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拳有四种打法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101字
  • 2022-05-15 07:22:34

三味拳馆的门口,已经挤满了邹庄和闰村的村民,男女老少排成了好几排,他们都是来给李凡送行的。

在村民的眼中,李凡就是一个路过此地的仙人,而如今,这位仙人已经完成了他的游历,要去到别的地方了。

“孔先生,您还会回来吗?”

“孔先生,你以后一定要再回来看看啊!”

村民们表达着他们的不舍,其中情绪最浓郁的,就是雷哥儿和闰土了,此时他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剩下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

李凡也知道众人的不舍,但是他有着更为远大的目标,不可能就这样困在这个小村子里,于是向大家挥着手说:“诸位,人世间的缘分本来就是如此,散了又聚,聚了又散,如果我们有缘的话,以后,还会再相聚的。”

这时,就见到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缓缓开了过来。

小轿车停在了李凡的边上,带着一顶瓜皮帽的米师爷笑嘻嘻地走下了车,对李凡说着:“孔先生,我来接您来了。”说老实话,米师爷看到这里站着的满满的人,也有一些震惊,没有想到,这位孔乙己先生在这个地方,居然有这么大的声望。

李凡扶了扶自己的绅士帽,就准备登车了,临走之前,他看了一眼雷哥儿和闰土,他们两个泪眼涟涟,此时万般情绪在口,却不忍说出来。

李凡于是招了招手:“雷哥儿,闰土,你们过来。”

听到李凡呼唤,雷哥儿和闰土赶紧跑到了面前,哽咽着说:“孔先生,您真的要走了么?”

李凡笑道:“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我走之后,你们要好好练拳,知道了么?”

雷哥儿和闰土乖巧地点了点头。

这时,就见李凡从怀中摸出了两个小木盒,说:“来,你们一人一个,拿好了。”

雷哥儿和闰土赶紧接在手里,打开了盒子,发现里面是一颗红色的,核桃大小的药丸,于是抬着头问:“孔先生,这是什么?”

李凡说:“那只赤练蛇妖,有着几百年的修为,我把它的妖丹,炼成了这两颗药丸,你们两个一人一颗,等你们的七魔拳练的足够精熟以后,大概三个月的样子,你们就把这颗妖丹吃下去,吃了它,就可以修为大涨,到时候,你们会到达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

关于真气的境界,李凡并没有对他们明说,因为现在告诉他们的话,恐怕他们就会三心二意,反而没办法老老实实的练拳打好基础了,不过等他们把这个药丸吃下去,很多东西,他们自然就会明白了。

李凡已经有了那颗千年妖丹,等吸收完了千年妖丹内的真气,这赤练蛇的妖丹对他而言就没有任何作用了,所以他干脆送给雷哥儿和闰土,毕竟没有雷哥儿的话,那颗千年妖丹,他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

雷哥儿和闰土怎么都想象不到,李凡在离开之前,居然还会送给他们两个这样一份大礼,心里此时只充满了感激之情,而眼中的泪水是更多了。

“先走了。”李凡豁然地摇了摇手,就准备上车。

“等一下。”雷哥儿突然喊着。

李凡扭过了身子,问:“还有什么事么?”

雷哥儿说:“孔先生,记得那天你来酒馆喝酒,你告诉我说,拳有四种打法,我想知道,是哪四种。”

“哈哈哈哈。”李凡忍不住大笑起来,没有想到,这件事情雷哥儿还记着呢,就说:“行,我告诉你,你可听好了。拳有四种打法,一曰圣,一曰魔,一曰神,一曰道。所谓圣,就是将敌方出招了如指掌,如何应对,信手拈来,仿佛圣贤面对愚人一般,无所不知。所谓魔者,就是不必在乎对方如何出招,只管自己进攻,招数如疯魔,攻势如山倒,只要自己足够强大,自然能够击溃敌人。所谓神者,就是既不在乎对手的招法,更不在乎自己的招法,放下一切的招数和套路,随心所欲,随时而动,不必经过考虑,随便出手就是最恰到的一招。而所谓道,就是万物至简,无敌于天下,只是可惜,道的境界,连我也还没能够达到。”

“圣,魔,神,道。”雷哥儿反复念叨着这四个字,思考着李凡的教诲,这一番话实在是太过奥义精深,他一时半会儿,也分不出个头绪来,然而就在雷哥儿不停琢磨这四个字的时候,突然惊醒,再一抬头,不知何时,李凡已经坐上了汽车离开,留在雷哥儿眼中的,只有一个越来越远的车影。

莫非此生,再也不能见到孔先生了么?

雷哥儿的心中,也拿不定主意。

······

车子一路往前开,很快就来到鸭城,不过并没有进入鸭城去,而是到了鸭城外面的旷野上。

远远的,李凡就看到了二百来号人,都是男子,穿着各色的衣服,有穿着短褂的,有穿着长衫的,也有背着枪,穿着制服的。看来这伙人,都是不同的阵营拼凑成的。

旷野上,除了人以外,还有着十来匹马,以及两辆大马车,马儿们此时都低着头,慢慢地吃着地上的新草。

很快,车子到了,李凡刚一下车,房四郎就赶紧跑了过来,笑嘻嘻地说:“孔先生,你总算来了,快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杨县长,这位是鸭城的肇老太爷,这位是鸭城保安团的团长吴陆国。”

杨县长五十来岁,肇老太爷估计七十多了,都穿着马褂,此时看到了李凡,瞧了瞧他一身的灰色长衫,以及并不算魁梧的身躯,肇老太爷不由得笑了两声:“哈哈,房老爷,这后生仔就是你请来的高手?要是实在请不到人,你可以跟我说,我借一个家丁给你,也比这个家伙强啊。”

听到被如此奚落,李凡并没有什么不悦,表情平静如水,房四郎却是有些恼怒,可也不好发作出来,只是咬着牙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告诉你们,这位孔先生可是了不得的大人物,恐怕你们请的那些高手,孔先生还看不上眼。”

就在这几个人要争执起来的时候,一个男人粗壮的声音响了起来:“人齐了吧?要是齐了,我们就出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