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我也姓肇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132字
  • 2022-05-16 08:27:09

总的来说,李凡他们需要保护的东西,就在那个封闭的马车里面,但是究竟是什么,顾六安没有任何要说的意思。

而保护这个东西的人,主要来自于三个势力,那些穿长衫,留着辫子的,总共三十来个,就是顾六安自己的人马,看起来举止十分规矩,而且一个个面色沉凝,训练十分有素。而那一百来个穿着短衫的,就是房四郎、杨县长、肇老太爷一齐在鸭城附近招募的帮手,基本不是城里的小流氓,就是农村的庄稼汉,都是为了钱来的,没什么本事,也就充个人数罢了。至于穿着制度,背着步枪的四十来个人,当然就是吴团长的人马,本来按理说他们保安团的责任是在鸭城保护百姓才对,可是这个吴团长死乞白赖非得要保护顾六安他们,意思很明显了,他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巴结老大人,好一举翻身。

李凡,阿桂,齐海,就是鸭城的三位大亨房四郎、肇老太爷、杨县长分别请来的帮手,再加上吴团长,就算是凑齐所谓的四大高手了。

顾六安和他的几个手下在前面骑着马领路,而那件装着宝贝的马车,被顾六安的手下围了一圈,严严实实地保护着,其他的短衫汉子和保安队员就只是懒懒散散地跟着走。

至于李凡他们,既然是被特意请来的高手,待遇当然和别人不一样了,还剩下的那辆马车就是为了他们给预备的,马车十分宽敞,足足可以坐下八个人,凳子上都垫着软和的棉花垫子,坐起来十分舒适。

这马车里就坐了李凡、齐海,阿桂,吴陆国四个人,所以一点儿也不拥挤,按照顾六安的说法,他们只需要呆在这车里畜养精神,要是出现有人来抢东西了,再立刻出来帮忙。

一上马车,李凡就先自己去了一个角落,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铁盒来,铁盒里面就是他精炼出来的那些米粒大小的药丸,他吃了两粒,然后就用袖子遮住了嘴,把那颗千年的妖丹含进了嘴里。

旅途是漫长的,但是李凡并不想浪费时间,对他而言,只有修炼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这一趟的护送之旅,他估计是没有什么时间锻炼肉体了,所以就干脆一心一意地继续修炼真气,反正他的这一身筋骨已然是天下第一,不会再有什么敌手。

而齐海,阿桂,吴团长他们三个上了车,却不像李凡那么安静,而是立刻攀谈起来。

吴团长赶紧从怀里掏出了一包烟来,一根根地向几个人散着,不停地点头哈腰,向几人示好:“齐先生,孔先生,你们都是高手啊,我一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你们不是常人,这一趟有了你们,不管来什么牛鬼蛇神,我们都能把他们打跑的!”

李凡拒绝了烟,齐海倒是毫不谦虚地接过,衔在了嘴里,吴团长赶紧又掏出火柴给他点燃。

看着吴团长这么殷勤,阿桂颇是不爽地说:“姓吴的,我的烟呢?”

吴团长和阿桂都是鸭城人,所以早就认识了,虽然这个阿桂有一些本事,可是最喜欢在外边说大话,分明跟肇老太爷没什么关系,可是天天都说自己是本家,说自己也姓肇,然后一提起来,就说自己的祖上多么有钱,自己的祖上多有功夫,对谁都看不顺眼,所以鸭城的人,也都看不惯他。

吴团长也不客气:“你要烟抽,自己花钱买去啊,我就不信那肇老太爷请你帮忙,没给你钱。”

阿桂一听就急了:“这可不是什么钱不钱的事,我也姓肇!肇老太爷是我的本家,我这是给本家帮忙来了,你懂么。”

吴团长哂笑道:“你姓肇?你说你姓肇,那肇老太爷认吗?上回你说你姓肇,还被肇老太爷打了三个耳光呢!我都亲眼看见了!”

阿桂听了就嚷道:“我要是不姓肇,那为什么每次路过肇家,那肇家的狗都会多看我几眼?”

吴团长也点了一颗烟,一边吸着一边笑道:“说不定他觉得你跟他一样,都是肇家的狗。”

“你!”阿桂气得头上冒出了青筋,吁吁地喘气,然后看着吴团长嘴里的烟,恼道:“我没得烟抽,那就谁也别抽!”说完一抬手,“唰”的一下,一张铁扑克牌已经插在了马车的木身子上,是一张红桃Q。

再转头去看,这一张牌飞出来,竟然是将吴团长和齐海的烟同时截断,两只还燃着火的烟头几乎同时掉在了地上。

“你这小子!”吴团长大为恼怒,下意识地就去摸枪,但是迟迟都没有把枪给掏出来,因为他知道,阿桂的功夫远在自己之上,自己即使掏枪,也未必是阿桂的对手。他之所以敢奚落阿桂,是因为阿桂这人虽然夸夸其谈,令人讨厌,但是总的来说,心眼儿不坏,所以大家平时开玩笑也并没有顾忌。

然而这回,阿桂没有想到的是,他把齐海也同时得罪了。

齐海看着脚下那个满满熄灭的烟头,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两眼中顿时释放出强烈的杀气来。

一股汹涌的杀气弥漫在了这个窄小的马车车厢当中,这些杀气对于李凡而言,不过就像是蛛丝一样轻柔,一吹就破,可是对阿桂和吴团长而言,就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压迫感!仿佛整个车厢里都没有了空气,让他们喘息不过来一般。

身为秦门的人,齐海也是从一个小喽啰一步一步,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才爬上的分舵主的位置,甚至当初为了上位,他还亲手杀掉了救过自己命的兄弟,当他的横刀擦过兄弟脖颈的时候,滚烫的眼泪从他的眼眶里奔涌而出,可是他完全没有收手,因为江湖这条路就是如此的残忍,不是你除掉别人,就是别人除掉你,只有最心狠手辣的那个人,才可以走到最后。

这种无数的杀孽才滋养出来的摄人心魄的戾气,哪里是吴团长跟阿桂可以理解的,吴团长虽然别着把手枪,可这么多年以来,他连个土匪都没击毙过,哪里比得上齐海凶狠呢。

只见愤怒的火焰几乎一瞬间就占满齐海的整个眼眶,那种街头拼打而磨炼出来的杀气涌上了他的眉头,紧跟着就是“唰”的寒光一闪,他的横刀已经夺鞘而出,朝着阿桂劈砍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