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狂蟒纵横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210字
  • 2022-05-05 10:09:49

屋子里,雷哥儿和闰土面冲着墙壁坐着。

女人的声音还在不停地引诱着,一字一颤,每句话仿佛都钻进雷哥儿和闰土的耳朵,落在他们的心尖上。

“公子,奴家一个人在外面实在是太孤单了,请公子出来陪陪奴家吧。”

“公子,奴家可是一件衣服都没有穿哦,你就不想知道奴家的身子是怎样的吗?”

雷哥儿和闰土都快忍受不住了,死死的闭着眼睛,捂着耳朵,可是那女人的声音,还是清清楚楚地诉说着,仿佛女人那娇艳欲滴的红唇此时就在他们的耳边,正吐露着温热的气息。

“雷哥儿,我们还要忍受多久啊?这也太折磨人了吧!”闰土大喊着,似乎已经到了意志崩溃的边缘。

雷哥儿说:“坚持下去!我们要相信孔先生!”

就在这时,忽然雷哥儿和闰土感觉到大地颤动了一下,那个女妖精发出一声惊叫:“不好!我的肉身!”

于是,再也听不见了女妖精的魅惑之语。

闰土放下捂耳朵的手,楞楞地看着雷哥儿:“雷哥儿,刚才是不是,地震了?”

·····

百草园。

夜空之中,一条巨大的赤练蛇,就如同一条红色的神龙腾飞在天,清冷的银白色月光洒在赤练蛇的身上,使它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圈银色的描边,更加凸显出神奇与诡异来。

百草园中的人全都抬头望向了夜空,眼睛瞪的不能再大,惊讶之下,嘴巴久久地张着,一时间都忘了闭上。

一条红色的赤练巨蟒,四五米粗的身子,三十多米长的躯体,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它是妖怪的话,所有人都会把它当成是一条神龙,如果世上真的有龙存在,也不过如此了吧!

而更让众人惊讶的,则是赤练蛇旁边的那一个小黑点,虽然与这赤练蛇对比起来,那黑点极不显眼,可是没有任何人敢忽略他,因为那就是将这一整条巨蟒瞬间从洞口拽上天空的男人,孔乙己!

二十多个成年的男子都无法将这条赤练蛇拖动分毫,可是孔乙己一个就将它从深不见底的黑洞中拖了出来,不仅仅是拖出来,更是在短短的一刹那,就让这好几百公斤沉的蛇身腾飞在了空中,这一切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却显得那么的不真实,仿佛是一个遥远的神话传说。

别说邹庄、闰年和那帮村民了,就是手拿黄铜禅杖,本来对李凡不屑一顾的智延上人,这时候都心有戚戚,因为他很清楚,如此强大的力量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发出的,这个孔乙己,只怕比自己以为的,要强大太多了。

一旁的孔凤已经忍不住惊叹了起来:“孔先生,真乃神人也!”

很快,那条赤练蛇就飞升到了极限的高度,捆住赤练蛇的那根麻绳,也已经在巨大的拉扯力量中断掉了,于是赤练蛇巨大的身子就开始慢慢地坠落下来。

“快散开!”闰年大喊,百草园里的村民于是纷纷往后退避,连生怕自己被砸到,连智延上人,也忍不住退了几步。

孔凤赶紧说:“上人你别退啊,你快去洞口守着啊!”

智延上人怨恨地看了孔凤一眼,只有提着禅杖,跑到那个大洞边上去了。

而就在这时,一道红光从东边飞了过来,一瞬间就钻进了赤练蛇的体内。就见这时,那空中的赤练蛇忽然睁开了一双眼睛,它那一双细长的蛇瞳也是滴血一般的红色,显得诡异而又恐怖。

赤练蛇发现自己正在空中下坠,一时也慌乱起来,身体在空中不断的扭动着,它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铁凿子一般的四颗银白的尖牙,紧跟着就发出一声巨大的嘶鸣声来。

“嘶——”

它的嘶鸣声又尖又利,仿佛猛烈的狂风同时吹响了数百只破裂的笛子,尖利的声音在这月色下荡开,刺的所有人的耳膜都快破了,这种声音不仅仅是尖利,更是包含了动物的原始野性,一股强大的原始恨意随着声音传播,激起了所有人从猿人时期的祖先继承而来的对猛兽的恐惧。

包括邹仁和闰年,所有人都被赤练蛇的嘶鸣声吓退,他们惊慌的看着空中那条巨蟒,巨蟒的口中,正吐着一条长长的红信子,在月色下不停地抖动着,仿佛一条迎风招展的红绸带。

赤练蛇在空中越落越低,越落越低。

紧跟着,“轰”的一声,它那几百公斤的身子沉沉地砸在了百草园的枯藤上面,紧跟着,愤怒的赤练蛇粗壮的尾巴一扫,一面墙壁直接被它一个甩尾打中,破出了一个大洞来,墙上的砖块纷纷掉落,荡起一阵的灰尘。

扫断了墙壁,赤练蛇的狂性更加躁动起来,这百草园本来就不够宽敞,它那身子稍微一摆,就可以打上一片墙壁,于是这赤练蛇就在园子里疯狂地蹿动起来,一边用头四处顶撞,一边扭动着巨大的红色身躯,把着百草园搅成了一团混乱,就像是一只在泥水里猛烈翻滚的鳄鱼一样,无数的砖石飞溅,墙壁炸碎,更是有一个个的村民被这赤练蛇强大的力量给扫飞到了空中,在空中绝望地呐喊。

李凡飞的比赤练蛇要高很多,因此现在还没有落回地面,他在空中看着这条巨蛇逞凶作乱,赶紧大喊:“你们这些普通人都给我闪开!你们不是它的对手!”

哪里还用李凡说,那些村民一看这赤练蛇如此凶狠,像条脱了轨的火车一样,谁还敢在百草园里呆着,全都四散开跑出去了,由于南面的墙壁昨晚上被闰土给弄倒了,所以现在只是一堆废砖,绝大多数的村民都翻过废砖逃命,心里感谢起昨晚闰土做的好事,他要是不弄垮这面墙,说不定自己今晚就要死在这里了。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逃跑,可是邹仁的心里痛的就跟滴血一样,这可是他邹家几百年的产业啊!要是这条蛇再这么闹下去,别说百草园了,就是三味拳馆的房子说不定都会被这条蛇给全都弄塌!

因此尽管心里有着万分的恐惧,邹仁还是将全身的力量汇聚在了掌前,朝着那不停扭动身躯的赤练蛇走了过去,准备让它尝尝五味神掌的滋味。

一旁的闰年看了,还以为邹仁是想趁机显露威风,大骂:“你他妈的别想一个人出风头!老子也不怕这条蛇!”就也举着钢叉朝赤练蛇走了过去。

李凡在空中看着这两个病怏怏的老头朝赤练蛇靠近,心里煞是无语:“你们两个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我说的普通人也包括你们两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