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药材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367字
  • 2022-05-14 00:15:00

鸭城,房四郎的碉堡内。

房四郎与李凡正在推杯换盏。

李凡问:“房老爷,你说要给老大人送一个东西,敢问究竟是什么东西?”

房四郎摇了摇头,说:“这我也不知道,我只晓得老大人有一个特使,叫做顾六安。这顾六安好像是在鸭城找到了什么宝贝,然后就让杨县长找一些人帮他护送,杨县长当然想巴结老大人了,就去请了一个秦门的高手来,又自己招揽了一波伙计,因为动静有些大,所以这消息就走漏了出来。像这种能够给老大人做事的机会,我房某人怎么可能放过呢,就去跟杨县长商量了一整夜,最后商量的结果就是,我们一起帮顾六安护送那个宝贝,去送给老大人。”

“你找的那个帮手,就是林栋云吧。”李凡说。

“没错。”房四郎点了点头:“不过林栋云已经死了,所以我就只有仰仗孔先生你了,其实这忙也很简单,你只需要帮忙把东西护送到,然后让老大人知道我房四郎给他出过力,就算是成了。”

听到这里,李凡不禁笑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着房四郎:“房老爷说的简单,只怕这件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吧,林栋云虽然年轻,但也是一流的高手了,你请他的价格也肯定不便宜,只怕这一趟护送,会是艰难万分,比唐僧取经还想凶险,那个所谓的‘宝贝’,是有什么人盯上了吧?”

听到李凡戳破了内情,房四郎一时面露尴尬之色,又猛吸了一口雪茄,才接着说:“孔先生,我跟您说实话,到底有没有人在打它的主意,我还真不知道,不过那个顾六安让杨县长找武功一流的高手来帮忙,我估计里头确实有点儿门道,所以才请的林栋云来。不过要是孔先生您害怕的话,房某人当然也不好强求。”说完,房四郎就来瞟李凡的脸色。

李凡瞧见了他贼兮兮的动作,笑道:“害怕?普天之下,能让我孔乙己害怕的人,还没生出来呢。房老爷,你就少对我用激将法了。”

自己的目的被看破了,房四郎也不免尴尬,只好把手里的雪茄在碗里按灭了,对李凡说:“孔先生,您就直接开个价,您要什么直说,十万大洋,还是五十万?”

房四郎说的时候,把牙齿咬的紧紧的,快咬出血了一般,要知道,这笔大洋纵使是他,想拿出来也得割下好大一块肉来,可是如今面对这个能够巴结上老大人的机会,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要是真的能在老大人面前露上姓名,恐怕以后前程,是一千万个大洋都打不住的。

李凡看见房四郎这豁出去的表情,摇了摇头,说:“我对钱没什么兴趣,我现在,只是缺一些珍贵的药材。”

药材?房四郎眼睛一亮,立刻笑了起来:“孔先生怎么不早说,论药材,我房四郎有的是!先生请跟我来!”

房四郎起身要给李凡带路,李凡准备叫上雷哥儿和闰土,结果发现他们两个又喝红酒又喝黄酒,现在脸红的跟发烧了似的,只有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跟着房四郎去了。

房四郎和米师爷领着李凡到了碉堡的第二层,看起来是一栋巨大的库房,门还没打开,李凡就已经闻到了一股草药味,而且根据这浓郁的药味判断,恐怕里边还真的有好东西。

房四郎笑着说:“孔先生,我这碉堡里的药材,可不是城里那些小铺子可以比的,有很多江湖中人缺了药,都会千里迢迢来找房某人求呢。”看来这房四郎收集药材,就是为了结交各路武道中人用的,这个房四郎,为了广交人脉,还真是废了不少心思啊。

米师爷很快就打开了门,李凡这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巨大的药材库,除了进门的位置,整整四面墙都是中药柜,柜子上挂着一块木牌,木牌上就是药材的名字。李凡大致看了一眼,就发现这里的药材还真是齐全,除了惊世撼俗的珍宝外,其他的药物,几乎都是不缺。

李凡就走过去,一个抽屉一个抽屉地打开,一开抽屉,浓郁的药味就扑面而来,李凡仔细地用手去把量柜子里的药材,发现房四郎之言果然不虚,这屋子里的药材品质,要远远好过刚才那条街上的,几乎没有低劣的枯枝败叶以次充好。

想想也是如此,那些街上的药材铺是为了卖货,能骗一些人就骗一些人,只为了赚钱,而房四郎的药材是为了用来跟各路人脉结识,当然首重品质,不会以劣充好。

李凡估算着,这里的药材之多,配成方子的话,已经足够他将那颗何首乌精千年妖丹中的真气给吸收了,于是不自禁就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房四郎的一丝贼眼,立刻就察觉到了李凡的喜悦,赶紧上前来:“孔先生,您看中了哪些药?直说就是。”

李凡则哈哈一笑,伸手在这屋中指了一圈,朗声道:“这些药材,我全都要了。”

什么?一旁的米师爷听到这话,差点儿直接摔在地上,这些药他全都要了?这孔乙己是准备回家开一间草药铺么?这里的药材,可都是房四郎花费了十多年的时间,不知道耗费了多少银子才收集齐的,平常来一个求药的人,说上好半天,也不过求得一两味药而已,这个孔乙己一开口就是全要?要知道,这里的药材之丰富,品质之纯正,可不是用钱就可以简单衡量的!

果然,听到这话的房四郎,眼珠子也忍不住一颤,这个孔乙己,胃口可比自己想象的大多了,这座药库里的人参灵芝,就没有一百年往下的,别说拿去治病了,就是拿去炼丹,恐怕也能练出几颗来,而这孔乙己居然全都要,这简直就是趁火打劫!

李凡瞧见房四郎面露难色,就笑道:“房老爷若是不愿意,在下当然也不强求。”

这,这可怎么是好?

房四郎的心现在简直就是在滴血,一屋子的药啊!他可是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来收集啊!就这么都送人了?怎么想怎么心疼,但是很快,他又想着,药没有了还可以再找,可是跟老大人搭上关系的机会,可就只有这么一次!如果错过了,恐怕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了!

罢了!

房四郎一狠心,咬着牙说:“好!孔先生,只要你愿意帮房某人的忙,这一屋子的药材,我全都送给孔先生!”

听到这话,李凡不禁得意一笑,这个房四郎,还真是舍得下本儿啊!于是就说:“好,房老爷真是爽快,那这个忙,我就帮了!你先让人将这些药材打包,再给我几辆马车,我今天就要搬走。”

今天搬走?米师爷听了这话,暗地里戳了戳房老爷的手臂,意思很明显,要是这个孔乙己拿了药材就跑了,不帮这个忙怎么办?

房四郎当然明白米师爷的意思,但是到了如今,他也只有硬着头皮赌一把了:

“没问题!米师爷,你快去叫几个人来打包药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