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传说中的三味拳馆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020字
  • 2022-04-20 17:27:02

“这···这不可能!”

雷哥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整个人都趴在了柜台上,用眼睛仔细地找,可是那刻出来的那个“早”字,哪里还有半分的影子!

很明显,雷哥儿刻出来的“早”字,被这个孔乙己给抹平了!

只是把手轻轻放在柜台上,就可以做到抹平桌面,完全不露任何声色,就像是擦去一滴水珠那样,雷哥儿简直不敢想象眼前这个一身长衫、文质彬彬的孔乙己,究竟是有多强的力量!

是自己看走眼了!

雷哥儿简直想给自己一巴掌,自己刚才居然还在孔乙己的面前卖弄,现在他脸颊通红,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孔乙己的实力,已经远在自己之上,说不定,这是一个化劲境界的高人!

化劲是什么概念?别说邹庄了,就是整个绍市,恐怕化劲的高手都凑不齐一只手!

传说中的化劲,可以借力打力,不动声色之间将敌人制服,如果说明劲是一把锋利的剑,那么暗劲就是一辆厚重的火车,而化劲,就是一片辽阔的大海。任你的剑再锋利,火车再强劲,进入大海之中,也终将完全沉没,化为乌有。

雷哥儿规规矩矩地向孔乙己拱手行礼:“没有想到,孔先生居然是一个化劲的高人,是在下唐突了。”

李凡大方地一笑:“我的境界在你之上,你看不出来也是正常。”

李凡知道,雷哥儿以为自己只是一个化劲的武师,但是他哪里知道,自己刚才那一手,其实是调动了全身的真气,才能做到将柜台上的刻痕给抹平,这种效果,仅仅是肉体层面的化劲,还远远无法做到。

然而真气的境界,雷哥儿根本没听说过,所以完全想象不到。一个小学生,哪里能靠猜想知道微积分是什么呢。

不过由于没有灵药的辅助,这一招已经几乎耗掉了李凡的所有真气,如果不是为了给雷哥儿展示一手,让他明白什么叫做差距,李凡是断然不会这样做的,这一招丢失的真气,恐怕又要一天的修养才能补回来。

真气的根基还不足,因此现在,找到补养的草药是李凡的当务之急。

李凡这一身魔鬼般的肌肉,再加上他上一辈子无数的战斗经验,在这个世界已经是无敌手的状态。

然而李凡的目的可不是当什么天下第一,而是要修炼真气,以武入道,完成上一辈子未竞的事业,人间的名利,他根本就不在乎。

“雷哥儿,那‘三味拳馆’,不知道以孔某的身份,去不去得。”

雷哥儿赶紧点头:“去得,当然去得,只是到了‘三味拳馆’,恐怕还需要先生帮拳馆一个小忙。”

既然知道了孔乙己的实力,雷哥儿当然不想放过这样一个机会,现在三味拳馆正处在危急之中,而如果孔乙己愿意出手的话,说不定拳馆,甚至整个邹庄都可以恢复往日的和平。

“哦?”听说需要帮忙,李凡惊醒了一下:“莫非你是想请我去你们拳馆教学吗?”

三味拳馆虽然是绍市的著名门派,可是即便是馆主邹仁,也仅仅处于暗劲阶段而已,如果能有孔乙己这种化劲阶段的人去当老师,对三味拳馆来说,简直是天赐的机遇。

然而雷哥儿却摇了摇头:“不,如果孔先生愿意有所教授,我三味拳馆自然感激不尽,但是我要说的,是另一件更加紧急的事情。”

“先生应该知道,我三味拳馆旁边,有一座百草园,其中生长着许多对功力增长有奇效的草药,尤其是何首乌,更是药中精华。而这样一座药园子,有着如此丰富的草药,难免就会遭到他人的觊觎。”

李凡大概明白了:“这么说,是有人要抢那座‘百草园’了?”

雷哥儿点了点头:“没错,而且想抢夺‘百草园’的,就是与我们邹家有着百年世仇的闰家。”

闰家这个名号,李凡确实也听过一些,就问:“你们两家之间,有什么恩怨?”

雷哥儿说:“邹家与闰家的祖辈,本来都是‘五味大侠’的传人,但是由于‘五味大侠’将绝学‘五味神掌’和那一座‘百草园’留给了邹家,就导致了两位祖辈的不和,而邹闰两家百年的恩怨也就此展开。邹庄与闰村只相隔了一条河,这些年来,虽然为了征收学员,起过不少的冲突,但总体也算是相安无事。可是如今闰家的少主,因为天资卓绝,年纪轻轻就已达暗劲大成,于是闰家的老门主就催促着闰家少主尽快夺取百草园,于是这一年多以来,闰家发动了无数次的进攻,两家之间发生了数不清的血拼,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斗争中殒命。”

说到这里,雷哥儿不禁连连哀叹,为那些逝去之人叹息。

李凡说:“雷哥儿,既然如此,邹家的情况这般危急,而你已有暗劲的功力,你应该在邹庄与拳馆共进退才是,怎么到这里当起小伙计来了?”

雷哥儿苦笑了一声,说:“先生你有所不知,那闰家的少主与我是童年玩伴,自幼的发小,我实在是不忍心与他拳脚相见,这才躲了出来。”

“原来如此,看来雷哥儿也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

“可是若邹庄真的到了危急边缘,我就是再不愿意,也只有赶回去了,还好现在遇到了先生,如果先生愿意帮手,展现出您非凡的实力,我想或许可以不伤一兵一卒,解决这场干戈。”

李凡明白雷哥儿的意思,他是想让自己去震慑住闰家人,让闰家人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这也只是权宜之计,治标不治本,只怕李凡一离开,两家的干戈又会再次掀起。

“雷哥儿,那个闰家少主竟然是您的发小,请问他叫什么名字,孔某看看可曾听过他的名号。”

雷哥儿抬起了头,望向酒馆那满是蛛网的横梁顶,似乎是在回想着自己的童年,然后才哀伤地说:

“他的名字,叫做——”

“闰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