子只有不到二十厘米的距离,两人的衣角甚至轻轻地擦过,也就是说,稍微偏那么一点儿,这个家伙的骨头就会被踩断,而现在,这个人居然躲也不躲,像是在看一场与自己无关的戏,能有这样稳健的心态,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他已经提前精准地知道这一脚的伤害范围,而且有绝对的自信自己不会被伤到!

这是多么恐怖的判断啊!没有历经成千上万的战斗,是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敏锐的判断力!

方妈妈虽然惊叹于李凡的功力,但是她落地之后没有丝毫的迟疑,胖身一提,又朝雷哥儿进攻过去。

方妈妈直接飞起一脚,猛地踹向雷哥儿心口,雷哥立刻侧身闪开,而这时,方妈妈的另一只脚就踢了过来,两条腿形成了一把刚劲有力剪刀,往雷哥儿的脑袋夹过去,别说脑袋了,李凡感觉就算是一个大石球,也会被方妈妈给一下夹爆。

而雷哥儿才刚躲开一次进攻,现在来不及闪避了,只好硬着头皮接战,只见他两臂一伸,“啪”的一下,两只手分别接住了方妈妈的两条腿,用力往外撑开抵抗,可是方妈妈的力量之强劲,哪里是细皮嫩肉的他可以承受着的,两条腿的力量大力地往中间挤压着,雷哥儿感觉自己的双手像是在撑着两面不断靠拢的石墙,要是手稍微卸一下力,自己就会被这两面石墙给压扁。

眼看着雷哥儿一脸憋红,一根根血管崩了出来,就快要撑不住了,正在这危急的时刻,雷哥儿突然猛力一跺地面,然后双手立刻卸力,方妈妈的双腿往中间大力地扣合,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雷哥儿的整个身子凭借着跺地之力拔冲而起,整个人像是一颗朝天射出的利箭,瞬间就飞出六七米高。

方妈妈一夹落空,粗壮的手臂在地面一撑,又跳起了身,这时一道疾风从空中落下,方妈妈暗叫不妙,两条手臂在身前一拦,就听见“砰”的一声,一股强大的力量砸在了她的双臂之上,正是空中的雷哥儿一脚垂直砍下,方妈妈才刚起身,还没站稳,就被这巨大的力道砸中,不由得退了四五步,等她后脚蹬地站定了,那个雷哥儿已经站在面前的位置,笑嘻嘻地看着自己。

“方妈妈,我的功夫,可没退步吧。”雷哥儿笑着说。

方妈妈收了架势,拍着手上的土:“没有没有,比你离开的时候还精进不少呢。”

这时候就听到了“啪啪”的鼓掌声。

鼓掌的人正是一旁的李凡,李凡拍着手走过来:“雷哥儿这身功夫真是俊啊,临战之时还能有这种反应,可真是了不起。”

方妈妈与雷哥儿的开战不过电光火石之间,而雷哥儿不出五招就能一甩劣势,反败为胜,确实令人刮目相看,这种反应没个十多年的实战打斗可磨不出来,战斗时的反应只能在战斗中训练,不知有多少人,平时私底下接招拆招行云流水,可是一到了真打实斗就两眼抹黑,全无章法,雷哥儿十九岁能有这般反应,可以说是一代英才了。

雷哥儿知道李凡的本事,听到他夸自己,赶紧谦让起来:“哪里哪里,我这点功夫在孔先生眼里,不过是小孩子打闹罢了。”

然后就给李凡介绍走过来的方妈妈:“孔先生,这是我的奶妈,我小时候的功夫也是她启蒙教的,她叫做阿方,我们这些后辈都叫她方妈妈。”

“方妈妈,这位是鲁镇的孔乙己孔先生,他可是到了化劲阶段的宗师人物啊!”

浙省乡下的农妇,虽然都有名字,可是附近的乡亲一般都会喊方便的别称,到了后来,真正的名字反而没有多少人记得了。而阿长、阿短、阿方、阿圆这些别称好记,用的人最多,方妈妈估计也是如此。

李凡抱拳拱手,说:“方妈妈的腿功可真是不错,难得见到女子有如此刚健的腿力,真是了不起呵。”

方妈妈刚才就清楚这位先生是一位高人,可听雷哥儿说是化劲阶段的宗师,就更是震惊了:“孔先生居然已经到达了化劲阶段,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成就,看来孔先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人物啊!我习武几十年,还从来没见过化劲的高手,今日能够见到,孔先生可否让我涨涨见识啊。”

方妈妈干惯了粗活,又是习武之人,所以嗓门洪亮,有股子豪气劲。

方妈妈一定要请李凡露手,百般恳求,雷哥儿也在一旁煽呼,李凡推辞不了,只好说:“既然如此,孔某人就献丑了,二位请看我的脚。”

雷哥儿与方妈妈低头去看,李凡的双脚站在一块青石板上,穿着黑色布鞋,纹丝不动,连半毫也没有抬起来,可李凡这时在暗中往下一使劲,就听见“砰”地一声。

再仔细看,李凡脚下那块青石板毫发无损,而与青石板挨着的八块青石板,居然全都碎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