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被年轻肉体吸引的妖怪

  • 横推之孔乙己
  • 蒙尘小土
  • 2364字
  • 2022-05-03 01:36:14

李凡还以为孔凤说出喝酒的大话,是酒量有多么好呢,结果中午就着一桌子的卤肉,才半坛酒不到,孔凤就彻底趴在桌子上起不来了,可是这么点儿酒对李凡来说,连垫个底都算不上。

不过李凡也能看的出来,孔凤肯陪着自己不顾一切地喝酒,光是这一份诚意就不简单,他这是铁了心要跟李凡立上交情。面对自己这么一个毫无名气之人,孔凤肯这样花心思来结识,放下一切所谓堂主的身份,这个孔凤,以后恐怕是会很不简单。

孔凤哇啦啦吐了好半天秽物,才被身后的门徒扶着到客房去睡了,而李凡则要开始为晚上引出那个妖怪做准备。

妖怪这种东西吧,其实说起来一个个都是好几百岁,仿佛活了很久,老谋深算的样子,可其实这些家伙仍然算是半个动物,根本比不上人类的智慧,而且几百年都都在黑漆漆的洞穴里,基本上不知道任何的世俗变化,所以想要引出这些妖怪是很容易的事情,和抓野猫一个道理。

饿久了的野猫,闻见了肉的香味,顺着味道就会自己走过来,妖怪也是这个道理,闻见了人味,自己就会顺着味道找过来,只要小心点儿不要把它吓跑了,就可以顺利的让它进入陷阱。

李凡在三味拳馆的药房里找了几位草药,像这种武行拳馆,外损内伤是常见的事情,所以一屋子的中药是必备的东西,好在李凡需要的草药也并不珍稀,因此三味拳馆的药房里都有。

他配出了两幅发散灵气的药方,这种方子的用处,本来是为了给那些吞下极品灵药,结果身体无法完全吸收的人使用,如果不让他们的真气迅速散发出来,憋在体内的话血脉都会被过量的真气撑爆。而现在李凡配这方子,是为了让闰土和雷哥儿喝下,让他们体内的真气尽可能地发散出来,这样那只妖怪就会更容易闻到他们的真气味道,然后跟着寻找过来。

很快,两幅药方就配出来然后用紫砂壶煎好了,李凡让闰土和雷哥儿喝了药就开始在院子里来回地练拳,让气血更快速的运行起来,这样的情况下,真气也会更快地发散。

就这样,闰土和雷哥儿一直练拳练到了晚上九点多,已经是出了一身的臭汗,李凡就吩咐他们两个,住在了一间离百草园稍微远些的屋子里,嘱咐了他们几句后,就让整个三味拳馆都把灯给熄了,装成所有人都已经睡着的样子,然后很快,整个三味拳馆就静悄悄的,几乎没有了一丝的声音,只剩下一声声的蝉鸣高高低低地响着。

······

小屋子里。

在一张木床上面,雷哥儿和闰土都面冲着墙壁,双腿盘坐着,这是李凡告诉他们的姿势,因为那只妖怪可以魅惑人心,要是雷哥儿和闰土不小心与那妖怪对视了,就肯定会被迷惑,所以干脆朝着墙壁,不要冲着门的方向。

屋子里只有一盏小油灯,雷哥儿和闰土的面前还放了一只大红灯笼,不过现在没有点着,这是为了给李凡他们发信号用的。

两个人现在面对墙坐着,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安静,因为整个三味拳馆都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一丝的声音,而雷哥儿和闰土都清楚,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一个妖怪在这个房间出现,因此在这寂静的气氛,以及对妖怪的恐惧下,两个人现在心里都有点儿发毛。

为了缓解紧张的气氛,还是雷哥儿先开口说话:“闰土,我们两个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单独呆在一起了吧。”

闰土点了点头:“是啊,好几年了吧,没办法,你是邹家的少爷,我是闰家的少爷,我们两个从一开始就注定要成为敌人,可能小时候我们就不应该认识。”

说到这里,雷哥儿突然笑了起来:“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听到雷哥儿这么问,闰土也笑了:“当然记得,很多年前的事了,当时听说京剧名角‘马喜藻’要在鲁镇演社戏,我们附近几个村子的小娃子都偷偷跑过去看,然后社戏散场了,晚上肚子饿,就去田里偷罗汉豆吃,没想到我们几个村的小娃子,都偷到阿发家的田里去了,于是撞在了一起,我和你也就这么认识了。”

雷哥儿笑道:“那天晚上,我们还偷拿了六癞子船里的盐和柴,他后来骂了小半个月呢。”

说到这里,雷哥儿和闰土都想起了六癞子那颗锃亮的光头,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于是空气中那种令人发毛的恐怖气氛也被顷刻间消解了。

然而欢笑过后,雷哥儿却颇有一些伤神:“没有想到,我们两个明明只隔着一条河,却要到了鲁镇才能碰见。”

“是啊,我们两家的恩怨,不是我们两个人可以改变的。”

“说真的。”雷哥儿咂巴了几下嘴:“这一年来,我一直在回想那个晚上,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也不再看到那夜似的好戏了。不过现在看来,说不定今晚以后,我们两家的恩怨就可以化解了。”

“什么意思?”闰土有些不明白。

雷哥儿解释说:“我们两家争斗了几百年,无非是为了百草园里的何首乌,而如果何首乌真的有毒,我们也就没有再争下去的必要了。”

闰土也明白过来了,但还是有着疑虑:“可是除了何首乌,还有一样东西,就是邹家的‘五味神掌’。”

“这件事我已经想过了,我觉得,五味神掌也可以教给闰村的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什么?”闰土被着句话给惊住了,五味神掌可是邹家的绝学,几百年来三味拳馆在绍市小有名望,就是因为这一绝技,现在雷哥儿居然肯把它教给闰村的人?

“雷哥儿,那可五味神掌啊,你爹知道了也不会同意的。”

雷哥儿却突然问:“闰土,你见过孔先生的功夫了吧,你怎么看。”

说起孔乙己,闰土只有望洋兴叹,满是崇敬地说:“孔先生的功夫,出神入化,已经到了至高的境界。”

“所以啊,在孔先生那样的功夫前面,区区的‘五味神掌’又算什么呢,如果我们能够成为孔先生的弟子,那‘五味神掌’教给其他人,我想我爹也会同意的。”

“可是孔先生他会愿意收我们为徒吗?”闰土的心里有着疑虑。

“事在人为嘛。”雷哥儿笑着说:“我想,等百草园和五味神掌的事情解决了,我们两个村子之间就不会再有仇恨了,到那个时候,我们两个村子说不定就可以合并成一个村子,就可以团结在一起,像是一棵树木一样越来越繁盛,有着无数的绿叶,到那时候,我们将会给这个村子起一个新的名字,叫做——”

雷哥儿正要说出他构想的村子的名字,这时候,忽然一个女子娇媚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两位公子,快出来玩啊,奴家可等你们好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