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地王令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584字
  • 2022-05-09 11:44:45

黄色的妖丹缓缓地坠落下来,李凡一伸手,就将篮球般大小的妖丹接在了掌中。

看着这硕大的妖丹,李凡笑道:“这么大,可不太方便啊。”说完,将自己的真气灌注到妖丹之中,就见这枚妖丹不断地凝聚缩小,到了最后,只剩下了一颗和玻璃珠差不多大小的黄色丹丸。

不过黄色的丹丸上,有着一些些微弱的血丝,这就是那只何首乌杀戮后的邪气,也是邹仁和闰年中毒的原因,因此李凡也没有办法直接吸收这颗内丹的真气。

这时候,百草园外的人纷纷跑了过来,向着李凡称颂不已,跑的最快的就是孔凤了,他一靠近,没有去管什么妖丹,而是伸手就来摸李凡的肌肉,那硬邦邦的触感,让孔凤差点儿口水都流下来了,赞叹不已:“孔先生,真没看出来你竟然有这么漂亮的一身肌肉啊!太漂亮了!我要是个姑娘,想着你这身肌肉,怕是一夜都睡不着啊。”

李凡笑道:“这只是武道家的基本罢了,孔堂主要是有心,也可以练出个大概来。”

雷哥儿也跑了过来,把手里的红色妖丹递给了李凡:“孔先生,这是那只蛇肚子里掉出来的。”

李凡接了过来,放在手中,同样往里面灌输着真气,于是这枚红色内丹也开始不停地凝炼,最终成了小小的一颗。

其余所有人也都渐渐围聚了过来。

而邹仁看着百草园里,由于拔出了何首乌所造成的大洞,不禁之间,眼泪都从眼睛里流了出来,这可是邹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百草园啊,现在竟然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而那些被裹在何首乌根里面的白骨,此时散落在地上,人们也有些害怕。

于是李凡叹了一口气,说:“这个世上,除非是修行有成的仙人,否则其他的物类,不管是妖怪还是人,到了最后都难免大限将至,奔向死亡。这只何首乌活了一千多年,也已经到了极限快死了,所以它才走上了邪路,那条赤练蛇估计就是它的走卒,它通过赤练蛇去引诱人类,然后就开始吸收人类体内的能量。它如果只是吸收土里的能量,还算是一个精灵,可一旦沾染了人血,那就变成妖魔了。这百草园的何首乌,都是这千年何首乌藤上结出来的,所以具有强大的效用,是何首乌中的极品,你们吃了也可以滋养筋骨,可是自从这何首乌变成了妖怪,结出来的何首乌也就成了妖果,一旦吃了,妖气在体内聚集不出,就会中毒。”

“所以啊。”李凡看着悲伤的邹仁,说:“这千年何首乌死了,百草园从此以后,再也不会结出那种上品的何首乌了。”

听到这里,邹仁忍不住两眼一花,眼眶完全被泪水给占满了,没有想到,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百草园,居然葬送在了自己的手里。

听到以后再也不会有何首乌了,雷哥儿却有些高兴,这就意味着邹庄和闰村百年来的恩怨,或许就可以化上一个句号的,但是很快,一股忧愁又涌上了他的眉头,雷哥儿问李凡:“孔先生,那我父亲,还有闰土父亲身上的毒怎么办?”

李凡说:“不必担心,我开副方子,喝上几个月的药,毒也就排出来了。”

这时候,天边泛起了一丝的白光,几声鸡鸣响起,远远地传来。

李凡说:“这夜就要过去了,我累了一夜要回去休息了,你们也都休息去吧,熬夜对身体可不好。”

于是李凡在众人的拥护下,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客房,然后与大家作别,就独自进了屋子,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这一夜,他先是杀了一只蛇妖,然后杀了一只千年的何首乌精,如此强大的战斗下,不仅身体有些疲惫了,连体内的真气也快耗尽了,因此他需要尽快的休息,否则这一夜的消耗,十多天都补不回来。

至于其他人,大多数也都休息去了,只有拳馆的弟子,在邹仁的指挥下,收拾着百草园的残局,想起这百草园就这么没了,邹仁眼睛都快哭肿了。

第二天到了下午三点多,李凡才算醒过来,他穿上一件长衫,掩盖住自己的筋肉身体,然后一推开门,就发现门外站了二十多个丫鬟,这比三味拳馆一半的丫鬟还多,因为现在在邹仁的眼里,李凡就是神一样的人物,因此他可不敢有丝毫怠慢。

而丫鬟们也听说了李凡神勇的表现,此时完全对李凡改变了态度,满眼都是崇拜,这二十多个丫鬟伺候着李凡洗漱,又是打水,又是递毛巾,希望能够被李凡给看上。

要是能被李凡给看上,那可就可以一步登天了,到时候不用再做丫鬟,而是会有一大帮的丫鬟来伺候自己。

然而可惜的是,李凡对这些俗物毫无兴趣,一帮俗物叽叽喳喳地围着他,满脸都是势利的笑容,他只觉得厌烦,因此很快就把她们给打发了。

洗漱完,李凡来到饭厅,就发现已经摆了满满的一桌子菜,全都是丰盛的肉菜,而孔凤已经早就在桌子边等着了,而孔凤的手边,已经摆上了好几大坛酒。

看到这些酒,李凡不禁一笑,看来这个孔凤,是又准备喝吐一次了。

“孔先生,你可算是起来了!我可等你半天了!”孔凤赶紧起来迎接李凡。

李凡入座,孔凤就说:“孔先生,我今天就得走了,临走之前,我们两兄弟,还是痛痛快快地喝上一场!”

李凡说:“怎么这么着急走?”

孔凤摇了摇头:“没办法,那个智延上人的遗体,我得给老大人送回去啊。”

听到这里,李凡有些担忧地看着孔凤:“这智延上人死了,孔堂主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孔凤哈哈一下,毫不在意的样子:“这老和尚自己技不如妖,死了能怪谁,再说了,他又不是秦门的人,我不过是来给他帮个忙罢了,捉妖是他自己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李凡也就释然了:“没给孔堂主你带来麻烦就好。”昨晚上孔凤冒死想来救他的场面他还记得,没想到这个见惯了利益的江湖人,居然还有如此义气的一面。

孔凤看着李凡,说:“孔先生,你不愿意加入秦门,我也没有办法,秦门虽然浩大,可我也知道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可是孔先生有如此本事,呆在这区区的绍市未免也太憋屈了,要是孔先生愿意,以您的力量,整个华夏都会唯您马首是瞻。”

整个华夏都唯自己马首是瞻?李凡不禁一笑,这种事情,他早就体会过了,滔天的权势又如何?多少的帝王将相,到头来还不是变成了一堆烂骨头。李凡此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以武入道,超脱轮回,至于人间的权势,他毫不在乎。

于是李凡说:“孔堂主,天道苍茫,我可不敢妄自菲薄,我有我要做的事,这人间的权位,还是留给他人吧。”

孔凤叹了口气:“孔先生志存高远,我也不好多说,只是若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孔先生说就是了,我孔凤必定肝脑涂地!”说着话,就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铁牌递给了李凡,说:“孔先生,这个东西,相信你以后用的上。”

李凡接过来,这铁牌沉甸甸的,有些压手,而且铁牌凝重浑黑,看起来已经有不少的年头了。铁牌的正面,刻着一个“地”字,背面刻着一个“酉”字,其余地方,则都是龙凤的雕刻图案。

“这是什么?”李凡问。他知道,孔凤送给自己的这个,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恐怕大有来历。

孔凤笑道:“这是我秦门的信物,地王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